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asp6a"><xmp id="asp6a">

    1. <div id="asp6a"></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tr></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dd id="asp6a"><tr id="asp6a"></tr></dd>
        1.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笔趣阁 > 睡在风中的鸟 > 第二章 左右

          第二章 左右

            方萍陷在了婚前的回忆里。方萍的父亲是煤矿公司的组长,虽然薪资在那个年代不算太高,但是家中有一?#36824;?#20225;工人吃个铁饭碗总比明天不知道是饱是饥的强。方萍从小和父亲相依为命,没有体会过母爱的感受,自幼儿起就被邻居家的小孩欺负,说?#35009;?#37326;孩子没有妈妈,说妈妈跟着别人跑了,是个破环人家家庭的不良妇女。有一次,方书恺让方萍去给他买包烟,正是正午当头,街边没有?#35009;?#20154;。只有?#29238;?#24515;眼坏的男孩子在外边玩钢珠,看到方萍过来便使绊子让她摔倒,然后拿树枝抽打她,边打边说“野孩子没妈妈,妈妈是个臭婊子”。像这种?#28895;?#30340;?#38712;?#20040;会是?#21491;?#20010;年少不更事的娃娃嘴里说出来的呢?人只要有了偏见,狭隘的?#24187;?#21363;展现的淋漓尽致。最后,还是一位流浪的独身老汉碰到才把那些男孩子赶走。方萍也因为蒙住了头,从表面看不出来?#35009;?#20260;,所以老汉也就走了,方萍哭着去把烟买了后回到家里,?#35009;匆裁?#35828;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书恺也?#24187;?#30333;其原因,就?#31508;?#23567;孩子闹脾气没有在意。可是,这件事在方萍心里埋上了情结,以至于在以后她不准别人来辱骂自己的孩子。方萍也就?#38405;?#26102;起就?#38405;?#20146;这一身份产生了极大的敌意。一边是保护自己的孩?#21491;?#36793;又是厌恶,自相矛盾!

            方萍非常听父亲方书恺的话,方书恺去局里上班也都带着他。同事们也都拿方萍当做自己的孩?#21491;?#26679;对待,因为失去了母爱,所以方萍对其她女人都极为依赖,特别是书恺的女同事舒婉,也许是因为舒婉和书恺之间有着不一样关系,所以舒婉对方萍就像对待自己的女儿一样。在这方面,孩子的敏感神经总会比大人们要灵一些,所以方萍心里明?#36164;?#23113;这个女人是来和她抢爸爸的,但是又因为两人之间没有发生过?#35009;?#22826;令她不舒适的地方,才对书恺和舒婉之间的事情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直到有一天,舒婉穿了一袭紧身装来到她办公室给方萍送午饭,顺便也帮他带了最爱吃的菜。舒婉年轻,身?#40479;?#31381;,是海报中女明星的那种身材,凹凸有致,?#25226;?#30340;长发梳起的马尾,因为经常洗澡身体散发出来的沐浴的香气混合?#25490;?#20154;所独有的体香让书恺的神经有点麻木,激起了他许久未有的膨胀?#23567;?#20070;恺心里这时已经容不下?#35009;?#29702;智了。

            “方萍,来,你帮爸爸去买瓶酒吧。整好今天你舒婉阿姨的生日,就借她的手艺给阿姨庆个生好不好?”

            “好!阿姨今天你生日你怎么不说啊,我都来不?#30333;?#22791;礼物。哼,不?#19981;?#38463;姨了!”方萍说话就接过书恺手中的钱,像只兔?#21491;?#26679;蹦跳了出去。

            书恺见女儿出去了,就把自己的心意告诉了舒婉。本来两人心里都明白对方对自己的心意,书恺只是把这张窗纸捅破了而已。借今天的这个机会。人一旦想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就会变?#20204;?#33292;如簧,?#36824;?#33258;己的面目有多么狰狞,内心的血孔沾染多少的污泥,散发着恶臭。要想自己的欲望得到满足,就只能让别人来付出不平等的代价,让不相干的人来承担着无关己的一?#23567;?br />
            舒婉听了书恺说的话犹如自己被一把铁锁扣紧了喉咙,又像是一大坨热的铁块被自己生吞,灼烧的痛?#34218;?#33258;己对书恺的感情燃成灰烬。

