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asp6a"><xmp id="asp6a">

    1. <div id="asp6a"></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tr></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dd id="asp6a"><tr id="asp6a"></tr></dd>
        1.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笔趣阁 > 睡在风中的鸟 > 第三章 桎梏

          第三章 桎梏

            前天正是清明节,方萍就把老三、老四、老五送到了二弟秦?#33805;?#37324;去给秦霄父亲扫墓,今天正好到了送回来的日子,明天他们还得去上学。本就是说好的中午送到,因为秦?#33805;?#37324;做饭晚了些时候,这才正午快要过去了准备家往秦霄家里走。

            “兰芝、秦雨、凡青,在婶婶家玩的开心吗?以后要常来玩,跟你们的那个妈妈说,不要整天在家憋着不出门,亲戚?#35009;?#30340;多走动走动。毕竟,你们父亲进去以后,?#35009;?#26377;?#35009;?#20154;可以帮衬着你们。知道了嘛?”秦云的老婆闫雪怀里抱着秦雨,一只手领着兰芝,凡青在后面跟着。

            三个孩子中,只属兰芝嘴里有话,是那?#33267;?#24039;的女孩子。

            “婶婶知道了,可是我们说的话,妈妈又不可能听,所以说还是婶婶你去说的好,毕竟你们大人的事情,我们小孩子是?#29615;?#20415;插嘴的。”兰芝知道婶婶的真实意图还是她家的那栋房子,虽然家具?#35009;?#30340;都不全,可是秦霄当初手里的大多数钱都砸在了他们家的房子上。何况秦云没有?#35009;?#22823;能耐,至今住的房子还是他父亲的,也只会啃老啃得起劲,一让他?#21069;?#32769;人家干点活,就是把嘴皮子说破这夫妻俩也就会躲在家里说身体不舒服需要躺在床上休息,打雷都吵不醒。

            闫雪知道兰芝这小女子机灵,没想到自己要房的话还没说出来,就被这小?#23601;?#19968;句话给噎住了。大人的事情人家小孩子不能随便讲说嘞,闫雪要在说?#35009;矗?#19981;就是自己不识好歹了嘛?于是,这一路上四个人没再有交流,都自顾的走着。两边的庄稼也因为天旱而变得有点蔫儿,没有活力的一天。一旦人没有任何事情可做,时间就会变得缓而慢,生活的时间总会随着自身视野的拓展而流逝的快。

            从秦?#33805;?#21040;秦霄家?#36824;?#21322;个钟头的时间,但是他们两?#39029;?#20102;过年过节有交集,其他时间也都是见面懒得打招呼的人家。?#29615;?#38754;是因为秦?#33805;?#21482;知道占点小便宜,另?#29615;?#38754;,秦霄一直怪罪秦云在父母离世的时候没有来看一眼,唯一他父亲病后来的日子是要分家产的那天。从此秦霄秦云在别人眼里还是一家好兄弟,但他?#20146;?#24049;都明白,他们两家不再会有?#35009;?#32852;系。而秦霄的入狱又让秦云闻到了好处的味道。

            她们四人在这路上慢悠悠的走着,却不知家里?#20011;?#21457;生了令她们感到后?#26412;?#21457;冷的大事……

            爱莲被椿芽拉?#35835;?#19968;路,无论爱莲怎么讲,椿芽都不肯松开,一直将爱莲拉到家里才算是松开了嘴,爱莲的衣角也因为椿芽的口水弄得湿?#32773;?#30340;,并散发着?#36824;?#24694;心的味道,当?#35805;?#33714;并不在乎,而是蹲下来用手摸着椿芽的头说:

            “椿芽,你怎么了?谁给你解开的锁绳啊,是不是来偷牛的坏人?#30475;?#33469;,你别把头背着我,你把头转过来。”爱莲见椿芽不仅不听她的话,而且眼睛一直朝肆号屋盯着,并且嘴里发着呜呜声,眼神中夹杂着些许的急躁和不耐。爱莲也?#24187;?#30333;椿芽怎么了,既然它一?#27605;?#36827;到肆号屋,那么肯定是有?#35009;?#19996;西让它感觉到了可怕。所以爱莲将栓绳放下往里屋跑了进去。

            椿芽在外面,看着?#31456;?#30340;方向,瞳孔中像是在回放曾经和妈妈在一起的欢乐时光,一起遛山,一起走在夕阳的余晖中,一起在小河里洗澡。和妈妈在一起的日永远是那么开心,没有对被宰杀的恐惧。可那一天老?#23110;?#30340;突然病亡,?#20040;?#33469;三天两夜没吃没喝,它感受过失去亲人的痛苦。所以,椿芽看见方萍拿着绳子离开去了里屋,它也随着未关的牛门出来找到爱莲,拉扯着她回来。谁说动物没有感情,它们只是将自己的那份对待主人的感恩之情深埋在心底,终日的听随主人安排,一旦主人需要它?#20146;鍪裁矗?#20415;只有顺从。

