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asp6a"><xmp id="asp6a">

    1. <div id="asp6a"></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tr></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dd id="asp6a"><tr id="asp6a"></tr></dd>
        1.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笔趣阁 > 睡在风中的鸟 > 第七章 心结

          第七章 心结

            胡天不理解方萍没有钱就要退学的逻辑,如果一个真的想要自己家孩子出人头地的?#39029;ぃ?#21363;便是家里没有钱,去找亲戚借或者,卖掉家里的牲畜换钱都可以维持学业。可为?#35009;?#35201;偏偏选择拿孩子的前途作为节省家里开支的代价?胡天很不理解。

            “退学这件事情,爱莲这孩子知道吗?#20426;?br />
            “这种事情哪还用的着孩子亲自来跟你说啊,再说我是她的亲生母亲,她的命都是我给的,难道帮她做一下决定的权利都没?#26657;?#32769;师您是个教书人,通晓事理。您说,我讲的难道没有道理?#20426;?#26041;萍用她俗世的那套敷衍着胡天。

            听完方萍的回答,胡天先是一惊,旋而回说:

            “听你这么说,看来退学这件事情,爱莲是不晓得的了?嗯~那这样吧,今天正好我有空闲没有课,我就跟着你回家一趟,我要亲自听到爱莲和我说,她想退学。”

            胡天这个人很重视一些有希望的孩子,平时没有课时的情况下,总会在办公室里加时辅导一些拔尖的学生,爱莲就是其中之一。以前辅导爱莲功课的时候,爱莲和胡天说过家里的境况,父亲杀人入狱,没有稳定的经济收入来源,只依靠着二弟打家具零零散散的钱补贴家用。但是胡天没想到,爱莲的家境情况严重到要让母亲?#31383;?#24537;退学的地步。

            “老师,这个?这个不太好吧,怎么能够麻烦老师您亲自去家里询问呢,你?#30340;?#24819;要了解爱莲的?#35009;矗?#25105;这个做母亲的也能说个一清二楚。”方萍自打看见这个胡天的时候,就对他颇有好?#26657;?#21482;?#36824;?#19981;是为了自己。看他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俊俏的脸庞附带着一身的书生气,给人一种说不清道?#24187;?#30340;感觉。毕竟这方萍的?#35009;?#26377;多少墨水,更不知道怎么去?#31283;?#38754;前的这个男人。

            “我只是想要了解下爱莲最近的学习状态和复习功课的情况,是不是哪里遇到了问题,心理压力太大了所以才让你这个?#39029;?#26469;学校说想要退学了。否则,凭着爱莲想要冲省重点的决心是不可能突然决定退学的。爱莲?#39029;?#20320;不要多想啊,我是?#24187;?#32769;师,你这样说话很容易引起别人误会的。再说退学这件事情我必须亲自听到她说不想!”听着方萍的语气,这个做老师的当?#24187;?#30333;她说的是?#35009;矗?#20182;没想到的是,作为爱莲的?#39029;?#20182;是怎么说得出来这句话的。?#35009;?#30333;了为?#35009;?#22905;会让爱莲退学了。虽然胡天对爱莲……这次的家访胡天去定了。

            胡天虽然是?#24187;?#32769;师,但是年龄比爱莲只大个四五岁,是学校的代教。在农村,像这种夫妻之间大个四五岁的很正常。

            “是吗?只是简单询问,没有别的事情?#20426;?br />
            “嗯……没有别的”

            “那行,您到了家里也尽管问那?#23601;?#36864;学的事情,但是与退学无关的事情就不要说了。“方萍从胡天躲闪的眼睛里发?#33267;?#21035;的东西,看胡天不?#39029;腥希?#20063;只好不挑明。作为一个家庭主妇的女人,八卦的眼睛都是天生的。更何况女人的第六感一向很准确,?#36824;?#26159;在哪个年代。

            “好,我答应你,只谈论学?#21834;?#19981;说其他“胡天答应着。

            方萍本来只是想让爱莲退学,但自从见到胡天这个人,心里便更改了主意。不!是?#20013;?#29983;了一个决定,那就是把爱莲嫁出去。本来就不属于这个家的人也不应该在继续待在秦家花着家里的钱。一想到要扔出去的拖?#25512;浚成?#30340;微笑看着很妖魅。而胡天心急的只有?#30333;?#29233;莲不要退学。

