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asp6a"><xmp id="asp6a">

    1. <div id="asp6a"></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tr></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dd id="asp6a"><tr id="asp6a"></tr></dd>
        1.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笔趣阁 > 睡在风中的鸟 > 第八章 退学

          第八章 退学

            穿着皮鞋走在这坑洼的山路上,就相当于女人穿着高跟鞋在蹦迪一样。还没走多久,胡天已经被劣质的鞋皮磨破了脚后跟,只要一抬脚,出汗的皮鞋杀的肉生疼。一个农家大汉走在这样子的路上还得下脚注意,生怕崴了,这一个细皮嫩肉的教书先生饶说不会叫苦连跌。再走上十分钟,胡天就看到了坐在树下的爱莲。透过树叶缝隙的阳光如一缕金丝缠绕在爱莲的身边,?#36335;?#26159;?#36335;?#30340;圣女。颔首低眉,鬓发任由着柔风撩起,时不时的隔住视线,右手轻挽,落下的发丝就被爱莲冷落在了耳后。莞尔一笑,明亮的眸子里是没有被污染的纯净。

            胡天看着这样子出现在眼前的爱莲,心里一阵悸动。本来有点被太阳照晕的大脑瞬间像似被浇了一桶凉水。

            “爱莲,牛喂好了没?”方萍被这路累的掐起了腰。

            “妈,你怎么来了?老师!...你怎么和我妈在一起?今天我们家里有点事情,所以我才没有去学校”爱莲看见和母亲一块来的胡天,紧张了起来。她担心是因为自己今天没有去学校的事胡天才来的。

            “我去找你们校长有点事情,正巧碰到了,说是来家访看看你”方萍解释着。

            “爱莲,我只是来问问你关于退学的事情,你想好了吗?”听着话里有话的方萍,胡天直接?#35828;?#30340;说明了来意。

            这一句话炸裂着爱莲耳边的空气,犹如电击一般直逼她?#24378;?#26580;软的心。

            “妈?这是怎么回事?我?#35009;?#26102;候跟你说过要退学?”

            “家里没有钱供你和弟弟妹妹一起上学了,你看你二哥不也是没上学吗?”

            “可那不是二哥自己不愿意去嘛?家里没钱可以想办法去借啊”

            “嘿,我?#30340;?#36825;?#23601;罰?#25105;找谁去借?让你退你就退,哪来这么多怨言?我生下你来是让你来指责我的嘛?”

            “可是妈,你这重要的事情也应该跟我商量一下啊,为?#35009;?#19981;和我说一声就自作主张的干预我的未来?你凭?#35009;?#20915;定我以后的生活?妈,你太自私了。”爱莲明白了,这根本就是方萍一个人自导自演的一出戏。

            “我?#30340;?#36825;死?#23601;罰?#25105;还不是为你好?你说,你上这破学校有?#35009;?#29992;?是能赚着钱还是能给你吃的,给你喝得?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你还想着要上学?你说我自私,你怎么不想想这个没有饭吃的家?你就这么忍心饿着你的弟弟妹妹?”方萍一听爱莲说自己自私,这气就不打一处来。我好生好养的十几年的辛苦都是喂了?#20223;錚?br />
            “爱莲,不能这样跟你妈说话,你母?#23376;?#21487;能也只是一时没有想明白,你说清楚就好了嘛?”胡天看着剑拔弩张的这一?#38405;?#22899;劝解道。

            “你闭嘴,我们家的事,你少管。要不是你在这,她能有胆敢和我说这话?你说?#30340;?#26159;怎么教的,就这样指着骂自己的母亲自私?”

            “明明就是你自己有问题你说我老师干?#35009;矗俊?br />
            “哟~这就是你老师了?怎么?这还没进家门呢就开始护着了?你可真是长能耐了!”

