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asp6a"><xmp id="asp6a">

    1. <div id="asp6a"></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tr></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dd id="asp6a"><tr id="asp6a"></tr></dd>
        1.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笔趣阁 > 睡在风中的鸟 > 第一章 破碎

          第一章 破碎

            旭日初升的光不仅温柔,还带着一丝暖意将自身无私的扑撒在这起伏的山脉中。早醒的鸟妈妈外出觅食归来,鸟巢中幼小的生灵张开稚嫩的喙等待着食物的投送,侧面阳光的投泻竟感觉这般生活是如此感人可泣,可是人与这些生灵相较起来,可谓是略逊一筹啊!

            沟壑之间的独栋房屋里已经有了主人起床洒扫的声响,昨夜未收的菜盘也悉数拿进厨房,用烧沸的水先?#22825;?#19968;遍消毒,再用洁净液清除污渍残留。这样做的目的只是为了更加的卫生,以便使用起来放心。再说说这屋,靠山顺势而建,每每下雨犹如处在水流之中。左中右?#36816;?#38388;屋,为了方便就依顺序命名为壹贰叁肆。肆号屋是厨厅两用,里面还有两个内间,一间是卧室,一间是?#28216;?#23460;。这四间屋以门串联,相互沟通。前庭右建石梯而上,遂成二楼小阁,也有内外两间,附有台院。楼阁之下,是三间牛窝,大大小小老老少少加起来总共六头黄牛,是这个家里的生存寄养。如果我告诉你,这个家中有七口?#35828;?#30528;张嘴吃饭,等着寒冬避体,你就会明白这六?#25918;?#23545;这个家的重要性!他们宁愿自己生病都不愿意让六?#25918;?#20013;的之一患上恶疾,哪怕是简单的拉肚子,他们也都会心疼如割自己的肉一样。因为,他们实在是拿不出钱来给牛治病。自己身体不舒服也就上山采点药,毕竟自然创造的东西,没有人收钱。

            “莲儿~牛喂完了没有啊,喂多长时间了,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你说?#30340;?#36824;能干点啥?”一个头包方巾,身穿苗族服饰,身高近一米八的女人,从旁屋里出来,手拿着用高粱穗自制的锅刷子。走到庭院前停下,看?#25490;?#33293;的?#36739;頡?br />
            听见女人夹杂着火气的话,只见一个女孩慌忙将手中的书收起,藏在了牛窝的屋架上,拍打掉身上因蹲坐在地上沾染的泥土,快速的跑到庭院里,望着门前的女人。

            “妈,刚喂完,椿芽不听话,总是顶簸萁,把玉米都给弄洒了,你看,簸萁都让他踩烂了。”女孩抬起簸萁的一角,不敢抬眼正看母亲的眼神,因为她知道,母亲会因为这非常生气,更担心自己藏不住?#38405;?#20146;的恐惧,让母亲看出来这簸萁的损坏是自?#21495;?#30340;。她想看书,在快要考试之前赶快复?#21834;?br />
            她的母亲听完这句话以后,眼神都变了,这个簸萁可是她花了好久的时间自己编的,卖的太贵了,她舍不得花这个钱,供五个孩子上学,家里的大半积蓄已经没了。莲儿呆滞的看着母亲眼神的变化,吓得躲在一旁,只见母亲冲到牛舍里拿起皮鞭对着椿芽抽打起来,顿时,哀?#21487;?#36215;,是撕心?#36874;?#30340;痛。可是,她母亲并不知道,这皮鞭同时也抽打在了她女儿的身上!

            “妈~妈!你别打椿芽了,椿芽知道错了,你看他都哭了。”莲儿看着被打出血的椿芽,哭着替它求情。

            “哭?一个畜牲知道?#35009;矗?#25105;好?#38498;?#21917;的喂养它,是让它来给咱家闯祸的吗?你知道?#19968;?#20102;多长时间吗?我手都被扎破了,我没?#19968;?#38065;去买,你可好,一脚就给我踩烂了。打你你还知道委屈了,我找谁说理去我?我让你踩!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她的母亲挥着手中的皮鞭,口中教训着这头遍体鳞伤的牛。她的?#38498;?#37324;不再是牛的重要性,而是一生的委屈。为?#35009;矗?#25105;为?#35009;?#35201;有这样的生活?为了一个簸萁,竟然向一个畜牲大打出手。我以前,是这个样子吗?