            这个时候,爱莲正是?#25490;?#30340;时间。爱莲和椿芽并排的站在山洞树荫下,椿芽还是看着西山,爱莲则坐在地上复?#21834;?#26089;晨母亲方萍的安排让她以为是出去办事所以让她在家里照看一下。爱莲看着手上的书,慢慢的感觉自己就已经考上了省重点大学,贵州大学。她想着自己坐在图书馆里,汲取着她所不了解,没有认知的另一个世界。她感觉世界的大门已经向她打开了并照进了第一缕光。但,这个幻想也马上就要随着母亲的扼杀破灭了。爱莲趴在牛?#25104;希?#24819;着自己理想生活的样子睡着了。椿芽也是一动不动,任凭爱莲这么趴着,椿芽的头扭过望着山洞,似乎看见了爱莲趴在秦霄身上的景象。

            喝醉酒的陈国栋清醒过来后就一直待在秦枫睡觉的屋子里一直没有出来过。自从秦枫跟着他打家具开始,秦枫手上从来就没有闲着过,眼里也有活,?#35009;?#37117;抢着干,很是有眼力劲儿,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着,陈国?#38712;?#24050;把秦枫当做自己的半个儿来看待了。陈国栋知道自己的日子不多了,好不容易有个人来陪着自己生活几年,现在?#31181;?#21097;下他自己了。秦枫是说等处理完家里的事情就会回来,可是家事怎么会这么轻松的容?#29366;?#29702;完呢。思想角逐了很久后,陈国栋终于决定收拾行李准备开始自己的流浪之旅。死在外边总?#20154;?#22312;家里没有人收尸的强!

            “孤赐你藏经箱僧衣僧帽,孤赐你四童儿鞍前马后,涉水登山好?#20005;?#25361;。”

            这一句《沙桥饯别》,陈国栋使出了浑身的劲,好似唱给即将临死的自己,任他埋骨荒野之中,有了这一句四童儿鞍前马后,自己也能够无恙过那奈何桥。一曲饯别,自此这山水便不会再相见了吧。

            从学校回来走到村口后,就发现?#30452;?#30340;人一直盯着方萍看,并且指指点点的。每个人的眼神中就像看瘟神一样,数落着经过她们的方萍。

            “是她吗”

            “就是她”

            “没想到平时人模人样的,竟然做出这样下流的事情,不要脸,啐!“

            “对啊,他男人入狱后,你说是个正常的女人怎么能够忍得住那种事情呢。“说完还不忘假装嗤笑一声。

            吃瓜的?#35828;?#28982;不嫌瓜多,再说方萍后面正好跟着这么俊俏的一书生,更加重了路人的猜测。

            方萍也是一脸的疑惑,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谣言给自己招致这么个闲人嚼舌头的机会。听着村里人说的那些不堪入耳的话,她大概明白了村里人口中的自己犯了?#35009;?#38169;。可是她?#24187;?#30333;为?#35009;?#20250;有这样的闲人造这等谣言。明明平时非常要强的方萍,在这个时候却是出奇的冷静沉着,没有多大的激烈?#20174;Α?#22312;经历过昨天的死亡后,她的眼里已经不会再有?#35009;?#33021;够牵扯到自己的神经使她紧张了。

            胡天可不同,她明?#30528;?#20154;的声誉在农村是多么的重要,况且是在这个思想还没有得到解放的落后的地方。胡天也听到了他?#24378;?#20013;说的一些或有或无的东西,他心里清楚在这些人嘴里传出来的东西要多假就有多莫名。

            “你们在说?#35009;?#21602;,大娘?#20426;?#32993;天想替爱莲的母亲搞清楚这谣言的来源是哪里。

            可是还没等胡天靠近,这些人却都如退潮般四处散去。

            “这?#20426;?#32993;天望着没有停下的方萍。

            “我说,爱莲?#39029;ぁ?#21734;不。伯母,你看他们这样?#30340;悖?#20320;就?#29615;?#39539;他们一下,从我对爱莲的熟悉我不相信您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啊。您这?#20426;?br />
            “这事情和你有关系吗?咱们难道不是说好了?你跟着我,就只是为了谈那?#23601;?#36864;学的事情,别的不多问是吗?#20426;?#26041;萍笑着问道。

