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asp6a"><xmp id="asp6a">

    1. <div id="asp6a"></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tr></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dd id="asp6a"><tr id="asp6a"></tr></dd>
        1.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笔趣阁 > 睡在风中的鸟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秦云在村子里转悠了好几圈,各个能藏人的地方都去了,就是没有找到自己的老婆闫雪,便索性不找来到一个虚掩着门的地方。这个地方只有在晚上才敢开——小型赌场。秦霄杀人就是在这里。闫雪肯定没想到,秦云还有这一个爱好。但凡男人沾上了赌,不是倾家荡产就是亲离子散。秦云还好,太大的他不敢玩,钱财大权都在闫雪手里。

            “哟~秦云,又来赌啊?你上次的欠债还没还清呢”

            “肖哥,那点钱算?#35009;矗?#31561;我把大嫂的房子弄到转手再一卖掉,别?#30340;?#37027;点钱了。你这个赌场我都买下来!”

            “好好好,你有能耐。可你别忘了,本金加利息,你欠我的总共50万了。你大嫂那破房子?#30340;?#20040;多钱嘛??#36824;?..云哥,听说嫂子挺漂亮的,如果你不介意,借你弟我玩玩,咱俩之间的帐就一笔勾销。你看怎么样?”

            “姓肖的!你放高利贷!”

            秦云刚想上去抓他,就被姓肖的小弟摁在了赌桌上。

            “秦云,给你三天时间,要不还钱,要不拿你老婆玩玩。否则,你这左右手只能选择一个了”说完提手就把秦云的胳膊拉出来,一把长约二十公分匕首,插在了秦云的手腕旁。虽是一个七尺高的汉子,可秦云平时那见过这场面,杀个鸡都害怕的人,这时候早已经被吓的裤裆一湿。

            ?#38712;?#20040;一股尿骚味?”

            其中一个人闻到空气中弥漫着不可描述的味道,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嘿!肖哥,这小子吓尿了!”

            “哈哈哈~”

            发现味道发源地的所有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只有秦云,仿佛被剥光了衣服赤裸着站在他们面前一样,瘫坐在?#35828;?#19978;。

            “我说云哥,你这样让?#20540;?#25105;很难做啊,哥几个把他抬出去扔了,别脏了咱的场子”

            “好的,肖哥!”

            只见有力气的小弟们抬着秦云走出了这间赌场,肖哥在后面跟着,等小弟们把秦云扔在了路边的树下后,肖哥对着秦云说起了?#37027;幕啊?br />
            ?#38712;?#21733;,我看见嫂子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说完大笑着回屋去了。只留下呆滞得秦云。

            “你们几个,把这泼狗尿扫干净,别沾了晦气。其余的咱继续玩。”

            秦云的脑子里就只有刚才的那一句话,秦云不相信,打死他都不相信。叫喊着,眼睛里是愤怒,是尊严丢失的愤怒。秦云疯子一般的,朝着自家方向跑去!

            “不想了?不转了?”

            “睡觉!”

            吕梁从庭院回了屋,瞅见已经躺在床上的老婆。本来还想再说?#35009;矗?#20063;咽进了肚子里。

            同样是夜晚,同样是农村,同样是离开。在离这块土地足足有三天两夜车程的地方,一户人家也正在因为退学的事情,?#20540;?#19981;可开交。

            “儿子,咱家没有钱再供你上学了,你也清楚咱家的条件,你大哥和你三弟都已经退学了,是你说要高中结业考试后就退学,现在你不能因为成绩能够上大学,就不考虑一下咱家的现实情况啊”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抽着自卷的旱烟,靠着门框,看着天。虽是深夜,眼睛里萦绕着愧疚的泪。

            “爸,我没有后悔,我只是想试试自己是不是有这个能力考上大学”站在门框的另一边的年轻人说道。

            “叶诚啊,不要怪爸妈狠心,是咱家真的没有这个能力供你吖”

            一个头包手巾坐在屋里的女人出了声。

            叶诚,高三。学习成绩优秀,是老师最?#19981;?#30340;学生,没有之一。父亲叶茂,母亲华氏。家有大哥叶桦和三弟叶鑫。两个?#20540;?#37117;早已退学,帮助家里干些农务活。只有叶诚,真是哭求这父母才让他们同意自己上到高三毕业,参加结业考试。他想知道自己到底可不可以!谁知成绩下来后,竟然能够上本省重点大。心里虽有遗憾但不后悔,谁让他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呢?

