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asp6a"><xmp id="asp6a">

    1. <div id="asp6a"></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tr></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dd id="asp6a"><tr id="asp6a"></tr></dd>
        1.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笔趣阁 > 睡在风中的鸟 > 第二十三章 (求推荐,求打赏)

          第二十三章 (求推荐,求打赏)

            王妈的一个心事落地了。

            白盛鹏吃过饭后,和关姝他们闲聊了几句后,被一个电话叫走了。家里只剩下三个女人,而白楠还在为自己如何把生日礼物送给罗华绞尽脑汁。如果她心里知道自己和罗华的婚姻有可能还没出生就夭折,肯定会发疯的吧。

            王妈收拾了碗筷,在厨房里洗刷残饭余羹,将厨房垃圾装进一个黑色袋子里,放在门口准备一会儿出去买菜的时候顺手拿去扔掉。

            关姝则是在屋子里看着她的关于美容养颜的一类东西,然后不自觉的照了?#31449;?#23376;,看着自己已经渐渐生出皱纹的脸,害怕自己在盛鹏面前没有了任何吸引力。

            白楠在屋中拿起手机准备给罗华打电话,时有犹豫,担心自己这通电话拨出去并不像扔进水里的石头,有?#35009;?#22238;应,反倒是觉得自己是热脸贴冷屁股。只好在手机里输入短信,输了又删,删掉又输,也不知道应该用?#35009;?#26679;的词语来表示自己此时此?#22825;?#24529;的心情,只是为了见到你,罗华。最后,白楠只打了三个字“想约你”,便将手机往床头一扔,拿起枕头盖在自己的头上,蒙住不让自己去想。

            罗华在腾海公司待了一上午,实在是坐不下去了。无所事事的他,看着助理隔十五分钟进来换掉自己没喝已经冷掉的咖啡,心情格外的?#21507;輳?#21482;好趁没有人太过注意偷偷的溜了出去。来到了芳心迪厅。

            胡天自和胡海瑞分开以后,内心的?#35805;?#24863;愈加强烈。既然不是胡海瑞所为那?#21482;?#26159;谁?是谁对一个不认识的女孩子下手,这次的事情到底是因为自己还是由于自己和胡海瑞之间的关系导致的。原因?#28909;?#26159;后者,那必然会恨死自己,并恶心这副躯壳里流?#39318;?#37027;个人的血液。胡天走在天桥上,来往的人群将其淹没?#28108;?#21448;把他扔在这无处可逃的地方。

            “铃铃铃~”

            胡天打回到深圳那天起,手机就改成了来点铃声。

            “喂?”

            “胡天!听?#30340;?#22238;来了?”

            “俞佳!你消息挺灵通嘛!怎么,这么久不见,想我了?正好我有点事也想请你帮忙,不如晚上见个面,吃饭聊?”

            ,

            胡天匪夷所思,他到深圳?#36824;?#20063;就一天的时间,自己回来的消息已经被传的这么快。那他们应该也知道了吧。会怎样做呢?

            罗华在芳心迪厅喝着酒,看着站在舞台中央跳钢管舞的小姐,双腿激烈的抖动着。眼睛里仿佛有团火在炽热的燃烧着。

            “罗少,胡天回来了。”

            “嗯?”

            听完这话的罗华停止了遐想,回头看向阿?#23613;?br />
            “?#35009;?#26102;候?”

            “今天和我们同一时间回来的”

            “嗬!回来的可真是时候,公司里这段时间准备大换血,他这个时候回来,肯定是想要和那个老头子谈他?#30422;?#30340;事吧。他们见过面了?”

            “嗯,见过了。我们刚走,胡天就来了。”

            “行啊!这个胡天有两下子嘛,我倒是要看看他是玩的?#35009;窗?#25103;。”

            古木村。

            秦枫和余山离开家后,由于本来两人就只有?#24187;?#20043;?#25285;?#27809;有?#35009;?#21487;谈的话题,一路就只能听到耳边的风声飘过。秦枫心里也懂,毕竟自己是跟着他做事情,以后还得靠他照顾着自己,现在只有好好的和他打好关?#25285;?#20197;后也就少吃点不必要的苦头。

            “老板,以后还得你多照顾照顾,我人生地不熟的。”

            “别!我不是老板,我也是一个给别人打工的。以后你多长点心眼就行,你要真是看的起我,叫我一声余哥就行了。”

            “余哥。我们要多久能到深圳?”

            “两天吧”

            “那我们是不是坐大巴去啊?”

            “大?#20572;?#37027;你等着收尸吧,等你到了,工地上都已经开工了。我们坐火车。”

            “火?#25285;?#21487;是...我没拿太多的钱啊!?#36824;?#22352;大巴的。”

            “行啦行啦,我替你垫上,?#32478;?#20505;你再还给我!”

