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asp6a"><xmp id="asp6a">

    1. <div id="asp6a"></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tr></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dd id="asp6a"><tr id="asp6a"></tr></dd>
        1.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笔趣阁 > 睡在风中的鸟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方萍盯着秦霄父亲的照片望的出神,被秦枫的喊声拉了出来。回头看向秦枫。

            “妈,你看,这个蝴蝶发卡不是兰芝的吗?怎么回出现在这里,难道是?兰芝和爱莲吵架了?”

            “别瞎想了,她俩之间再有?#35009;?#30683;盾,爱莲也不可能不会心里掂量着应该怎么做的,吵架也不至于把爱莲吵走吧?行了,看来这里?#35009;皇裁矗?#25105;们回家吧。今天兰芝他们应该放假,现在或许在家呢,回去问问他们吧”

            “嗯!好”

            秦枫环视着周围,想不到爱莲那天晚上是怎么在这个漏风的山洞里睡下的,心里对大姐的同情陡然增加,对大姐有了些许的愧疚,?#36824;?#36824;没有到原谅的地步。秦枫认为,大姐再怎么委屈也不能惹妈生气以至于方萍会去喝药自杀。想了想,便随着方萍走出了山洞下山往家里的方向走去。

            胡天坐?#36947;?#21040;了深圳,在找胡海瑞之前,他掏出电话,拨通了胡海瑞的手机。

            “喂?”

            对面问道。

            “胡海瑞,我回来了。如你所愿,我们谈谈吧。希望你说到做到,我来了,你就把人放了。”

            胡天讲完了想要说的就急着把电话挂掉,朝着胡海瑞的公司走去。

            “喂?喂!”

            ?#36824;?#20196;胡天想不到的,这个电话根本就不是胡海瑞接的,而是他的正牌儿子,罗华。

            “爸,听声音像是你的那个私生子胡天。?#36824;?#20182;好像说是他回来有事情跟你谈,还有就是?#35009;?#35753;你把人放了。怎么,爸?事情没谈成,又要耍老手段绑人威胁?爸,怎么时代发展了,你这里可是一点没有进步啊。”

            “罗华,我让你回来,不是让你来教训我的!在国外学的怎么样?来公司里帮忙,公司一大堆事情,养你不是让你吃软饭的。”

            胡海瑞也不清楚罗华说的那个人是不是胡天,但是听罗华转述的口气他认为,和胡天?#35009;?#26377;?#35009;?#22826;大的区差。胡天来了?怎么想明白能和自己坐下来谈?胡海瑞没有再去想,只是?#24187;?#24515;思想让罗华进到公司里?#31383;?#24537;做事。

            “爸,来是可以。?#36824;?#25105;不想做事,只拿薪资。给多给少无所谓,只要每个月够我花的就?#23567;!?br />
            “你!在国外没人管你,胆子大了是吧。啊?你要是不来做事,我把你送到国外学管理是干?#35009;矗?#25172;钱嘛?”

            “又不是我想要去的,好啦!我想说的就只有这些,想让我做可以,不做事只拿薪资,挂名!”

            说完,罗华就从胡海瑞的办公室里出去了,打开门,门外趴着三两个偷听谈话的职工,罗华并没有太关心自己对父亲的态度被别人所看到,他认为这只是以牙还牙罢了。甚至,罗华感受到了一种乐趣,觉得自己是被需要的。

            胡海瑞看着摔门走的罗华,大声的嚷道:

            “有种走了你就别回来!老子养你,现在竟然和老子对着干!”

