• <li id="asp6a"><xmp id="asp6a">

    1. <div id="asp6a"></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tr></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dd id="asp6a"><tr id="asp6a"></tr></dd>
        1.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筆趣閣 > 絕色王妃要逆天 > 第777章 大結局

          第777章 大結局

                  天主帶著兩個小寶貝回來的路上,突然受到襲擊。

                  那不是別人,正是已經瘋了的火琉璃。

                  火琉璃看不見,卻可以辨別聲音。

                  現在的她已經神志不清,只要聽到動靜就感覺有人要加害自己一般。

                  于是他就沖著聲音方向胡亂的攻擊而去。

                  天主因為已經失去力量,所以對于突如其來的攻擊毫無招架之力。

                  就在那攻擊之力快要打在自己身上之時,一道身影突然出現擋在天主的面前。

                  “轟轟轟……”所有的攻擊沖著那身影就一通狂打。

                  兩個小寶貝反應過來,就立刻聯合出手,去攻擊火琉璃。

                  火琉璃因為被冷飄雪折磨已經沒了多少力量,所以很快就被兩個小不點給制服。

                  天主看著倒在地上這三娘子,看她奄奄一息的模樣,最后將一切都化成一聲嘆息。

                  我想要將三娘子給抱起來:“以后就留在我身邊吧。”

                  奄奄一息的三娘子,聽到天主的這句話,幸福的在他懷里暈了過去。

                  兩個小不點兒趕緊跟在天主身后,他們不懂大人的情感世界。

                  反正對于他們來說留不留下別人,不礙他們的事所以都無所謂。

                  就這樣,雖然三娘子做不了天主的妻子,和每天都可很每天都可以陪在他的身邊心里也是美滋滋幸福的。

                  那邊月皇想通了一切,不再留戀權力富貴,只想著頤養天年。

                  于是將這天下交給了冷飄雪,冷飄雪才懶得搭理所以在接位的第二天就宣布將這月皇之位又傳給了自己的弟弟。

                  老月皇知道的時候,差點吐出血來。

                  因為冷飄然手段不夠毒辣,還太過稚嫩,所以老月皇不得不每天都在他身邊提點。

                  冷飄雪現在過的悠然自在,不過讓她最煩心的就是,那個天天在耳邊吵著檢討的男人。

                  最后還是忍不住心軟,原諒了他,一家人過著甜蜜幸福的生活。

                  只是偶爾會想起那些過往的故人。

                  那風流倜儻的桃花公子,那騷包非常的東冕傲,還有那說話結結巴巴的兩個半獸人。

                  還有那個黑不溜秋的小王子,加上那個會時而出現又時而消失的紅獸……

                  她會想念內心從她生命中,所有路過形形色色的人。

                  重要的不重要的,善意的仇恨的。

                  人生如戲,只有自己才是自己生命中的主角,而再多的人即使思念也不過是她生命中的過客罷了。

                  唯一讓她難過的,只剩下那個跳下懸崖的聲音。

                  有時候即使幸福,可也會傷感緬懷。

                  百里摹晨,不是她的遺憾,卻是她內心中不可揭開的疼痛。

                  冷飄雪看著天上的月光,仿佛看見百里摹晨的笑容,那錯過的遺憾讓他的笑都顯得蒼白。

                  地獄閻君走過去摟住冷飄雪的腰枝,心里清楚他的小女人此刻在想什么。

                  “他會好好的,相信為夫。”

                  冷飄雪給他一個淡淡的微笑:“不吃醋了?”

                  “吃,首先要吃你。”

                  說著帝獄閻君就將冷飄雪抱起來,做了好久的和尚終于能夠吃肉了。

                  冷飄雪沒有掙扎,任由地獄閻君折騰自己,女人也是需要的。

                  外面偷聽房間里動靜的兩個小娃娃,不明白為什么每次爹爹娘親要給他們生個小弟弟或者小妹妹就非要打一架。

                  “爹爹娘親又在打架了。”小虞兒十分的不解。

                  小絕兒道:“不是打架是在給我們生小弟弟和小妹妹。”

                  “娘親說之前有一個小妹妹上天堂了,你說她現在過得好嗎?”

                  小絕兒比小虞兒多懂了一些,天主爹爹也跟自己講了很,所以明白之前娘親的孩子沒有保住。

                  為了安慰妹妹,他認真的點點頭:“嗯她會好的,一定會。”

                  慢慢長夜,每個人都過著屬于自己的生活,未來的一切全是未知數。

                  “…………”

                  跳下懸崖的百里摹晨,睜開眼睛,就發現自己在懸崖邊上。

                  突然看到那么滿身是血的白色身影,掉了下去。

                  他想也沒想直接飛身而下將那抹白色的身影抱進懷里。

                  “噗通……”一聲大水將兩人淹沒。

                  百里摹晨感覺像是做夢一般,可依舊拼命的將懷里的人兒拉上岸去。

                  剛看見她的臉,竟然是帶著紅色印記冷飄雪。

                  突然回想起那個懸崖,正是他曾經將冷飄雪推下的那個懸崖。

                  難道自己……

                  就在這時冷飄雪睜開眼睛,看到了一只緊緊擁著自己的男人。

                  他面目清冷,帥氣張揚。

                  寶藍色的衣服,更加顯得他英俊貴氣。

                  突然不屬于自己的記憶,一樁樁一件件充斥著她的腦海。靈武大陸,北國,冷家三房二小姐,因為從小被人下毒所以不能修煉武靈,癡傻又丑陋。  未婚夫嫌棄她丑陋,獨愛貌美的白蓮花庶妹,甚至當眾宣布一生只愛白蓮花庶妹一人,原主就算嫁過去一輩子也只能獨守空房。  冷飄云,冷家二房庶女,早就與原主的未婚夫北國七皇子百里驀晨勾搭上,為了成功嫁給七皇子,誣陷原主給她下毒,害