            “妈!妈!你醒醒妈!你别吓我啊妈!来人?#29275;让?#21834;!救救我妈,来人?#29275; ?#29233;莲哭喊着,她没有想到,在她眼里十分要强的女人竟会喝药自杀。当爱莲跑到里屋后,只看到房梁上系着一条草绳,下面有摆放好的?#39318;櫻?#19978;面有两个脚印,这肯定是方萍的了没错。可是,?#20011;?#20934;备好上吊自杀的方萍又为何去喝药?#22235;兀?br />
            原来从牛屋走出来的方萍,脑子里想的都是这四十年来她所受的委屈,被父亲凌辱,被别人厌弃瞧不起,老公整天喝酒?#37027;?#26368;后又杀人坐牢。她这一辈子就结婚和盖房子让别人竖起了大拇指,其余的就剩下?#20102;?#33034;梁骨了。拿着绳子的她越想起这些,想死的心就越强烈。她走到肆号屋里搬了把?#39318;?#27491;对着房梁放下,颤巍着踩上?#39318;櫻?#22240;为身子长,所以系绳子在房梁上比较容?#20303;?#24635;花了不到两?#31181;?#30340;时间,一个能把头套进去的死扣就系好了。她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整理好,拍打掉身上的土灰,生前的那种要强要面的性子在这死的时候,也不会忘记,是深刻在?#20146;?#37324;头的。

            方萍整理好了衣服,就把头伸进去放在草绳上,刚放上去就被草绳上的倒刺扎的皮肤生痛,虽?#29615;?#33805;年龄是比较大,可是方萍懂得保护自己的皮肤,一身上下除了双手的老茧外,其他的地方也还都保存着皮肤原先的生机。被扎痛的方萍顿时想到了以前老人门所说的“吊死鬼“,眼睛凹出,舌头拉长,被以后这种模样的自己吓到的方萍瞬时害怕了起来,从?#39318;?#19978;下来后走进?#28216;?#23460;,里面有春种除草用的药剂,整好还剩下了小半瓶,于是,方萍回到自己睡的地方,一仰头喝了下去,最后就成了爱莲面前的样子,嘴里吐着白沫,若是放平知道自己喝药后是这个模样,说?#35009;?#22905;也不会自杀了。

            “大姐,咱妈这是怎么了?“刚从师父陈国栋家里回来的秦枫还没进家门口就听到大姐的哭声,马上抬脚就往方萍的屋子里跑。

            “秦枫,咱妈喝药自杀了,你快点背着妈去医院啊,你快点啊,你快点,咱不去就来不及了,万一咱妈死了怎么和咱爸说啊。“爱莲见秦枫提前回来了?#35009;?#22826;在意,就只说着赶快让秦枫背着方萍去医院。

            “姐,医院离咱家好几里地呢,这样,姐,你现在家看着,我去诊所叫老李头。“秦枫听了爱莲的话,心里像坠了千斤石一样。

            “秦枫你快点“

            “知道了,姐“

            前面说过,秦枫虽?#24187;?#26377;?#35009;?#23398;?#21097;?#20294;是凭着?#24187;?#25163;艺养着这个家。他也不是不爱学习,只是他知道家里的情况没有办法让他去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他只能窝在这个小县城里,他觉得只要母亲方萍在,他就有活下去的动力。可是现在这个令他活下去的动力的人喝了农药,自杀了。他的世界也将会随着方萍的离开而黑暗。所以,他的脑海里只有老李头这个人,只要把老李头带到家里,自己的母亲就有希望。

            爱莲在家里守着母亲,她担心自己的身子不稳把母亲摔了,于是将母亲靠在了卷起的被褥上,他学着书上的人说的,检查一个人死没死,只要把手放在?#20146;?#19979;面,探到还有气出就说明这个人还没有死。爱莲也学着把手放在母亲的?#20146;?#19979;面,当她感觉到还有从?#20146;?#37324;传出的热气的时候,爱莲心里就像一把刀从自己的脖子上拿走的那种放松的快?#23567;?#22920;还没有死,爱莲也不会再为如何去和父亲解释母亲自杀的原由,身子如释重负瘫在了床边。