            “哎,伯母,你这话可不能乱说啊”

            “妈!你说?#35009;?#21602;?妈,你太过?#33267;耍 ?br />
            爱莲听着自己的母亲这样说自己,心里太失望了。没想到自己在母亲的眼里是这么的不堪,亏她还想着从今以后?#38405;?#20146;好点,不让她觉得自己一个人太孤独。真是太低估母亲对自己的嫌弃了。爱莲狠狠的瞥了方萍一眼,转身就准备离开。

            “站住,你想去哪?你今天哪都不准去,一会儿跟着我去学校办退学?#20013;?#26126;天就不要去学校了,在家好好帮忙做事,找个人嫁了,我还能早日的?#23860;?#28857;,多活个几年”

            听了方萍这话,爱莲心里更是恨死了身前的这个女人,她现在心里,就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离开这个家!

            “不可能,我是不会退学的。你不是嫌弃我嘛?好啊,?#21727;?#20197;后,我不会再回家一次,我也不会再让你看见我,省的你恶心!”

            “爱莲!说?#35009;?#21602;?她是你母亲,你怎么能这样说话,?#36864;?#20320;母?#23376;?#19981;错,好好坐下来谈谈,有矛盾说开就好了嘛,毕竟是你的母亲啊!伯母,这爱莲还小,嫁人恐怕还早着呢叭?”胡天也有着自己的小心思。

            ?#20843;?#25105;母亲?你觉得一个人的母亲会忍心不要自己的孩子吗?因为家里没钱,就要让我退学?家里又不是我一个人在花钱!好啊,既然嫌弃我,我离开就好了,?#21727;?#19981;花你方?#23478;环?#38065;!”

            “吼~好啊!既然这样,那就把你19岁以前花的这些钱也都还回来好了!正好还可?#26197;?#25345;你弟弟妹妹的学费!”

            “你!伯母,爱莲也就是耍耍小孩子脾气,您又何必当真呢?再说了,她要是不回家,怎么生活啊?”胡天听了这话,心里强忍着心底的愤怒。

            “老师,这是我们的家事,你就不要管了。”爱莲看着眼前的胡天,觉得她现在能依赖的就只能是老师了,所以不想让胡天被难缠。

            “听到没?#26657;?#24744;是想要替她打抱不?#21073;?#30475;到没,人家不买账啊。她就是一个白眼狼,不知好歹~”

            爱莲怔怔的听着母亲的话音一个字一个字的琢磨着,终于明白了母亲的意思。她是在侮辱自?#27721;?#32993;天之间的关?#25285;?#22905;忍不住了,她自己内心幻想的一切坍塌了,废墟。她回头看了看椿芽,往山下走去。

            “站住,你要去哪?”

            “你管不着,从现在起,如你所愿!”

            “爱莲!”

            胡天看?#25490;?#19979;山的爱莲,对着她的背影呼唤了几声,见没有回应也跟?#25490;?#19979;了山!!

            方萍望着山下移动的两个人影,心里痛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就这么被自己硬生生的赶走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对自?#27721;?#20043;入骨?她的心碎了!一个母亲得下了多大的决心,才能这么狠下心来,面不露怯的污蔑自己的女儿。她怎么能够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出人头地,可是她有?#35009;窗?#27861;,这不都是宿命嘛?

            方萍稳定了下情绪,回头看了下椿芽,自顾的走下山。椿芽在后面跟着。静静的,好似刚才的只是演了一出戏一样,在这山与山之间,椿芽的哞叫回荡着。

            秦枫和兰芝回到家中以后,愁闷的坐在庭院里,谁都不说一句话。实在憋不住的凡青第一个开了口:

            “二哥,三姐。你们说是真的吗?咱们的妈?..”

            “闭嘴!瞎说?#35009;矗隙?#19981;会啊,咱妈怎?#32431;?#33021;在外边...”秦雨也想反?#25285;?#21487;是听村里人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心里也泛起了嘀?#23613;?br />
            “你们两个闭嘴!自己回屋吃饭去!”兰芝本来就心烦,这两个人还要提刚才回来的时候,听见的闲言碎语!