            “妈~妈~我错了,簸萁是我弄烂的,是我欺骗了你。是我要复习考试,用了喂椿芽的时间去看书。我害怕你知道后会生气打我,所以我就自己?#38451;?#33793;弄烂了,诬陷椿芽。你别打它了,是我弄烂的,你要打就打我吧,妈~对不起~”莲儿眼汪着泪水,流到了?#26412;保?#36330;在了母亲的身前,双手拉扯着母亲的衣角。

            “莲儿,你!你怎么能?#40644;?#25105;啊你!你的书呢?”她妈妈听完莲儿说的话,失望的看着她。

            “在屋架上...”莲儿小声的从喉咙里蹦出来这四个字,心里猛的一紧。

            她看着母亲转手要去拿她的书,她哭的更厉害了,手扯着母亲的胳膊往后顿。哭喊着“妈,你别~妈!”

            “我让你喂牛你竟不好好喂牛敢偷玩,复习?家里都没钱过日子了,你还读?#35009;?#20070;,女孩子?#22777;?#35835;书有?#35009;?#29992;。复习是吧,明天就退学,这学你也甭上了!”莲儿她妈嘴里嚷骂着一边去拿莲儿的复?#30333;?#26009;。一本写着大纲的牛皮本儿。

            “是这个对吧?今天我就让你复习不了”说完,只见两手分开,上下挪移。

            “妈!你干?#35009;矗?#20320;住手!这不是我的,这是同学的。妈,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喂牛的时候看书了,妈你住手!妈~”莲儿哭求着母亲能?#29615;?#36807;她的本子,能够让自己心里唯一坚持活着的勇气残存,莲儿使尽了浑身的力气。?#31449;?#25932;?#36824;?#27597;亲常年做伙计的手,虽然是个女?#35828;?#21147;气却比一般男子的力气还要大!一瞬间,本子已经粉碎了,连着她的心

            “我恨你,方萍!”

            “?#23613;?br />
            方萍听后,一个巴掌扇在了莲儿的?#25104;希 ?#20320;恨我?我生你养你这么大,你竟然因为一个本子恨我?你的良心被狼叼走了是吧?你..你现在立刻回屋给我跪着去,不到中午不准起来!”

            莲儿听了以后盯着母亲的,像及了许久未见的仇人。转身跑了出去,离开了家。

            “你去哪?你今天?#39029;?#20102;这个家门,你永远都别回来!”

            莲儿头?#35009;?#22238;的,跑向了那个只属于她的地方。

            “好啊!翅膀硬了,说不得两句了是吧,你走,有种走了就别回来,走了就别回来...”说完,莲儿她妈,蹲坐在牛舍里大哭了起来,满含着委屈。在这个家里,她受够了想尽一切办法继续活着的日子!她回想起刚进这个家门时候的光鲜。眼里又闪亮亮的。

            她老公叫秦霄,是一名普通建筑工人,靠着手上的?#23478;?#22909;攒了些钱,有着家里人的帮衬置办了这房屋。在亲人的撮合下爱上了邻村的方萍,真的是八抬大轿娶进来的,婚后不久秦霄爸妈便生病双双离去。自此,秦霄没有了家人的约束,就越来越放肆,再加上手里有?#35828;?#38065;就好上了赌。但是,他对自己的大女儿也就是秦爱莲特别好。兹要是赢了钱,就买爱莲想要的东西,文具也好,玩具也罢。当然,爱莲不是一个?#19968;?#38065;的人,所以,她把父亲给她的钱都存了起来,以备家里急用!但是赢少输多,有时家里?#19981;?#26377;人上门催债,不得已,秦霄三天两头不回家,躲在山里。在山里,有一处山洞,是秦霄家境好之前住的地方。前些年秦霄酒后和别人?#32622;?#30462;误杀了人,?#24908;?#20102;无期。其实,在秦霄杀人这件事上,?#34892;?#22810;矛盾的地方。警方因为上头急催结案而?#36824;?#30495;相,至今秦霄?#36874;?#21009;五年。

            方萍想到这里,满腹的委屈怨气无处宣泄,看着地上的皮鞭,又顺手拿起来,朝着椿芽狠狠的抽打!这股劲,有这十几年的苦痛和憋屈,都发?#27807;?#20102;这头不能说话的牛身上!椿芽,陪着爱莲长大的牛,也是秦霄买给爱莲的牛!方萍打在它的身上,就好比,把这半辈子的苦衷全都还给了秦家!

