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asp6a"><xmp id="asp6a">

    1. <div id="asp6a"></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tr></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dd id="asp6a"><tr id="asp6a"></tr></dd>
        1.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笔趣阁 > 睡在风中的鸟 >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吕梁咒骂着胡天,关上灯摸着黑上了床睡觉。

            胡天回到了山洞,杂乱的草席被人扯下,有人来过得痕迹,但并?#29615;?#29616;有关于爱莲的任何线索,失落的胡天转身走后不久又回头望着山洞,仿佛爱莲就在身后挥着手,正如那天正午时刻爱莲向他挥着手告别一般。胡天?#39318;?#33258;己,难道自己真的对这个比自己小三岁的女孩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愫?

            闫雪回到了自己的家,站在门外。?#26434;?#21313;年没有回来的闫雪,这个家?#26434;?#22905;来说,略微的感到?#34892;?#35768;的陌生。闫雪打开尘封已久的大门,由于身体的疼痛,脚步轻抬,看着积灰的桌面,自己仿佛又回到了结婚之前的那一天晚上。

            十年前...

            “爸,你为?#35009;床?#32463;过我的同意就把我嫁给秦家”

            闫雪跑回家里,质?#39318;?#22352;在屋子正当中的男人。闫雪的父亲闫财富抽着旱烟,手里数着一叠钞票。

            “你是我闺女,把你嫁给谁还要和你商量吗?赶紧回你屋收拾收拾,明天秦家的人就来接你。”

            闫雪的父亲数着钞票头也不抬的说着好似和他没有任何关系的事情,催促着闫雪回屋。

            “爸,我不想嫁给他,我还没想好要嫁人呢。再说了,秦家有?#35009;?#22909;的,让你这么鬼迷?#37027;?#30340;想把我嫁走。”

            “秦家哪里不好,虽说老二秦云不务正事,但是人家父亲肯出这么一笔彩礼钱,嫁过去以后你就等着享福吧,我这是为?#24875;茫?#20320;别不识?#20040;酢?#35753;你嫁你就嫁!怎么?我的话你还不听了?”

            “爸,你就是为了手里的这么点东西,就把我卖了?好~你不是?#19981;?#38065;吗?我让你?#19981;叮 ?br />
            说罢,闫雪和父亲争抢起来,手上不留神,再加上她父亲本来就身体有恙,腿脚不好,情绪一激动,闫雪把自己的父亲撞到磕在了桌角上,晕厥了过去。见此状,闫雪害怕了,她趴在父亲身上晃着他的身子,看没有任何反应,闫雪跑出家门去找老李头,那个时候老李还是个年轻的小伙子。

            “我把现在怎么样?”

            “唉~怎么这?#24202;?#23567;?#38476;。?#20320;?#20013;?#33039;本来就不好,这次加上情绪激动引起的高血压,后脑遭受?#19981;鰨?#24656;怕...等你?#20013;?#36807;来,你们好好谈谈吧。”

            “啊...”

            听着老李头的话,闫雪的心里“咯噔”一下,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闫雪在父亲没?#34892;?#26469;的时候,一直在身边照顾着,看着父亲现在的样子,觉得,自己所遭受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命。

            “雪儿,爸是为?#24875;?#21834;。”

            听见父亲微弱的声音,没想到父亲醒来的第一句话还是再劝自己嫁给秦云。便点着头说:“爸,我知道了。我听你的话。”

            没想到的是,原以为会?#24187;?#30340;父亲,在床上静养了三个?#20081;?#21518;,竟然?#35009;?#20107;都没?#26657;?#21518;来闫雪才知道,这是父亲和老李头商量好的。

            ....

            就这样,闫雪被父亲逼着嫁给了秦云,自从嫁到秦家后,闫雪在父亲一步步的威逼之下,利用秦云对自己的?#19981;叮?#20174;秦家给父亲捞出一笔笔钱。在这样环境成长的闫雪,心里早已恨透了这个地方,并且,因为父亲的缘故,闫雪也慢慢滋生出了唯有钱财改变命运的想法,所以,闫雪才借助余山的手逃离这里。她期待着,余山的再一次?#38712;肌?br />
            闫雪随便收拾了一下,就?#35009;?#20063;不想的草草睡去了。

            两天后...