            罗华听着胡海瑞气急败坏的声音,心里暗自高?#32781;?#20182;从来没有这么痛快过。平生第一次违背自己的父亲,第一次朝着父亲大声说话,第一次对着父亲摔门而去。唯?#24187;?#20570;的就是用这双手亲自将父亲拉下神坛,让他也尝尝被摔在地下的感受。

            罗华心里好像?#34987;?#20102;一出大戏,觉得自己已经站在了胡海瑞的头上。

            胡海瑞说?#35009;匆裁?#26377;想到回国后的罗华竟然不听自己的管控,又自觉的想着是不是把罗华送到国外进修到底是不是个正确的选择?胡海瑞坐在沙发上向下沉了沉身子,脚放在办公桌上,望着窗外浅蓝色的天空,脑海里琢磨着刚才的那个电话,不去想罗华的事情了。

            沉默了很久,胡海瑞决定还是给胡天打一个电?#25226;?#38382;一下比较好。

            接通。

            “胡天。刚才我这边比较吵,没有听清楚你说的,你找我?#35009;?#20107;情?”

            “胡海瑞,你别跟我装不知情!你不是想要谈谈嘛,我回来了”

            “好啊,那你现在来我公司楼下,咖啡厅见。”

            胡海瑞挂掉电话以后,心里也在犯嘀咕,胡天是怎么想通的呢??#36824;?#33021;够让他来谈,胡海瑞的心里还是有点?#32769;病?br />
            “小旭,?#24613;?#19968;下明天的董事会,我有事情要宣布,还有推掉晚上和白总的饭局,再给我?#24613;?#19968;张后天飞往上海的机票。早点的飞机。”

            “好的,胡总。”

            胡海瑞按下通往秘书的传呼电话,告知一下接下来比?#29616;?#35201;的行程。然后离开了办公室去赴一个得来不易的约,见一个许久未见的人。

            那通电话打通了以后,胡天就直奔胡海瑞的腾海公司,下了车径直走进了楼下咖啡厅。找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下了。

            “先生几位?”

            “一位”

            “好的,请?#24066;?#35201;点?#35009;矗俊?br />
            “摩卡”

            “好的,请稍等”

            胡天,从下了车以后,重新感受着深圳对他的宽容与接纳。离开了好久,上一次来,还是胡天来找胡海瑞要抚养费的时候,就是那次罗华家里才知道胡海瑞原来一直在欺骗他们。从那以后胡天的抚养费都是通过邮寄给到胡天的手里的。陈民也是那个时候接触到胡海瑞成为他的眼线的。

            正在胡天还在疑惑为?#35009;?#32993;海瑞还没有来的时候,就看到胡海瑞从公司楼里走了出来,两人对视了一眼,胡海瑞感到胡天应该不会好好的和他谈。

            胡海瑞推开门,侧身进了咖啡厅,来到胡天的桌。服务员也跟了过来。

            “不用”

            胡海瑞在服务员没开口前拒绝了要东西。

            ?#38712;?#20040;?不喝你最爱喝?#27599;?#21857;了?”

            “戒了”

            两个人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和本来要找的事情无关的一些...嗯...废话!

            “胡天,说罢!你想怎么做?你想要?#35009;矗?#25105;找你来我公司做事都不愿意?非得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来分你母亲的财产?”

            “胡海瑞,别?#21543;?#20102;!赶快把人放了,否则你别怪我不念及旧情”

            “?#35009;?#20154;?”

            从罗华告诉他让他放?#35009;?#20154;的时候,他心里就在怀疑是罗华听错了,但现在看来不是。

            “呵!你自己做的事情你不清楚?你别跟我?#30340;?#19981;知道!你不就?#19981;?#29992;这种手段来要挟别人服从自己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嘛?”

            “胡天,你说的?#35009;?#25105;真的不知情,你觉得如果是我做的我还会这么跟你谈嘛?如果你不相信,你现在就可以报警来抓我,让警察来调查这件事。”

            “可是我明明接到的是你发给我的消息,你怎么解释!”

            “嗯?你确定是我的手机嘛?”

            “呵!你觉得我有必要骗你吗?”

            胡海瑞略加思索了一下,好似想到了?#35009;礎?br />
            “你是?#35009;?#26102;候接到的信息?”