            胡天看着方萍?#35009;?#26377;多在意,他也?#36824;?#20110;多说?#35009;矗?#21482;好低着头跟着方萍往前走。?#36824;?#35753;胡天更为疑惑的是这往前的路越来越难走,碍着前面这女人的态度,他也不?#20197;?#36807;问?#35009;矗?#21482;能硬着头皮的跟着她走。这?#22827;?#34578;曲折,时而会有因下雨被牛踩深的?#27833;藎?#22914;果你走在这条路?#24076;?#19981;小心因为路边开着的油菜花而吸引,相信你肯定会吃不少的苦头。

            自从送走了难缠的女人后,那个看门的吕梁就一直坐在门卫室里思考着?#35009;矗?#22312;眼神坚定了以后,便从抽屉里取出一叠信纸,再从提包里拿出钢笔“唰唰“的写了起来,只见开头几个字是?#31508;?#25945;育局?#21834;?br />
            “哈哈~刚才你是没有看到那个方萍的?#25104;?#26159;有多难看我就又多高兴。你说是不是老天爷在帮我们,今天她身后还跟着一个特别俊俏的男人。你说会不会大嫂真的和别的男人乱搞在一起了?这样我们就能?#24187;?#27491;言顺的把她赶出秦家了,你说,等我?#21069;?#37027;个房子抢到手以后,我们是不是就可以以我们的名义卖掉,然后再盖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家啊?#20426;?#19968;个趴在男人胸上的女人说道。这两个人正是闫雪和秦云。很明了,那个说方萍找男人的谣言就是着夫妻俩传的了。

            “等把那个娘们赶出去以后,我们就可以把咱爹的这个房子卖掉,然后住到他们那栋,他们的地也都是我们的,对了,还有他家的那几头牛。”

            “我不嘛,我想要自己的房子,对了,你听说过别墅没?那种一栋房子里有好几层,而且睡觉的地方也特别多。有五六间?#29275;?#19981;,七八间!对!是七八间,老公人家也想要那种别墅。?#20415;?#38634;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听到别墅这种东西的,但是?#26102;?#26159;每个女人心里都会有的?#22659;媯?#21482;?#36824;?#38379;雪身体里的?#22659;?#24050;经侵入骨髓了。秦云就是毁在了这女人身上。老大不小,一事无成。

            “七八间?有这么多吗?#30475;?#23234;家的那栋有几间?差也差不了太多。”秦云听着自己女人说的那种别墅,独立的厕所,会自动冲水的马?#21834;?#19981;知道她是从哪里听说的这些。

            “可是我就是想住那种的房子吗?咱们自己盖个吧?#20426;?br />
            “这得花多少钱啊?#20426;?br />
            “你不?#25954;?#21679;”

            ?#38712;敢庠敢猓?#32769;婆说啥我都?#25954;狻!?#35828;完,两个人便是开始了私生活。

            秦枫和蒋?#36335;?#24320;后就来到学校的后门蹲着,发现有一处后墙堆着沙土,便翻了进去。好久没有进校园的他也是最后一次来学校了,在刚?#25490;?#21040;蒋月后心里已经下定决心要出去这大山,万一自己踩了狗屎运发了财,母亲和妹妹们就能跟着享福了。没想到这么妹妹上学这么久,自己竟然第一次来妹妹的学校。

            “铃~”

            “放学了,走了,去?#29992;妹没?#23478;。”秦枫听见打铃声兀自的喃喃道

            “姐姐,你说二哥会不会在学校外边等着我?#21069; ?br />
            “你希望他等吗?算了。凡青,你说。”

            “希望”凡青小声的嘟囔着。

            “好,你们?#19981;?#20108;哥,从此以后,你们就跟着二哥去吧,别再跟着我了。秦雨你不是?#19981;?#21548;大姐讲故事吗?你就跟着大姐。凡青你跟着二哥。你们都走了才好呢,哼~”

            “哟~这是谁打翻了醋罐子这么酸”

            兰芝三个人听见刚才的声音,身体顿了一下,他们的二哥竟然进到学校里来了。

            “二哥,你怎么进来的啊?是不是认识那个看门的冯爷爷啊?#20426;?br />
            “秦雨真聪明,你二哥我就是认识你们学校看门的冯爷爷。我和你们冯爷爷啊可是拜把子的好兄弟,可是说好有福同享?#24515;?#21516;当的哥们。“