            这样的日子?#20013;?#20102;两天,兰芝交上了学费?#35009;?#20877;苦恼?#35009;矗?#21482;是因为那件事情,兰芝变得沉默了许多,秦雨?#22836;?#38738;之间的关系却因兰芝的转变而越来越好。秦枫因为去东塍监狱而错过了洪亮施工队离开的时间。只有胡天,这两天里心神不宁,寝食不安。

            芳心迪厅内的某一间包房里,刀疤男和余山在商讨着事情。

            “余山,这两天去哪里了?怎么,手里突然有货啊?”

            “?#35848;紓?#25105;跟着我老板到农村招工去了,正好遇到了一个长相还说的过去的女人,我实验过,活不错。嘿嘿~”

            “我说余山,原来你给我准备的是一个次货啊。你是不是嫌命长了,敢欺骗老子。”

            “?#24187;幻唬谈紜?#25105;哪敢啊,是她喝醉酒引诱我。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嘛,那?#35848;?#35201;是愿意,原来商量好的价,我只拿二分之一。?#35848;?#35273;得如何?”

            “哈哈哈~没想到你小子,还挺识抬举嘛,那就说好了。五万!你拿去,三天之后,你把人带来。”

            “好的,?#35848;紜?#19977;天之后,我把手完好无损的交到你这里来!”

            在这场生意谈的正高兴的时候,程栋的手机响了。

            “喂?哪位!”

            “我”

            程栋一听,神情紧张的和余山道了句抱歉便离开了包房。剩在房间里的余山看到了程栋神色的变化,心底也在奇怪着,是?#35009;?#26679;的人物能够让程东这般畏惧。余山不解,但又和自己并无关系,所以,自己在包房里又喝又唱,反正,不花钱。

            程栋离开包房来到了安全梯。

            “喂?还在嘛?”

            “嗯!事情办的怎么样了,让你绑的人呢?两天了,还没有交到我手里。别忘了,明天可是最后期限。别太让我失望,否则我养你们这些饭桶做?#35009;矗?#28010;费吗?”

            “不不不,不会让您失望,已经在路上了,今天晚上就能到。您再等等,明天准时送到约定好的地方。您放心,保证活着交到您手里。”

            “好~那就明天城东烂尾楼地方见。?#20146;。一?#28789;点的人来。别到时候出了?#35009;?#20081;子,你就等着给你自己收尸吧!”

            “嘟,嘟,嘟”

            电话挂掉了。

            程栋虽然是这芳心迪厅的老板,但其实这里并不是他开的,他后面还有一位神秘的策划者。这里根本就是为了方便这位神秘人处理阻碍自己的人的地下场所。

            “小海,马上就要到了。给老板打个电话报告一下。”

            “好的齐哥”

            车子上的两人由于长时间开车,加上睡眠不足,?#25104;?#24494;黄,眼睛微陷。

            “嗡嗡嗡~”

            还?#20004;?#22312;情绪中的程栋被这突来的手机振动,吓的身子一抖。

            “喂?”

            程栋以为还是刚才的那位,所以说话轻声细语。

            “?#35848;紓?#25105;?#24378;?#21040;了,人完好无损,没受一点伤害。”

            “他妈的你们两个,是不是在路上又抽了?看回来怎么收拾你们,快点!”

            “没有?#35848;紓?#36825;整天开车不也是累吗?路上就多休息了一下。没抽。”

            “甭那么多废话,给你们三个小时,如果三小时内?#24202;?#20102;,等着给自己收尸吧”

            听到被强行挂断的小海,心里害怕了起来。说话的声音?#34892;?#39076;抖。

            “?#35848;?#24590;么说?”

            “齐..齐哥,?#35848;?#35828;..说..”

            “你快点别结巴啊,?#35848;?#21040;底说啥!”

            “?#35848;?#35828;,我们要是..要是三个小时之内不到...就给我们收尸”

            “cnm不快点说。坐好...”