            “爸妈,你们不用担心我,说好的事情,我不会反悔的,但是以后我自己的事情,我希望能够我自己做主。你们就不要管了!”

            “叶诚,你怎么和咱爸妈说话的!回来给爸妈道歉”

            “叶鑫,没看见他已经很难过了,别和他一般见识”

            “不是大哥,他再怎?#27425;?#23624;也不能跟咱爸咱妈这么说话啊,是不是爸”

            “好啦!都回去吧以后谁都别再提上学这事,再提,我打断他的腿”

            叶诚回到了自己的小屋,听见父亲的话,闷着?#25151;?#20102;起来。是自己努力十几年的辛苦都化作了尘烟,成为了往事。

            叶桦和叶?#25105;?#37117;?#27900;?#30340;回到了屋子里,不敢开灯。摸着黑的钻进了自己的被窝里。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家家同样有着难啃的骨头,就是生活这块大骨头。你得掐着火候慢慢熬,?#22659;?#26230;莹剔透的白汁,生活才过的有滋有味。

            ?#32929;?#26377;着朦胧中的美,皓月当空不见半点星辰,月亮的光芒掩盖了那些细微的星光。不是看不见你,是你选错了出现的方式。还有你没得选的地位。所以,要想让自己发亮,那就得搞明?#33258;?#20142;?#35009;?#26102;候是亏的,?#35009;?#26102;候是盈的。自己,才能够让世人看到!

            黎明之前

            “罗少,回国的机票已经订好了,今天晚上?#35828;?#30340;。”

            “就没有更早的吗?”

            “罗少不好意思,是我太大意了,以为这个时候回国探亲的应该都走了,所以订票很晚,没有赶上最早的那一班”

            “废物!”

            “是,罗少。”

            “嘿~你骂谁废物?”

            “对不起罗少!我是废物,我骂我是废物!”

            “滚!”

            “....”

            在一?#20843;?#20154;别墅里,一个男人正在为订机票的事宜?#25512;?#20154;发火。

            这个男人,名字叫罗华。胡海瑞的那通电话就是打给他的。罗华是胡海瑞的正牌儿子,因为胡海瑞老婆娘家人的要求,所以,罗华跟着他母亲的姓。这主要是在胡海瑞的公司资金链断裂的时候,是他老婆的娘家人拿出钱?#31383;?#32993;海瑞应急,也可以说,没有胡海瑞的老婆就没有胡海瑞的现在,这也正是为?#35009;?#32993;天的存在给他招惹了那么多的麻烦!于是,他才把胡天安排到了他母亲家里做一名代教,不让他接手生意上的事情。

            “嗡嗡嗡~”

            罗华掏出开启振动的手机,新出的诺基亚。

            “罗华,你是不是要回来了??#35009;?#26102;候到啊?哪个机场?#21827;?#35201;人家去接吗?你回来我真的是太高兴了”

            罗华刚摁下接通键,就听到了自己最讨厌的女人的声音。一连串的问答,让罗华还没睡醒的脑子清醒了许多。

            “白楠,你家里是不是没有人教过你?#35009;?#26159;教养?公共场合禁止大声喧哗”

            “我在家里啊...”

            “我在厕所!!”

            ?#23433;?#25152;又不是公共场地,再说。人家想你嘛!”

            “我在公共厕所,是不是公共场地?不和你说了,?#19968;?#26377;事,拜拜~”

            ?#29677;健?#22047;~嘟”

            罗华实在受不了了白楠的折磨,从小到大,白楠唯一?#19981;?#30340;事情就是趴在自己的耳边突然大声说话,他怀?#19978;?#22312;左耳的听力下降就和她有关?#25285;?br />
            “又骗我!等你回来看我怎么?#24080;?#20320;”

            白楠穿着深圳最新款式的流苏裙,翘着腿躺在床上。

            “把腿放下来,给你说过多少次,注意一点”

            白楠的母亲关姝端着早餐打开了白楠卧室的门。

            “妈,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敲过门再进来”

            “哎呀,你看妈这记性。忘记了。下次,下次妈一定敲过门征得你同意后,再进来。你最爱喝得银耳莲子粥,我亲自做的。快尝尝。”

            “妈,你都十几年没下厨了?今天怎么想起来进厨房了啊。王妈呢?”