            “兰芝,你先不要急。你想啊,咱妈怎?#32431;?#33021;会出去那个嘛。?#38553;?#26159;有人传闲话,故意伤害咱妈。你可不能被她们欺骗了啊”秦枫在外边的时间长,清楚这里面的弯弯绕便安慰兰芝。

            “我?#38553;?#30456;信咱妈,我是在想,这到底是哪个王八蛋,生孩子烂**的贱货!说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22353;?#26412;事出?#31383;。?#21035;躲在人背后使阴?#26657;?#30475;我们好欺负是不是!”兰芝大声的嚷道,说给隔墙有耳的人听!

            “嘘~小点声,别让她听见了”看到兰芝生气破口大骂的样子,躲在秦霄家墙边的闫雪被秦云捂着嘴发出嗤~嗤~的笑声。

            “这次,她们家该闹成?#36824;?#31909;了”

            “活该,谁让她们欺负我,怎么,看你大哥的?#22791;?#23401;子受委屈,你不忍心啊??#20415;?#38634;怪里怪气的质?#39318;擰?br />
            “嘿~谁不忍心了?只要你开心,怎么着都成,别说是让我上刀山下火海,就是你让我去死我都愿意”秦云怕是被这女人迷的失了?#21069;桑?br />
            “哼~就知道耍嘴皮子,来点?#23548;?#30340;啊?”

            “还怎么?#23548;剩?#25105;这不都把我大嫂搞臭了嘛?”说完就要把自己的厚嘴唇贴上去。

            “嗯~讨厌!有人,回家再说啦”

            闫雪见秦云的动作害羞了起来,推开就往家里的方向跑了去。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

            看着闫雪的背影,秦云淫笑着说。

            正准备出去找方萍的秦枫碰到了刚想进自己家的蒋月。

            “你怎么来了?怎么?追人都追到家里来了,看来被我骂的还是?#36824;话 ?br />
            “不是秦枫,你听我说。今天在学校那里只是?#26082;?#30896;到你了而已,其实我是去给你师父送打家具的钱的”

            “那你去找我师父啊,来我家做?#35009;矗?#20320;不会是想说,有事?#26082;?#36335;过我家的吧”秦枫不屑的看了看蒋月?#30452;?#36807;头踢着石子。

            “我...”

            蒋月想辩解着?#35009;矗?#30475;秦枫这个态度,又?#36842;?#20102;心来..

            “我去过你师父家里了,可是他老人家没在,我才沿路问过来的。”

            “我师父那么忙,怎?#32431;?#33021;待在家里嘛。他不在你把钱?#29992;?#32541;里塞进去就行了,又来找我干?#35009;礎?#20877;说我师父还不老呢,别老人家,老人家的。”

            “可是他老...可是陈师父家的外门也锁了起来”

            听完蒋月的话,心里也是疑惑,因为平时去送家具,师父家的外门是不锁的,方便有人要打家具的时候知道家里有人,写一?#25945;醮用?#32541;塞进去。但是....

            “好叭,那我先替师父收着了,没?#35009;?#20107;的话你就赶紧回家吧,姑娘家家的,别总是在外面”

            秦枫现在顾不得师父是出远门还是出了?#35009;?#20107;情,眼下最重要的是母亲现在怎么样了.

            话音?#31456;洌?#23601;看见了母亲方萍神态略显虚弱的打西边走来。看的出,母亲哭过。

            “妈,没事吧?妈,不要听那些人胡说,咱身正不怕影子斜,就让他们说,烂掉他们的舌头根子。”

            方萍看见秦枫,还是没有撑住,声音由呜咽到抽泣再变为大哭,秦枫着实没有见过母亲这个样子,不知所措的就只会说“没事吧?”

            方萍的哭声引来了邻居的窥视,趴在自家墙头伸着脖子往外探头的看着出洋相的方萍,捂着嘴偷笑。然后发现正在院子里的兰芝眼神注视着自己,盯的人心里发毛,便悻悻的离开了。

            兰芝?#35009;?#26377;预料到母亲会有这么大反应,当然不知道应该怎?#31383;歟?#21482;能就这么盯着周围,看有谁敢现在出来看好戏,兰芝就拿眼睛瞪回去。

            “没事吧,阿姨?您先别哭,有?#35009;?#20107;情说出来,秦枫?#38553;?#20250;解决的”站在一旁的蒋月看到秦枫母亲哭成这个样子,有点心疼。