            在床下,爱莲的手碰到的一个?#36538;?#30340;瓶子,上面的?#38047;行┮丫?#34987;泥土覆?#20146;?#30475;不清楚,但瓶子下面的日期却是可以隐约的看到。保质期三年,生产日期一九九二年。过期了。爱莲苦笑起来,母亲一心求死,却喝了一瓶过期的药,依着母亲方萍的性子,让她知道了不得气死?于是,爱莲起身出去,将这瓶子朝着后山扔了出去。随后,爱莲回到了方萍的身边,爱莲看着方萍心里有了悔意。她不应该不听母亲的话,明知道母亲一个人养着他们五个孩子不容易,经常累倒,身体生病也不去看医生,常跑到山上去采野药治着,可是一年生长的野药也就那么多,怎么可能够用。于是爱莲心里有愧的流下了泪,不仅是?#38405;?#20146;方萍愧疚,还有对父亲的。秦霄入狱前把爱莲拉到身边说,他不在以后要好好的对待自己的母亲,她不仅没有照顾好还经常惹母亲生气,她第一次感到自己是多么的不争气。

            “姐姐,你怎么哭了,妈妈怎么了,她是睡着了吗?“第一个进门的兰芝不知所措的看着抽泣的姐姐爱莲。她一进家门就喊着姐姐,可是没有人回应,就跑到屋里看到这不堪的?#24187;妗?br />
            爱莲也有点无措,她知道弟弟妹妹今天回来,但是说好的是正午回来,可是刚才进家门的时间已是下午时分,心想着是弟弟妹妹玩的太开心不打算今天回来了,没想到她们偏偏在母亲自杀的时候回来。爱莲不知道如何跟她们解释躺在床上的母亲是怎么回事,于是告诉兰芝说是母亲在睡觉,让兰芝安静别吵。兰芝?#35009;?#26377;太多的怀疑,因为在兰芝的?#19988;?#21147;,妈妈给她和弟弟秦雨的就只有疼爱,也许方萍是因为在生兰芝和秦雨的时候费了好大的力气所以才对她们两个甚为关爱和体贴。

            兰芝听了爱莲的话?#35009;?#26377;任何怀疑,于是出去和在外面玩的弟弟妹妹说是妈妈在睡觉让他们小点声音,不要吵到妈妈。秦雨和凡青也很为听话的收起了嬉笑,和兰芝一起搬?#35828;首?#22352;在院子里,晒着太阳。她们互相依靠着,数着天上鸟儿飞过的身影,没有一丝对生活的忧虑,在他们心里,只要有亲人在,想必就是快乐的吧。爱莲看着自己的弟弟妹妹,心里说不出来?#35009;?#28363;味,自己比他们要长几岁,当?#24576;?#25285;的要比他们多一些,还好母亲没有?#35009;?#20107;情,有可能只是喝了过期的药,胃里有点不舒服只是昏迷了过去。她不清楚,也不知到该怎?#31383;歟?#21482;能呆坐在庭院里等着弟弟秦枫将老李头拉来,这时候她心里一切的希望都?#32784;?#22312;了老李头身上,否则自己怎么和面前的弟弟妹妹说,怎么?#22270;?#29425;里的父亲交代。她内心了很惶恐。

            秦云走都庭院的门口就回去了,没有进家门。因为她不想看见方萍,上次为了争她们父亲的房产的时候,方萍和闫雪差一点厮打起来,要不是秦霄把方萍从父亲家里扛了回来,还不知道会闹出?#35009;?#20081;子。所以,方萍喝药自杀这件事也是闫雪后来从秦枫嘴里知道的。

            “老李头,你快点,要是我妈死了我和你没完,我把你的诊所砸?#22235;?#20449;不?#29275;?#24555;点!“秦枫从外面拉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大胡子男人进到的庭院。说是白大褂,不如说是土黄色,因为时间长久没有更换,早已被时间洗褪了原先的亮色。

            “秦家小子,你慢点,这衣服你知道多少钱吗?你扯烂?#22235;?#36180;的起吗你?放手,你把手放开我跟你走,否则,就算你把我拉进去,我也不给你那个喝药的娘看病!她死了我也不给她看“老李头听着秦枫吓唬他,于是耍起了赖。

            “你!“

            爱莲听到老李头把母亲喝药的事情说了出来,神色突然紧?#29275;?#35201;是让兰芝知道了自己欺骗她?#30340;?#20146;在睡觉,兰芝不得恨死她?她可不想自己在妹妹的眼里变得坏起来。随即大声喊道:

            “老李头,你最好把嘴?#22836;?#24178;?#21804;?#21542;则,我让秦枫把你家诊所砸了信不?#29275; ?#26524;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连着威胁人的理由都是如出一辙。