            “王妈老家有点事,她回去处理好就回来了。”

            “妈,?#19968;?#26159;?#19981;?#29579;妈喝得,以后你就别进厨房了。你再不小心把厨房点着了,?#19968;溝门?#30528;你一起?#24187; ?br />
            “呸呸呸~哪有这么咒自己家的。再说了,有那么难喝嘛?”

            “你自己尝嘛。”

            “....噗...对不起啊,闺女,我是按照王妈留下来的纸条做的啊。怎么就没熟呢”

            “哎哟喂~我要王妈!真?#38378;?#27809;有了王妈的银耳莲子粥,感觉一天都没有精神了呢。唉~”

            “王妈,王妈,王妈!我难道不是你妈啊”

            “好啦~你是你是~那拜托妈妈,请您赶紧为你的女儿买饭吃去,你的女儿马上就要饿死了!拜拜妈妈,慢走不送!”

            送走母亲的白楠在门后深呼了一口气说道

            “都多大了,还?#28304;住?#22075;嘻~”

            从余山家离开的闫雪,急匆匆的往家里?#24076;?#25285;心早?#31185;?#26469;秦云发现自?#22909;?#22312;家而质?#39318;?#24049;。那只能撕破脸皮了!

            “闫雪,你昨天晚上干?#35009;?#21435;了?你赶快回家看?#31383;桑?#31206;云要自杀”

            闫雪震惊的盯着老李头。

            “想?#35009;?#21602;?#38752;?#28857;回家啊”

            被老李?#26041;行?#30340;闫雪,稍加思索后,反方向跑了去。

            “哎哎~你们俩不是在那边嘛?”

            老李头看着反方向跑去的闫雪,心里泛着?#27490;尽?br />
            “这一家人都有病是吧?三天两头闹自杀。那你别折腾我啊。喝药都喝假药。穷死!真药买不起啊!”

            正?#24613;?#31163;开的余山,刚踏出门迎面撞上跑回来的闫雪。

            “诶?你怎么?#21482;?#26469;了”

            “不好了,余山。我们的事情败?#35835;恕?#31206;云喝药自杀了。”

            “啊?你怎么知道?”

            “?#19968;?#21435;的路上碰到了老李头,他告诉我的”

            “那你怎么知道我们的事情败?#35835;耍俊?br />
            “我不知道...我猜的。不然为?#35009;?#31206;云要自杀啊?”

            “咳!闫雪,你是自己吓唬你自己啊!你想啊,如果我们的事情败?#35835;耍?#31206;云为?#35009;?#19981;等着你回家?#24080;?#20320;而选择自杀呢?这说明啊,秦云肯定是遇到了别的事情,他因为处理不了所以才会寻短见的。一个大男人,搞不定的事情就去选择自杀?果然真是你说的,废物一个!你再等两天,等我那边处理好了,就带你离开这”

            “真的不是我们嘛?”

            “肯定不是!好啦,别乱想了,快点回家,要不然真的说不清楚了。”

            “好!我这就赶紧回去!”

            “诶!对了,你?#30340;?#32769;公叫秦云?那秦枫是?”

            “我家大嫂的二儿子,你打听他干嘛?”

            “没事,问问。那个你赶紧回去吧。”

            “好”

            “余山”

            ?#29677;牛俊?br />
            ?#30333;?#24847;安全”

            没走几步的闫雪又不舍?#27809;?#22836;叮嘱余山在路上小心点身体。余山听后也是面带微笑的敷衍着。等闫雪走后,心里对秦枫又有了兴趣。确定闫雪是真的走?#35835;耍?#20313;山也离开了。

            

            http://www.jzsm.tw/45/45685/472743281.html


          请?#20146;?#26412;书首发域名:www.jzsm.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 2019050双色球蓝球推荐 哪里有澳洲幸运5的计划 法甲球队队徽 期平特 双色球用关系码定红球 新疆十一选五组选 18选7追号计划 排列3开奖结果 皇冠炸金花 浙江11选5中奖金额 江苏时时彩官网 澳洲幸运10开奖机器人 河南快3 香港开奖一码一肖中特 风彩22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