            话音?#31456;洌?#33050;踩油门到底,车子加足了马力。

            爱莲在后?#36214;?#37324;,由于两天只?#20154;?#27809;有吃过东西,身体无力的躺着,喉咙里发不出任何声音。

            由于举报信的事情,胡天被陈民辞掉了。胡天本来就要离开,只?#36824;?#20182;心里揣测那另一个写举报信的会是谁。他肯定怎么也想不到,做出这件事的会是一个小小的门卫!

            吕梁看着离开的胡天,心里窃喜着自己的周全。但又因为奖金的错失,对胡天也有着小小的怨恨。

            方萍坐车终于来到了东塍监狱,站在监狱门口,她决定必须要搞清楚秦霄隐瞒她的事情。

            “您好,请出示证件”

            ?#30116;?#30417;,秦霄。”

            方萍被监管引导着来到了探监室,不一会,秦霄被带了出来。

            方萍看的出秦霄在里面受了多少苦,瘦峋的身体,深凹的眼眶,没有精神的眼睛,各方面斗透露着秦霄的萎靡不振。

            秦霄的手脚被铐,走起路有点像鸭子似的,左右?#20139;场?#36208;到桌子前,坐下。

            “你怎么来了?家里一切都还好吧?爱莲她们几个怎么样?”

            虚弱的话音从秦霄得喉咙里艰难的蹦出来,又像是挤出来似的。

            “爱莲退学了。”

            “为?#35009;矗 ?br />
            听到爱莲的退学,秦霄的声音稍微显的?#34892;?#28608;动。

            “因为家里没有钱,供不起,因为家里莫名其妙多了那么一个人。”

            “看来你?#24202;?#26159;为了看我”

            “?#27604;?#19981;是!我要不是因为?#24187;?#30333;为?#35009;?#25105;原本的生活会变成这个样子,我根本就不会来看你,死都不会!”

            “好吧,既然来了。那就把你想问的,想知道的都说出?#31383;傘?br />
            秦霄听着方萍的一字一句,句句诛心。本来他在监狱里面活着的希望就是方?#24049;?#29233;莲他们。但是现在他明白了,打自己入狱那天开?#36857;?#33258;己被动的和这个家脱离了关系。五年了,没有一个人来看望她,今天的第一次探监竟然还是为了本就应该过去,不该再被提起的事情。

            “我就问你,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35009;?#20107;情?你为?#35009;?#20250;杀人,还有那?#35828;?#24213;是不是你杀的。为?#35009;?#20250;有人在下雨天的时候,抱着一个孩子告诉我,那是你的!这一切的一切你今天必须和我?#35009;?#30333;!否则,?#24875;?#36825;个家从此没有半点关系!我们是生是死,你在里面也不用担心了!你就是你,我们就是我们!”

            “五年了,你们没有一个人来看我,我和那个家不是早应该没有关系了吗?哼哼~方萍啊方?#36857;?#20320;还是这个样子,总是想把所有的事情搞清楚搞明白,可是,这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多必须明白的事情呢?糊涂着过不好嘛?为?#35009;?#38750;得早知道一些无所谓的事情呢?”

            “无所谓?好一个无所谓啊。我省?#32422;?#31359;的把那个孩?#28216;?#20859;大,这是无所谓?我让爱莲退学为了能够交的起学费,这是无所谓?秦枫自从这个孩子来到咱们家以后,就开始出去做事挣钱,这是无所谓?为了一个孩子,搞得我们?#19968;?#24822;不得终日,这是无所谓?秦霄,你的心怎么变得这么狠?自从你入狱以后,秦雨变得不知道怎么了,虽然学习脑子聪明,但做事起来像个五岁大的孩子。难道,在你心里我们这个家都没有那个孩?#21448;?#35201;嘛?秦霄,这就是你说的无所谓嘛!”