            余山摸了摸口袋中刚才方?#26082;?#21040;他手里的钱,心里有点无奈,这钱还没捂热乎,就又要掏出去。正当马上就要离开古木村的时候,余山想起来还有闫雪的事情,站立住对着秦枫说

            “秦枫,你先走,我还有点事情。我给你个地址,到了深圳以后你找到这里,就会有人把你带进去。然后,会有人来找你的。记得,到了深圳不要乱跑,很乱的!”

            “啊?我...我不知道怎么坐车啊?”

            “你到了火车站问一下啊,我还有事。到了深圳我再去找你!对了,千万别找事。否则,咱俩个都得玩完。”

            “好的,我清楚了...那我到深圳去找谁?”

            “你?#26085;?#21040;这个地址,会有人接你。”

            说完后,余山和秦枫分别转身又跑向古木村。秦枫看着余山,不知所措,自己怎么去?到深圳,我应该怎么做?秦枫背着包默默的走着。

            余山转回古木村,他今天必须得把闫雪一块接回去。在去秦枫家路上的时候,他已经打听到了闫雪得家里在哪,?#33756;?#20415;询问了秦云家里到底出了?#35009;?#20107;情。他知道了那天在他和6闫雪分开之后,有人看见了他们躲在一起在聊事情。所以,闫雪跑回来说的那件事是真的,秦云确实从别人的口中知道了详情。从而导致闫雪回家后被挨打。

            余山费了好久才找到了闫雪的家,站在门外,看着较为破落的门庭户?#28023;?#20313;山的确没有想到过闫雪的家庭会是如此景象,他心里只能说是对闫雪?#34892;?#35768;好?#26657;?#20063;?#36824;?#26159;男人生理需求上的渴求和欲望,所谓的爱情或是世俗酸涩的感情,余山对于闫雪却没有真正传统意义上的爱。

            “家里有人在吗?闫雪?”

            在厨房做饭的闫雪听见门外的询?#21543;?#25528;?#35828;?#36523;上木柴烧烬的余灰,走到门后拉开闩门,双手反向打开。

            “闫雪,你可真是让我好找啊!”

            闫雪懵住的呆看着眼前的余山,从闫雪回家后到现在再看到余山已经过去三天了。这三天时间里,闫雪脑海中无一不再想着如何能够找到余山并和他说明现在自己的处境好方便让余山早点来接自己离开这里。她以为自己又要等起来没有时间,只能这般在家里耗着。没想到,如今自己希望来找自己的那个人就站在自己的眼前,闫雪绷不住了。抱住余山痛哭起来,反而把余山吓到了。

            “闫雪,你这是怎么了?别这样,让你邻居看到了以为我把你怎么样了呢。?#32654;埠美玻?#21035;哭了,我这不是来接你了嘛。我们先进去说好不好?”

            余山怕自己这番不知情的景象被不知情的人看到,传出不知情的谣言,那自己以后真的是再也来不了这个地方了。自己还想着在这个地方,再多找几个像这样的女子,好让自己能够在发财的路上走上一段时间,不至于自?#21644;?#36712;抛锚翻车。

            “余山,你终于来了,我盼月亮盼星星,终于把你盼到了。你知道从你走后,我受了多少委屈嘛?秦云那?#19968;?#30693;道了我们的事后,就打了我,村子里的人也有人开始传我们的事情,自打你走后我就再?#35009;?#26377;出去过。我待在这个家里已经都要烦透了,我真的害怕你要再不来我就有可能...”

            说道动容处,闫雪只好闷在余山的怀里啜泣着,满腹的委屈终于找到了诉说的闸口,?#36824;?#33041;的全部宣泄在了余山的身上,没有一丝的残留。

            “好了,闫雪。我这不是来接你了嘛?你进去收拾一下东西,我在这等着你。今天我们就离开这里,去你想要去的地方。”

            余山只能抱着闫雪轻声安抚到,说出自己来这里的本意。

            “真的嘛?今天?去深圳?”

            “真的,我已经给你找好了工作和暂?#26412;?#20303;的地方,今天走后天到,到了深圳以后,我带着你去深圳最好玩的地方去逛一遍。让你感受一下,?#35009;?#26159;大城市的气派。”

            “好!我这就收拾东西,马上走。”

            闫雪擦掉了眼中的泪花,转身跑回屋里,但又觉得没有?#35009;?#22909;拿的,等自己到了深圳,让余山再重新置办不就好了嘛?闫雪这么想着,就随便拿了几件换洗的?#36335;?#21644;余山离开了这个已经待够了的家。

            秦枫来到了火车站,由于自己根本没有坐火车出行的经验,搞了好久?#35009;?#33021;弄清楚到底是在哪里买票,在哪里候车。哪里是进站,哪里又是在自己想方便的时候去哪个地方。秦枫就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在火车站门口转来转去,自己又不敢和陌生人交谈。如同高山的猛兽出林被未见的家畜吓到一般,低着头斜着眼看着周围的一?#26657;?#38476;生的完全。

            “秦枫,你怎么还在这?都这么长时间了,你还没走?不是?#24515;閬然?#21435;嘛?”