            “书恺,你!你怎么能这样想我,你太让我失望了。?#31508;?#23113;眼睛?#27721;歟?#24443;底对书恺失望了,他没想到一个平时斯文的人会在欲望的驱使下揭开了面具展现人性最真实的模样,舒婉转身就要离开这间屋子,不想在看见这眼前的男人,她是?#19981;?#20070;恺,但是没想到书恺竟会在这地方就要自己。舒婉心里平时的那个温文尔雅的男人,那个绅士彻底死在了这间屋子里。

            书恺?#24187;?#30333;为?#35009;?#33298;婉会拒绝自己,难道自己?#36824;?#22909;吗?难道自己对她的心意?#24187;?#20102;吗?于是书恺就拉扯着舒婉不让她走,因为书恺知道有可能就这一?#20301;?#20250;了,今天舒婉从这个门走出去,以后就不可能再发生?#35009;?#20102;,他知道,他和舒婉的情感就这么沉沦在了欲望里,不能将其拉出视作?#35009;匆裁?#26377;发生过。书恺知道,现在再和舒婉说?#35009;?#20063;已经来不及了,不如坏人坏事做到?#20303;?br />
            可是一个文弱的女孩子怎么能?#22351;?#24471;过男人的那双大手的劲道。

            ……

            人性的善恶不是从所表现的来评?#26657;?#21482;有当一件事情发生了,人的选择才是说明善恶的标准。

            扯碎的衣服,打翻的饭菜,凌乱的一切都象征着这间屋子发生过不能被世人所接受的事情,书恺呆滞的坐在椅子上,舒婉躺在沙发上,身上?#20146;?#20070;恺的衣服。正午的阳光从窗户?#24178;?#36827;来,玻璃的彩色反光?#25104;?#22312;白墙上,树叶的婆娑乱影晃动着,彩虹时而不见。

            “舒婉,对不起,我不是人,你骂我吧,你打我吧。我…,我对不起你。?#31508;?#24698;说着,就拿起手打自己,一边打一边向舒婉承?#27927;?#35823;。人类总会在事情做完以后悔过自己,靠伤害自己来求的别人对自己的原谅。这是大多数人为了自己的?#25509;?#33021;?#22351;?#21040;满足而耍尽的手段。不是高明,而是让人生厌!

            舒婉没有理他,自顾自的将自己的衣服披好,走出了门。在门口,放着一瓶白酒。舒婉?#20146;?#29467;地一酸,泪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她不是在难过自己的身子受辱,而是在想,方萍在这样的家里会过着怎样不如意的生活。舒婉,离开了,只剩下书恺。

            这件事情发生以后,舒婉离开?#35828;?#20301;,书恺也被人举报生活作风有问题,写了检讨被开除?#35828;?#31821;,日?#21491;?#19968;天天的混着,每天借酒发疯。而方萍对书恺的态度也一落千丈,不是因为书恺做了?#35009;?#20107;情,而是因为书恺因为自己的?#25509;?#31455;然欺骗她,在这个世界上,她唯一一个依靠的亲人背叛了她,从此她变得更?#21491;?#24378;,同时也更加自?#21834;?br />
            方萍从回忆里抽离出来,她内心不知道自己为?#35009;?#36824;要坚?#21482;?#30528;,嫁给秦霄也是因为想要脱离父亲书恺,她难以忍受父亲?#30475;?#37202;后都要拿她出气,说是因为她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有一次晚上,书恺竟然借着酒劲想要把自己糟蹋了,方萍越想心里就越不是滋味,她不知道活着的意义是?#35009;?#20102;。男人坐牢,没有任何经济收入支撑着这个六口之家,靠秦枫打家具的钱也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她真的坚持不下去了,今天这件事情更?#21448;?#20102;她心里的痛苦,她本就是快要被生活压垮的牛。方萍起身?#28216;?#26550;子上取出来栓牛的绳,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椿芽因为被打的疼痛,为了躲避抽打而左右挣脱,不料锁绳滑落,看着方萍离开时未关紧的门就顺着门缝也离开了。