            “前天中午“

            胡海瑞回忆了自己前天的行程,想到一个地方。新城国际。

            胡海瑞想到了那天中午自己与新城国际的老总吃饭的时候,自己是有一?#38382;?#38388;不清楚自己是在做?#35009;矗?#20294;醒来后自己已经躺在了宾馆的床上,所以胡海瑞认为是自己喝多了才没有?#35828;笔?#30340;记忆,现在听胡天说后,觉得那天的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但自己又不确定,只好没和胡天讲自己前天到底在哪,又是一个怎样的事情,只好想一个比较妥善的理?#19978;?#25642;塞过眼前的胡天,等自己调查清楚以后再和胡天讲清楚。

            “胡天,你说的这件事情我真的不知情,?#36824;?#20320;得告诉我被绑走的那个?#35828;?#24213;是谁?和你是?#35009;?#20851;系?”

            “嗯?”

            胡天?#20102;?#20102;一会儿,认为没有必要将所有的事情都?#20449;?#32780;出,所以有所隐瞒的告诉了胡海瑞关于爱莲的一些信息。

            ?#29240;?#26159;一个我的学生罢了,其他的我也不太清楚为?#35009;?#26377;人会对我的学生出手。真的不是你?”

            “如果是我的话,我就不会这么和你谈话了”

            “好吧。但是那个消息是从你手机里发出的,这件事情我还是希望你能搞清楚,否则,这个事情的罪名我就只能赖在你的头上了。”

            “哈哈哈,看来胡天你还是没有完全的相信我说的话啊!行,这件事情我调查清楚后会给你一个答复的。”

            “嗯。既然这样,我也请你新手你刚才说的话,?#36824;?#25105;只给你三天时间,否则,我就会把你的事情全都抖出去,让你身败名?#36873;!?br />
            “哈哈哈,好!我就不信,你还能让你的亲生父亲有牢狱之灾?”

            说实话,胡天从来没有想让胡海瑞进去过。他从小没有了母亲的依赖,能让胡天成长到现在的只有胡天每月给他的生活费,这让他又重新对生活拥有了希望,他觉得还是有人能够在自己遇到处理不好的事情上帮助自?#28023;?#36825;让他心里有了极大的慰藉。

            “话已经说完了,三天之后,还是这个地方,我来找你。我要见到我想要见的人。”

            胡天说完就要起身走,他也得用别的方法找到爱莲,已经五天了,爱莲到底怎么样,胡天每晚都会做梦梦到爱莲不是被害死就是在受到迫害的危险之中。他很着急。

            “胡天,你母亲的事情。我很抱歉。我答应来见你,其实还有另一件事。就是,我希望你能到我的公司?#31383;?#25105;。你先不用马上回答,也是三天后,我把人给你送来,你给我一个准确的回复。怎么样?”

            “嗯?这件事情,等到我要你找的人找到再说吧。”

            “那..好吧。”

            两个人,没有再多说一句话,每个人的心里都有着各自的心事,胡天心里想着爱莲,胡海瑞想着怎么回敬新城国际。而他们两个人的心里,其实都有着对彼此的挂念,只是,感情因为时间而尘封在了心里。不敢打扰。

            新城国际。

            “那个姑娘怎么样了?还是不吃不喝吗?”

            “是的,饭菜都?#31169;?#23627;里的,一天三餐没有?#30606;?#20063;从来没动过。”

            “好的,我知道了。好好看着,别出了?#35009;?#20107;情。”

            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留着口?#26377;?#32993;须的男人挂掉电话,透过眼前的落地窗深沉凝望着。

            ?#21543;?#24635;,腾海公司的胡总要见您”

            “嗯?就说我不在,刚出差,昨天的飞机,没有通知过你。”

            “好的,沈总。”

            新城国际沈总,沈珞。出身是迷,前两年突然出现在深圳,开始从一个办公?#36824;?#21313;几平的工作室做到如今人人都想合作的新城国际。很多人也在猜疑,曾经麻雀大的小作坊如何做到在两年内?#29615;擅推穡?#22312;偌大的深圳站稳脚跟。靠的到底是过硬的头脑,还是不知名的手段,已是圈里不可谈的秘密。

            “胡总,不好意思,沈总不在。”

            “刚不在还是?”