            秦枫被大姐爱莲的态度吓到了,回头看见自己的弟弟妹妹坐在家里,顿时明白了。瞬间着内心被老李头墨迹的火大,一脚踢在了老李头的大腿上。老李头霎时?#25104;?#25346;起了?#24618;椋?#27605;竟秦枫是个干活的好体格,浑身是力气。

            “秦家小子,你过?#33267;?#21543;。敢动手了,你看我给不给你那个…..哎,疼疼疼!秦家小子你放手。”老李头话还没说完,就被秦枫抓起手腕扭转了起来,当然是在身后,他不想让弟弟妹妹?#24378;?#21040;自己暴力的?#24187;妗?br />
            ?#38712;?#35753;你多话,看不看?”

            “看,看,看!我没说不?#31383;。?#32473;你开个玩笑你看还当真了”

            “?#29275;?#24320;玩笑是吧?”说完手上加大了力道。

            “疼,疼,疼!不开了,我不开了”老李头额头上的汗密密麻麻。

            “别?#33267;耍?#31206;枫!事情要紧!”爱莲着急的看着秦枫,有点生气。在生命面前,秦枫竟然还儿戏,真是不知道给家里省省心。

            秦枫听了大姐的话,拉着老李头就往里屋走,看着自己的弟弟妹妹门?#25104;?#26080;措的表情,心里也?#24187;靼自?#20040;解释,因为他嘴笨害怕说不好,于是进到屋里没看她们一眼。秦枫扯着老李头来到母亲方萍的身边。老李头坐在床边给方萍把了把脉,扒了扒眼皮瞅了瞅,看了看舌头。?#35009;环?#29616;?#35009;矗?#23601;想靠近方萍的嘴里闻一下。因为进来后?#35009;?#30475;到秦枫说的药瓶。

            “你干?#35009;矗?#20320;个老头子,在我面前还想占我妈便宜是吧,我他妈打死你,说着就扬起手来准备要打。“

            “住手,秦枫。“

            “姐,他想占咱妈便宜“

            “出去“

            “姐“

            “出去“

            秦枫不理解为?#35009;?#22823;姐替老李说话,于是气气的走了出去哄兰芝她们玩去了

            “李叔,秦枫不懂事,你别和他一般见识。我妈喝的是过期的农药,你现在再看看我妈还有没有?#35009;?#22823;碍?“爱莲装作大人们的样子,严肃的和老李说。让他知道,这个家里,还有个能说话的人。不知道为?#35009;矗?#20174;这件事开?#36857;?#29233;莲变得成熟了许多。因为她也不知道母亲方萍还有没有下?#24013;?br />
            “哦,这个样子啊。那就没?#35009;?#22823;事,我刚才也只是想?#27663;?#20892;药是不是很刺鼻。既然你说是过期的那就无大碍了,只要洗洗胃就好了,就是喂你母亲一碗肥皂水,让她把胃里的药水吐出来就好了。“老李看着爱莲,觉得她比秦枫还不好惹,所以就实话实说了。

            “那没?#35009;?#20107;我就先走了,出诊的钱我也就不要了,你给你妈买点有营养的东西补补吧,虽?#24187;皇裁?#20107;情,但那还是毒药。“老李不想再呆了,因为爱莲的眼神盯着他很不舒服,害怕的连钱都不想要了。这次,老李是白忙?#24576; ?br />
            “那我就不送李叔了,李叔你慢走啊“爱莲好话没好气的说。

            “不用送,不用送,很近就到了。“老李说完就离开了秦家。

            爱莲终于忍不住的大哭了起来,不仅是因为母亲?#32933;得?#26377;大碍,还有不用为自己犯得错而承担更大的责任。爱莲让秦枫给母亲灌了肥皂水,顺便让兰芝带着秦雨凡青出去买点吃的,她把从母亲身上的钱拿出了一点给了她们。其?#36947;?#33437;心里明白是发生了?#35009;矗?#20294;是她没有说明,只是把这笔账记在了父亲秦霄的头上。

            http://www.jzsm.tw/45/45685/473466395.html


          请?#20146;?#26412;书首发域名:www.jzsm.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 排列3走势图综合版 香港赛马会官方网免费资料 南粤36选7开奖结果广东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2019 七星彩3gcp彩票导购 山西快乐10分前三走势图带连线 福利彩票湖北快三开奖 一波中特资料 360山东11选5走势 幸运武林中奖规则 高频彩大小下载 25选7 体彩排列3和值走势图 tianjin快乐10分开奖 三门连码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