                  得七皇子一氣之下將她推下懸崖。

                  很明顯自己穿越了,而且摟著自己的男人正是那個將原主推下山崖的男人。

                  冷飄雪憤怒的將他推開:“滾。”

                  本來在沉思的百里摹晨,聽到這句滾,立刻回過神來。

                  眼中含著柔情脈脈道:“雪兒。”

                  冷飄雪看著如此的他,感覺腦子不夠使了。

                  記憶里他從來不會如此對原主,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對了明明是他將原主推下來了,怎么會他也跳下來了?

                  緊接著百里摹晨,就將冷飄雪強行摟進懷里,輕聲道:“雪兒,對不起,對不起,以后我會好好對你。”

                  冷飄雪此刻簡直就是二丈的和尚摸不著頭腦,這是鬧哪出?

                  立刻強行將這個男人推開,怒聲道:“解除婚約離我遠點。”

                  誰知道這個男人卻寸步不離的跟在冷飄雪的身后,無論自己說出多么惡毒的話來他都是傻傻的一笑。

                  偶爾飄雪會回頭,看到他笑的那副傻樣子,感覺莫名其妙。

                  百里摹晨知道,上天厚待沒讓他死,而是穿越到了一個平衡空間,讓他可以重新來過。

                  所以他現在感覺每分每秒都是幸福的,因為現在的他還沒有退婚。

                  現在他還有大把的時間來挽回雪兒的心,現在他每天做的就是像個跟屁蟲一樣現在冷飄雪的身后。

                  對冷飄雪那簡直就是言聽計從,那種讓人想象不到的寵,簡直令人發指。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把整個北國之人都給驚呆了。

                  冷飄雪總感覺人生中少了一些什么一般,不過那顆心還是被這個突然對自己極寵的男人給融化了。

                  身為死神的地獄閻君,看到這里嘴角露出欣慰的笑容。

                  他掌管天地一切死亡,所以給已經死去的百里摹晨編織了這一個重新來過的死亡美夢。

                  讓他在死亡里感覺到幸福,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

                  一年之后,冷飄雪不知自己疼痛的肚子,將手里的糕點掉落在地上。

                  “好疼,要生了,要生了。”

                  聽到這句話的地獄閻君,那簡直就是一臉懵逼。

                  他作死的帶冷飄雪出來游玩,現在他們所在的地方雖然水流花香,去了無人煙啊!

                  冷飄雪一邊捂著肚子疼的要死,一邊埋怨道:“都怪你都怪你,明知道快到日子了還非要帶我出來游玩。”

                  此刻地獄閻君已經是手忙腳亂,他看看周圍沒有任何遮擋的地方。

                  這生孩子總不能在這露天地吧,可算是把他給急壞了。

                  勾魂,攝魄,墨白,無常全被冷飄雪是放了長假,現在不知道在哪里快活呢,他都沒有人使喚了。

                  冷飄雪看著地獄閻君那笨拙的模樣,大喊一聲:“活人還能讓尿給憋死,哎呦,沒有遮擋的東西有花啊!”

                  地獄閻君一聽,這才恍然大悟,手指一動將周圍的鮮花全部都采集起來幻化成很大的花傘將冷飄雪的身體給遮住。

                  冷飄雪疼的緊咬下唇,地獄閻君手忙腳亂的幫忙接生。

                  時不時的還安慰一句:“為夫,都行又不是沒有接生過,放心吧為夫可以的。”

                  冷飄雪疼得嗷嗷大叫,心里開始抱怨那個該死的空間之靈。

                  之前他不在,自己完全可以借用空間。

                  可現在不行了,進空間生孩子會被他看見的。

                  “啊啊啊……”冷飄雪疼的空氣都跟著要哭了。

                  此時此刻空間被冷飄雪給屏蔽了,所以空間之靈根本就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么事。

                  他一個人在空間里悠哉悠哉的品酒,念詩好不自在。

                  “哇哇哇……”

                  終于在孩子的哭聲中,冷飄雪才停止疼痛。

                  地獄閻君趕緊小心翼翼的用自己的外套將那孩子給裹住,看了一眼性別后,得意洋洋道:“乖兒子,多虧了爹爹有經,這次才不會亂。”

                  冷飄雪剛想去觸碰一下兒子,誰知道肚子又拼命的疼了起來。

                  她痛苦的大叫道:“快快快還有一個……”

                  地獄閻君頓時張大嘴巴,又是雙胞胎……

                  就這樣,在地獄閻君手忙腳亂之下,又接生出了一個可愛的小女孩。

                  這次的兩個孩子,是女兒像爹爹兒子像娘親,還是很好分別的。

                  在以后的生活中,他們有四個兒女陪在身邊,生活樂無邊。(結局)

            http://www.jzsm.tw/9/9936/2032847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jzsm.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angguiweihuo.com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