            “不好意思胡总,是我的工作失误,沈总昨天晚上的飞机出差,没有通知我们。”

            “噢?那就不打扰了!”

            “胡总慢走,有?#35009;?#20107;情,我可以转达给沈总。”

            “不必了!”

            胡海瑞?#26377;?#22478;国际出来,他明白沈珞肯定在公司里,而且就在那会客室的对窗看着自己。但没有证据证明胡天说的人是他做的,反而不好闹翻脸,?#24944;?#33258;己那天与新城国?#26159;?#35848;了一笔投资,如果这时候撕破皮,自己的公司岂不是也要跟着冒很大的风险?再等等?

            胡海瑞也在暗自忖度,万一,胡天是在骗自己或者,那天真的就是自己喝多了呢?他自己也是一个头两个大。

            别墅内....

            “她还不吃嘛?”

            “一口没动。”

            “妈的!这要是要饿出个?#20040;酰?#25105;们怎么向老板交代啊?不行,今天塞也要塞到她嘴里。把饭拿过来!”

            “凉的也要?”

            “拉?#20146;?#24635;比让她饿死强吧?”

            “是,我知道了!”

            两个喽啰商量着应该如何对付躺在卧室已经四天不吃饭的爱莲。

            一个20岁的瘦弱女子,?#25104;?#33485;白,嘴唇?#38378;眩?#26543;黄的头发,虚弱的蜷缩在床上,望着窗外。有只鸟也在看着她。

            “?#32781; ?br />
            一脚踢开的门形成的?#19981;?#22312;这个房间里闷的一声,忽如其来,惊吓到了爱莲,也只是微微一颤便没再有任何反应。

            只见三个人进来后,其中两个走到?#25165;裕?#20280;手拽起爱莲,双手架着,另一个人端着一碗米饭既要往爱莲嘴里塞去。感觉到他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爱莲开始挣扎,哭喊,双手在空中?#28216;?#36830;着头发也在摇摆中晃动。可再用尽浑身力气,也是已经四天没吃饭虚弱的躯壳,怎能掰得过粗壮的大汉。当然,是整整一碗饭都塞进了爱莲的嘴里,鼓着腮帮子的爱莲,被人为控制着咀嚼,眼里充满着绝望。

            她?#24187;?#30333;自己为?#35009;?#20250;突然遭受这般屈辱的对待,她害怕自己会被无人性的折磨,所以想用绝食来结束自己。现在她心里想到的都是回家,回到那一个曾经一度想要远离但时有温度的地方,没有现在的暴力,没有如今的无情。

            “吃啊!大姐,你要是死了,我和兄弟们都没办法交代啊!再说,我们又没?#38405;?#20570;些?#35009;矗?#25105;们也是被逼着在这里看着你,你别为难我们兄弟啊!”

            沉默...

            “我说大姐,四天了,不吃不喝不说话。你要不是能眨眼,我都以为你已经死了呢!”

            沉默...

            “我想回家...”

            这一句话仿佛石头被投进海里,惊起一地浪花。

            “wc大姐,你可算是开金口啦。送你回去?我们也是新来的,从你来的那天起,我们也都没出去过。我们还想走呢!”

            沉默....

            http://www.jzsm.tw/45/45685/471667873.html


          请?#20146;?#26412;书首发域名:www.jzsm.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 福彩双色球开奖时间 体彩大乐透走势图2 香港六合彩开奖现场直播 体彩新疆11选5开奖结果 平码复式计算 重庆百变王牌近200期走势图 湖北11选5前三走势图百度乐彩 北京快中彩开奖结果 最新三分彩人工在线计划 扑克技巧口诀 河南十一选五玩法介绍 北京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 江苏11选5中奖概率 江西快三走势图表i 辽宁35选7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