            说起椿芽来也是挺?#38378;?#30340;,那天正好是爱莲的生日,秦霄就领着她出去买蛋糕,只是集市离家实在是太远,中途脚累就坐在路边的石墩上休息,正巧打身后过来一位牵牛的老汉,看着老头走的方向是往集市去,其中一头老牛说?#35009;?#20063;不肯走,就站在那里和小牛头抵着头。这时候老汉也是心?#32972;?#36215;牛鞭子就往这牛屁股上打,鞭起声落,?#24615;幼排?#30340;哀?#32929;?#22312;这街边上也是显得凄凉。边打嘴上边嚷骂着,老头抽打了几下,因为体力有限就来到了路边和爱莲他?#20146;?#21040;了一起,顺手从上衣口袋拿出来烟枪点上猛嘬了一口。

            “老爷爷,你为?#35009;?#35201;打它啊,它也许就是饿了才不听你的话,?#20154;?#21507;饱了或许就跟着您走了啊。挺疼的”爱莲看着被打的牛,心里不是滋味的向老爷爷替牛求情。

            “对啊,老人家。你看这牛被打的确实挺?#38378;?#30340;。您这是要去集上?”秦霄看着爱莲,为了她心底的那份善良而高兴。这也是他为?#35009;?#29305;别宠爱大女儿的原因。不是其他孩子不听话,只是和爱莲比起来,另?#29238;?#23401;子都不及。

            老头听了这话,鄙夷的看着身前的女孩,竟然说牛知道疼。我好吃?#29028;?#30340;喂养它,最后却打不得了。孩子家家的也就算了,这大人也跟着犯病?

            “这头牛啊,我喂养了它十年,管吃管喝还管住,让它帮我拉犁锄地,省点力气。这不老了,不仅帮不了?#35009;?#24537;,还天天的得?#39038;?#21507;?#39038;取?#20154;都吃不饱?#20146;?#21602;,还得从嘴里省出粮食给它?这不,拉到牛市上?#36182;?#23427;?#22351;?#32905;吃,也算是它为我做的最后贡献了。不枉我白白喂养了它十年”说着,老头往地上啐了一口痰。

            “老人家,你看,把这两头牛卖给我怎么样?”爱莲瞪大了眼睛望着父亲,是信任,是人性根基里的信任。秦霄转过头看着爱莲,眼神温柔似水,像夏天里的荫凉,给爱莲心里?#29615;?#22362;强的依靠。秦霄摸了摸爱莲的头,这动作常给人以最大的安全?#23567;?br />
            ?#29677;牛?#36825;个......好吧,反正我也是拉去卖,看你诚心想买,行,那就卖给你。你看,你想花多少钱买?”老头子稍微考虑了一下随即说道。

            “您老人家打算卖多少钱呢?”

            “你看,这头老牛虽不值上太多的钱,我呢,本来也就是想去?#36182;?#21507;肉,现在想着这么老的牛肉恐怕我这老牙也消受不起。你呢就给个肉钱得了。但是这头小牛可不能便?#32781;?#20320;看它多么欢?#25285;?#33021;?#38405;?#21917;能睡,?#35009;?#27611;病没?#23567;?#20320;要是喂养大了起来,肯定能帮你剩下不少干活的力气来,可是一个得力的好帮手呢,它可不能便宜。嗯……你呢,就给个二百块钱不算多吧?”老?#26041;?#40672;的一笑,看着这对父女,摆明了是想坐地起价,坑他们的钱。