            方萍在探监室里,大声的吵嚷着。被惊飞的鸟?#27515;?#30528;翅膀?#19978;?#20102;属于她的地方。燕雀归巢,总会引起林叶骚动。

            秦霄看着发火的方?#36857;?#24867;神的听着方萍数落的一?#26657;?#20182;想到家里应该是出了?#35009;?#22823;事,但是他没想到,竟然会出现如此他所不可控的情况。他?#35009;?#26377;办法,只好硬着头皮想将这个事情隐瞒到底。

            “方?#36857;?#20320;要理解我啊?我们生活了那么长时间,难道我在你的心里一点感情都没有吗?一点最起码的信任都没?#26657;?#38590;道你是怀疑我那个孩子是我在外面胡搞出来的吗?方?#36857;?#25105;也想把这一切都告诉你,但是我也有我的苦衷啊!你?#28784;?#28165;楚的记得,照顾好那个孩子。其他的,我希望...方?#36857;?#23545;不起!我....”

            “好啦!不用说了,我今天来就是想搞清楚一件事。那个?#35828;?#24213;是不是你杀的?”

            秦霄望了望身后的监管,往前窜了窜身子,说道:“不是我杀的”。

            方萍深呼了一口气。因为她心里这么多年一?#34987;?#30097;的事情就是,秦霄和秦云一样,都是连鸡都不敢杀的人,竟然会在和别人争吵的时候失误杀了人?她说?#35009;?#37117;不信!所以,她在心里压?#33267;?#24456;久的情绪终于得到了?#22836;擰?#25410;着脸,哭了起来....

            “方?#36857;?#21035;哭啊。你不要让监管怀疑我?#38405;?#20570;出了?#35009;?#20107;情来似的。你?#28784;?#22312;家里,好好的照顾好自己,照顾好爱莲他们。我这边一切都好,不用担心。”

            看着委屈的方?#36857;?#31206;霄心里也很难受,可是自己答应别人的事情,况且那个说过。?#28784;?#31561;他回来接孩子,就会想办法帮自己翻案。所以,秦霄并没有太多埋怨。

            “方?#36857;?#20320;再等几年好不好?等那个人开接孩子的时候,我就出去和你们团聚。方?#36857;?#20320;一定要好好的,爱莲虽然退学了,但是她脑子一向好使。你让她出去闯闯,别让她和他弟弟秦枫一样。胡混。”

            方萍没再说?#35009;矗?#30475;来自己是得不到答案了,于是方萍擦了擦泪。看着秦霄说:“秦枫出去了,去深圳打工了。说?#35009;?#38065;多,做建筑盖大楼。我反正不懂,我?#35009;?#25318;着。”

            “今天探监时间到了。25408号,回监”

            监管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时间,警告到。

            “方?#36857;?#29031;顾好自己...”

            方萍看着离开的秦霄,心里其?#24471;?#26377;太狠自己的男人,她只是委屈。为?#35009;?#25105;不能知道这些事情的真相,难道自己都不能清楚这些事情的原尾嘛?

            出了监狱,方萍看到了秦枫站在门口。她?#35009;?#35805;?#35009;?#35828;,?#36824;?#30528;走。

            “妈?你怎么来这里了?你为?#35009;?#20063;不说一声就离开家啊?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我来看看你爸,不行吗?怎么?我做?#35009;?#36824;要先跟你汇报一下才行嘛?”

            “不是,妈!你来也应该告诉我们一声,我们陪着你?#31383; ?#20320;自己来,万一路上出点?#35009;?#20107;情,我们应?#36855;趺窗?#21834;?”

            “告诉你们?告诉你们,你们也不一定能来!五年了,你们来过一次嘛?你们怎么能够这么狠心呢?他是你们的父亲,就算我怎么样,不来看他。你们怎么也能狠下心来呢?”

            方萍虽然是在说秦枫,其实是在借这种方式来骂自己罢了。

            “走吧,秦枫。回家。”

            http://www.jzsm.tw/45/45685/472404719.html


          请?#20146;?#26412;书首发域名:www.jzsm.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 北京时时彩开奖直播 浙江11选5有假ma 博彩网站bodog 湖南彩票排列三 澳洲幸运5开奖是真的吗 黑龙江快乐10分彩票群 上海时时乐彩票新闻 江苏福彩快三 内蒙古快3开奖l结果 彩乐乐广东十一选五 十一吉林十一选五开奖 七星彩今天预测号上官 六和机密彩经网 黑龙江十一选五黑龙江 极品三张牌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