            来到车站的余山定眼一看,秦枫这小子竟然还没有走,站在车站的门口像个傻子一般,呆呆的。

            听到有人在?#30333;?#24049;的名字,秦枫条件反射的回头张望,看到了正在向着自己走来的余山,?#36824;?#20196;他吃惊的是旁边竟然跟着自己的婶子,闫雪。

            “对不起余哥,我不知道怎么买票,也不知道在哪里买,更不知道去哪里等。所以,我想等你回来一起走。”

            “你是?#20498;?#21543;?你鼻子下面的两片肉是?#32654;?#30475;的吗?不知道难道不会?#20107;錚俊?br />
            “可是,我不敢...我担心自己被骗...”

            “我说秦枫,你是真?#23548;偕担?#20320;难道不会去问那些站在门口,胳膊?#27927;?#30528;红色袖套的那些人吗?”

            看着自己的侄子和余山这般讲话,闫雪也是心里暗自揣测,不知道为?#35009;?#20182;们会认识,也无法明白秦枫跟着余山能去干?#35009;矗?#38590;道?跟着余山去搞建筑?

            秦枫听着余山恨铁不成钢的训斥,心里有点憋屈。有股子火在默默的燃烧着。自己本来就是第一次出行,不太了解很正常,但是你明明知道我的情况还让我一个走,岂不是自己办事失职,更何况,居然是为了一个女人。秦枫心里很是不好受。

            ?#21543;簦?#20320;怎么来了!我叔呢?”

            “秦枫啊,我和你叔已经离婚了。现在,我是你余哥的人。以后不许叫我婶,叫我大嫂听见没?”

            “嗬!闫雪,你别给脸不要脸好不好?喊你婶是看在我爸的面子上!你以为你的事情我不知道?全村里都传开了,还能瞒的过谁?再说,我妈的那些话都是你和我叔秦云在村里传的吧?嗯?真是恶有恶报,为了我家的房子,真是耍尽好手段啊!”

            “秦枫,不要胡说。是要烂嘴的!”

            “我胡说?你心里清楚!余哥,这种人尽?#21487;?#21644;她在一起,会被她害死的!”

            “你!”

            “够啦!还走不走了?车马上就要开了,再不走,我们就得再等上一天了!”

            余山见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胡七八糟的说着,搞得自?#21644;?#28072;涨的。所以制止了,还想继续吵下去的两个人,互相背对着。

            “余哥,我们时候坐车啊?”

            “下午,都怨你!吵?#35009;闖常?#26377;啥好吵的?秦枫告诉你,?#36824;?#38379;雪以?#38712;?#20040;样,从现在开始,她就是你大嫂了。?#32654;玻?#37117;别?#33267;耍?#36319;我去买火车票,再不走,我们都等着喝西北风吧!”

            说完,余山谁都?#36824;?#30340;朝着售票处走去了。

            “余山!等等我”

            闫雪见离开的余山,担心害怕自己被抛弃在这个地方,所以一刻也不敢离开余山的身边!

            “余哥!”

            秦枫觉得自己还得在深圳靠着余山,便?#35009;?#26377;太过计较。至于闫雪,在秦枫心里也并没有太大的重量。所以,?#35009;?#26377;在意她和秦云之间发生了?#35009;礎?#29616;在,只有一个心思。出山!

            神户牛排店。

            一个身穿粉色薄纱蕾?#30475;?#36807;膝裙,手提着粉色化妆包,脚踩黑色蝴蝶高跟鞋。吧嗒吧嗒的来到了胡天的面前。

            “胡天!好久不见。猜猜我是谁!”

            被这一声突来的称呼吓住的胡天,嗅到了熟悉的香水味。是她!

            

            http://www.jzsm.tw/45/45685/4712464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zsm.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 六合图库深圳红姐 排列三和值走势图带连线图 2019年西甲积分榜 安徽福彩中奖规则 博乐线上娱乐城网址 浙江快乐彩前三直选走势图 体育彩票青海11选5开奖结果 ag真人接口申请 安徽时时彩开奖号码 刘伯温最准最一肖中特 深圳风采大星走势图 22选5开奖号今天 广东36选7中奖返奖 网易彩票11选5可信吗 4场进球附加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