            “老人家,多到是不算多,但是我们出来的?#20445;?#36523;上可没有太多的零钱,你看,我这身上总共也就一百二,要不我就买那头小牛吧。”秦霄看出了老头的名堂,他那么精明,可不想被一个年过花甲的?#36947;?#22836;坑了去。说着从身上将钱摸了出来。爱莲一听只能买小牛,也低拉着脑袋用手拽着父亲的衣?#29301;?#20687;是再说:爸爸都买下?#31383;傘?br />
            “这…好吧,穷人家没钱买?#35009;?#29275;啊,这牛虽老,可肉也能吃啊”老头一听只能买一百二,心里不是滋味,但要是不收,这一百二?#35009;?#26377;啊,他心里可知道,这两头牛到底能买多少钱。于是,骂骂咧咧的走了。

            “谢?#35805;?#29240;”爱莲见两头牛都买了下来,心里如炸开的爆米花,隔很远就能闻到这开心的味道。

            “好,只要你?#19981;叮?#29240;爸天上的星星都要去给你摘下来。那我们回家,?#36824;?#22238;到家以后,妈妈要是说?#35009;矗?#20320;就?#29028;?#21548;着,不能在和她顶嘴,毕竟这可是花了半个月的生活费啊”秦霄望?#25490;?#21521;牛的女儿,叮嘱着她回家后应该怎样应对方萍的问话。

            爱莲扯?#25490;?#30340;栓绳,牵着父亲的手,听着父亲吹的口哨声,走向了山背面的家。这声口哨,细软而绵长,悠远?#21482;?#22841;着说不清道?#24187;?#30340;父爱回响在这大山之中。

            回到家中,被母亲方萍?#20826;?#24403;然是不能避免的,但爱莲由着母亲去说,自己又端水又和饲料喂?#31456;?#30340;两头牛。这头小牛也许知道是爱莲救了它的母亲,每天喂料的时候,这头小牛就会蹭着爱莲的腿,像是在按摩??#36824;?#24590;样这头小牛是?#19981;?#19978;了爱莲。这头小牛最?#19981;?#30340;地方就是爱莲的秘密基地,因为在那里有一?#20040;?#26641;,?#30475;?#29233;莲带着它来的时候,都会站在这?#20040;?#26641;下望着西山?#31456;洹?#25152;以,爱莲就给它起名?#20889;?#33469;,一听到爱莲叫它这个名字,它就会开心的摇起尾巴用头蹭爱莲的?#21462;?br />
            ……

            时间到了正当午,椿?#30475;?#23478;里逃出来到了爱莲所在山洞,看见躺在草席上因失去力气睡着的爱莲,就用嘴咬拽着她的衣?#29301;?#35265;爱莲没有?#20174;Γ?#26943;芽就走近爱莲,贴着她的?#24120;么?#31961;的牛舌轻舔爱莲的脸。湿润的牛舌?#24615;幼排?#32963;里腐烂的草料味,任谁都不会安然无恙吧?爱莲被这浓厚的气味呛醒了。

            “椿芽,你怎么来了?你没事吧,对不起椿芽,都是我害得你被打,肯定特别疼吧,我以后再也不冤枉你了,椿芽你不要怪我好不好?”爱莲看着被打泛起血印的椿芽,心里又开始委屈,眼里也圈起了泪花。

            可是,椿芽没有听她?#19981;埃?#23601;自顾的拽着爱莲的衣角往外拉,使劲自身的力气。

            “椿芽,你怎么了?#30475;?#33469;你先把我放开,你拽疼我了椿芽,是不是发生了?#35009;?#20107;情?#30475;?#33469;,你先把我放开吗,好痛……椿芽以后我再也不拿你做挡箭牌了,你放了我吧。”爱莲就这样被椿?#23380;?#20986;了山洞,走向了来时的那条路。

            

            http://www.jzsm.tw/45/45685/473469364.html


          请?#20146;?#26412;书首发域名:www.jzsm.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 中国体彩网大乐透开奖结果 7m即时足球比分 黑龙江十一选五手机版走势图 代理东方国际彩票平台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四肖中特公开2019百度 2019年5月28日土伦杯中国u21vs葡萄牙u21直播 欢乐斗地主水晶任务 河北体彩网 下围棋的好处 双色球2019014期开机号分析 吉林快3助赢软件吉app 北京赛车pk10qq群 500彩票网提现手续费 甘肃11选5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