            “哈哈哈哈~“

            听秦枫说完后,三个人都大笑了起来,笑的秦枫心里毛毛的。

            “你们,,你们能告诉二哥你们在笑?#35009;?#21527;?#20426;?br />
            “哥,你一会儿就知道了。“

            “嘿,笑?#23601;?#29255;子,你还敢卖起关子来了,看我不打你,你过来你别跑。“听完凡青说的话,心里莫名的开心起来。在走之前能够和他们三个在玩笑一次,走在外出的路上也不会太寂寞吧。

            “冯爷爷好~?#30333;?#21040;校门口,秦雨便拉着哥哥秦枫走向校门左边的狗窝旁,对着里面嘴上有一撮白毛的褐色狗就是一鞠躬。

            秦枫终于明白为?#35009;?#21018;才秦雨他们笑的那么开心了,看来是自己不小心被他们玩弄了,可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他也不好怎样,只能学着弟弟秦雨一样的动作做了一遍。兰芝在背后看着被他们欺负的二哥露出了笑容,这是她和秦枫在一起时的第一次笑,从小兰芝就没有对秦枫笑过,即便这次是在秦枫的背后。但是兰芝心里明白,自己对秦枫根本就没有讨厌过。她只是和秦枫在一起的时候产生了一种莫名的距离?#23567;?br />
            “好了,秦雨。该走了,不?#25442;丶页?#21040;又要被咱妈说了。“

            “好!姐姐你看我就说吧,二哥他会等我们的。“

            “嗯,我知道了。那以后呢,你就跟着你二哥混,凡青,你呢?#20426;?br />
            “我?我跟着三姐,你去哪我就去哪。“

            “还是小妹最听话,最乖了。不像某些人,因为别人给了块糖吃,就这么便宜的被?#31456;?#20102;。“

            “咦,姐,你怎么知道二哥给我糖吃了?#20426;?br />
            “嗯,刚才是怀疑,现在我确定了!“

            “啊!二哥,你?#36824;?#24179;,凡青也要糖吃,凡青也要嘛?你要是不给我,我就再也不理你了,我就不会再帮你放钱在三姐的储存盒里了!“

            “凡青,你刚才说?#35009;矗俊?#21548;了凡青的话,兰芝愣在了原地。

            “凡青吃?#29301;?#22810;嘴!“秦枫眼看藏了十年的秘密马上就要暴?#35835;耍?#23601;把秦雨刚剥好的?#24378;?#22622;到了凡青的嘴里。

            “啊,我的糖~“秦雨看?#25490;?#21040;凡青嘴里的?#29301;?#22996;屈着说。

            “好啦,别?#33267;耍?#24555;点走,赶紧回家。还想不想吃饭了!“兰芝呵斥住还要闹的秦雨,便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心里想着凡青说的?#21834;?br />
            是啊,从自己上一年级开始,自己储存盒里的钱都会定时的多出那么一些,一开始兰芝以为是大姐爱莲,可是观察了很久都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是大姐放的,所以兰芝自以为的是母亲方萍放的。现在回想起来,原来身后这个男人的可能性才是最大的。母亲方萍哪来的那么多钱,还定期的存款?兰芝心里明白了,鼻子酸酸的,像吃了一大块柠?#30465;?br />
            秦枫跟在兰芝的身后,时不时的用脚向妹妹脚下踢小石子。看兰芝没有任何想理他的意思,就识趣的跟着,没再做?#35009;礎?br />
            秦雨?#22836;?#38738;走在最后,看着他们两个,表示很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http://www.jzsm.tw/45/45685/473178063.html


          请?#20146;?#26412;书首发域名:www.jzsm.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 扑克 浙江快乐12杀号专家 图表走势 体彩河北11选5开奖结果查 腾讯三分彩官网 猜生肖一波中特夸张 3d历史上315期开奖记录 850通比牛牛怎么赢 重庆百变王牌微信群 快乐飞艇开奖直播 玩分分彩必输 安徽快3号码走势图 快速时时彩计划 河北十一选五组选号码 山东群英会任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