            秦爱莲从家中离开之后,来到了她爸爸经常带她来的山洞。以前只要父亲喝醉酒被母亲赶出家门她就会陪着爸爸来到这里面,一夜不?#20381;?#24320;,她把所有的感情都寄托在了父亲身上。可现在,秦霄坐牢,所有的同学都瞧不起她,每当她受了委屈都会来这里大哭一场!这里还残留着她爸爸的气息!即便是爱莲自己无力的幻想,但也能给她心灵最柔软的地方一温存的慰藉。她躺在草席上,想着刚?#25293;?#20146;方萍可怕的神态,想着自己粉碎的复?#30333;?#26009;。爱莲多想成为一只鸟,飞出这大山,去看看山外的天。

            秦霄有五个子女,老大爱莲上初中,成绩优异是班里的三好学生,年年得奖状是别人眼中别人家里的孩子。爱莲最大的梦想是考上家里的重点大学,然后走出去再也不回来。

            老二秦枫,整天就知道打架?#25918;梗?#20174;来不让方萍省心,现在跟着老头陈国栋学打家具。本来陈国栋对他还有意见,见他年龄不大,不好好在学校学习,整天跟着地痞流氓?#26579;?#25171;架抽烟,有时候还调戏人家小姑娘。老头一看见他就恨得牙痒痒,因为秦枫曾经不小心把他费了一个月时间打好的一张桌子给磕掉?#31169;恰?#32467;果秦枫天天来缠他说让他教自己打家具,说是学会后自己打一张桌子赔给他。陈老不相信一个打架使坏的小孩会有这个耐心学东西便不肯教他。谁知道,秦枫从那以后天天来陈国栋的家,连学校都不去了。只要看到有?#35009;?#38656;要做的,就帮陈国栋做,扫庭院,递工具。一开始陈国栋以为就是做做样子,没想到一个月过去了,秦枫这小子不仅没泄气反而更上进。慢慢的,从国栋手里看着学,竟然学出?#35828;?#30382;毛。方萍知道后,?#35009;?#20877;管他,毕竟手里有门手艺能够养活自己。于是便让秦枫拜了陈国栋为师。

            ?#20808;?#20848;芝和秦雨是一块出生的,只?#36824;?#26159;兰芝比秦雨早出来些,就做了秦雨的姐姐。也许是共同?#39277;?#32922;子的原因,他们两个的感情比其他人要好太多,有吃的想着对方。吃饭时桌子上剩了一块肉都会夹着给对方碗里。他们两个都在五年级。成绩也不错,方萍?#26434;?#20182;们俩个也较为溺爱,对待母亲,兰芝和秦雨比其他孩子都要贴心。有一次方萍生病,爱莲在上学,秦枫不知道去哪里混,家中只有他们两个。他们就学着母?#28173;?#39038;他们生病的样子照顾方萍,秦雨跑到医生那里求医生出诊,因为这一次出去,秦雨还摔?#36865;?#21464;得有点坡。那时,秦霄在外边正和别人赌钱。就是这次,秦霄误杀了人。因此,方?#24049;?#20848;芝更加疼爱秦雨。而兰芝和秦雨对秦霄开始是另一个态度。

            最小的妹妹凡青,因为还在上二年级,不懂的太多。也就是知道玩,但在姐姐爱莲的帮助下,成绩也是不错的,年年得奖状,她也拿姐姐做榜样。说是要成为下一个姐姐。

            可是现在,爱莲面临着退学,怎么再做妹妹的榜样呢?怎么再完成自己理想的生活呢?跟着弟弟一样学一个手艺整天混吃?#20154;?#21527;?#30933;?#36947;挣脱命运摆布的路途就要?#20849;?#20110;此了嘛?不?#24066;模?#19981;?#24066;模?#29233;莲?#36739;?#36234;痛苦,越觉得自己不应该生活在这个家庭里,?#36739;?#36867;出去。像鸟一样飞走!

            

            http://www.jzsm.tw/45/45685/473628916.html


          请?#20146;?#26412;书首发域名:www.jzsm.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 江苏快三今天开奖结果 河南22选5开奖现场 6场半全场第18105期 中国足彩网彩票中心 排列5开奖直播视频 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南方双彩网 直播新顶呱刮 新快3直播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遗漏值 南国七星彩彩票论坛 博彩评级 山东十一选五缩水软件 香港赛马会指定大陆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196期 澳洲幸运8中奖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