            “这是我们家的私事,和你?#36824;?#31995;。你走吧,钱我先替师父拿着,等师父回来我会给他的。”

            “秦枫你别误会,我只是想帮忙而已”

            “不用你帮,管好你自己得了,你走吧,就不留你吃饭了”

            秦枫把母亲慢慢的滑到?#25104;希?#32972;着她走了进去,因为兰芝还要下午上课,秦枫就督促她们赶紧去吃饭。见到母亲这个样子,兰芝他们几个?#35009;?#26377;和二哥说学校催交学费的事情。

            蒋月呆立在秦枫家门外,猜测这个男人为?#35009;?#23545;她这种态度,生?#30772;?#30340;离开了。

            中午的太阳散发着一天里最高的热量,烤着离它最近的大树。牲畜也无精打采的耷拉着耳朵,有的人们也许是上午农作太劳累已经睡下,有的还在讨阴凉里坐下谈论着传言。而跟着方萍回来的椿芽,站在庭院里,喝着石池子里的水。

            跑走的爱莲不知道去哪,只能在山里头逛来逛去。正午当头,累的浑身是汗。爱莲回头,看着一直跟着自己的老师,胡天!

            “老师,其?#30340;?#27809;有必要跟过来的,你下午还得备课,我自己一个人走走,等时间差不多了我就回去了”

            “没事,自从来到你们这里做了代教后,?#35009;?#24590;么转过,这次呢,也借你这个机会。要不,你带我转转”

            胡天,找个理由随便搪塞了一下,然后用自己的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继续说到

            “爱莲,或许你母亲只是一时糊涂说了气话,可是你这要对她说话,?#38553;?#20250;对她的心理产生影响得。”

            “影响?难道她就没想过会对我产生心理影响嘛?”

            “可她是你的母亲啊,你应该理解她啊”

            “难道就因为她是我的母亲,我就应该承受这一切嘛?好了,老师你别说了,我是不会回去的!”爱莲决然的回应着胡天的每一句。

            “那你晚上住哪啊?”

            “天作被,地作床”

            听着爱莲的回答,胡天心里很是同情。虽然,他不了解爱莲的家庭是怎样的,可是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已经证明,爱莲的生活很苦。想到这里,胡天便不再过多问?#35009;矗?#21482;是跟着!

            “妈,怎么样,好多了吧?”秦枫把母亲背到床上,端了碗水给母亲喝。

            方萍其实本来就没?#35009;?#20107;,刚才的哭戏也是?#33694;?#21035;人看的。既然有人要陷害自己,自己也得舍出生命去配?#19979;錚?br />
            “我没事,你怎么回来了,师父那里没有事情了嘛?”

            “?#29275;?#36825;几天我就一直在家里陪你,已经跟师父请?#30473;?#20102;。”

            “哦~好!那你就回?#31383;?#20320;大姐做做事情,现在她也退学了,正好家里就有三个挣钱的了,不会再想以前那么拮据了”

            “退学?我大姐退学了?她怎么...”

            “嘘~你要死啊,你不会小点声啊。家里现在这个样子,哪里再空的出来钱供她去继续读学业啊”

            “可是...”

            “你就别再可是了,好啦,你赶快催外面那几个赶紧吃饭去上学,别让他们待在家里惹我生厌”

            “那....”

            秦枫没有在意母亲后面说了?#35009;矗?#20182;心里唯一记住的就是母亲说爱莲退学的事情。爱莲退学,打死他都不相?#29275;?#21487;母亲亲口说的,难道....

            

            http://www.jzsm.tw/45/45685/4731626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zsm.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 香港白小姐猜马诗句 广东彩票开奖查询结果 好运彩3投注河北 2019年生肖表排码表图 078期波叔一波中特 马刺灰熊第六场分析 辽宁35选7哪个时间开奖结果 微信彩票预测 足彩310报纸 大乐透趋势图 15选5一等奖奖金排列图 期特码生肖资料 排五复式出号统计 诈金花什么情况下深闷 双色球一些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