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asp6a"><xmp id="asp6a">

    1. <div id="asp6a"></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tr></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dd id="asp6a"><tr id="asp6a"></tr></dd>
        1.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笔趣阁 > 睡在风中的鸟 > 第二十四章 (求打赏啊)

          第二十四章 (求打赏啊)

            余山摸了摸口袋中刚才方萍塞到他手里的钱,心里有点无奈,这钱还没捂热乎,就又要掏出去。正当马上就要离开古木村的时候,余山想起来还有闫雪的事情,站立住对着秦枫说

            “秦枫,你先走,我还有点事情。我给你个地址,到了深圳以后你找到这里,就会有人把你带进去。然后,会有人来找你的。记得,到了深圳不要乱跑,很乱的!”

            “啊?我...我不知道怎么坐车啊?”

            “你到了火车站问一下啊,我还有事。到了深圳我再去找你!对了,千万别找事。否则,咱俩个都得玩完。”

            “好的,我清楚了...那我到深圳去找谁?”

            “你先找到这个地址,会有人接你。”

            说完后,余山和秦枫分别转身又跑向古木村。秦枫看着余山,不知所措,自己怎么去?到深圳,我应该怎么做?秦枫背着包默默的走着。

            余山转回古木村,他今天必须得把闫雪一块接回去。在去秦枫家路上的时候,他已经打听到了闫雪得家里在哪,也顺便询问了秦?#33805;?#37324;到底出了?#35009;?#20107;情。他知道?#22235;?#22825;在他和6闫雪分开之后,有人看见了他们躲在一起在聊事情。所以,闫雪跑回来说的那件事是真的,秦云确实从别人的口中知道了详情。从而导致闫雪回家后被挨打。

            余山费了好久才找到了闫雪的家,站在门外,看着较为破落的门庭户院,余山的确没有想到过闫雪的家庭会是如此景象,他心里只能说是对闫雪?#34892;?#35768;好?#26657;?#20063;?#36824;?#26159;男人生理需求上的渴求和欲望,所谓的爱情或是世俗酸涩的感情,余山对于闫雪却没有真正传统意义上的爱。

            “家里有人在吗?闫雪?”

            在厨房做饭的闫雪听见门外的询喊声,掸?#35828;?#36523;上木柴烧烬的余灰,走到门后拉开闩门,双手反向打开。

            “闫雪,你可真是让我好找啊!”

            闫雪懵住的呆看着眼前的余山,从闫雪回家后到现在再看到余山已经过去三天了。这三天时间里,闫雪?#38498;?#20013;无一不再想着如何能够找到余山并和他说明现在自己的处境好方便让余山早点来接自己离开这里。她以为自己又要等起来没有时间,只能这般在家里耗着。没想到,如今自己希望来找自己的那个人就站在自己的眼前,闫雪绷不住了。抱住余山痛哭起来,反而把余山吓到了。

            “闫雪,你这是怎么了?别这样,让你邻居看到了以为我把你怎么样?#22235;亍?#22909;啦好啦,别哭了,我这不是来接你了嘛。我们先进去说好不好?”

            余山怕自己这番不知情的景象被不知情的人看到,传出不知情的谣言,那自己以后真的是再也来不了这个地方了。自己还想着在这个地方,再多找几个像这样的女子,好让自己能够在发财的路上走上一段时间,不至于自?#21644;?#36712;抛锚翻车。

            “余山,你终于来了,我盼月亮盼星星,终于把你盼到了。你知道从你走后,我受了多少委屈嘛?秦云那?#19968;?#30693;道了我们的事后,就打了我,村子里的人也有人开始传我们的事情,自打你走后我就再?#35009;?#26377;出去过。我待在这个家里已经都要烦透了,我真的害怕你要再不来我就有可能...”

            说道动容处,闫雪只好闷在余山的怀里啜泣着,满腹的委屈终于找到了诉说的闸口,?#36824;?#33041;的全部宣泄在了余山的身上,没有一丝的残留。

            “好了,闫雪。我这不是来接你了嘛?你进去收拾一下东西,我在这等着你。今天我们就离开这里,去你想要去的地方。”

            余山只能抱着闫雪轻声安抚到,说出自己来这里的本意。

            “真的嘛?今天?去深圳?”

            “真的,我已经给你找好了工作和暂?#26412;?#20303;的地方,今天走后天到,到了深圳以后,我带着你去深圳最好玩的地方去逛一遍。让你感受一下,?#35009;?#26159;大城市的气派。”

            “好!我这就收拾东西,马上走。”

            闫雪擦掉了眼中的泪花,转身跑回屋里,但又觉得没有?#35009;?#22909;拿的,等自己到了深圳,让余山再重新置办不就好了嘛?闫雪这么想着,就随便拿了几件换洗的?#36335;?#21644;余山离开了这个已经待够了的家。

            秦枫来到了火车站,由于自己根本没有坐火车出行的经验,搞了好久?#35009;?#33021;弄清楚到底是在哪里买票,在哪里候车。哪里是进站,哪里又是在自己想方便的时候去哪个地方。秦枫就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在火车站门口转来转去,自己又不敢和陌生人交谈。如同高山的猛兽出林被未见的家畜吓到一般,低着头斜着眼看着周围的一?#26657;?#38476;生的完全。

            “秦枫,你怎么还在这?都这么长时间了,你还没走?不是?#24515;?#20808;回去嘛?”

            来到车站的余山定眼一看,秦枫这小子竟然还没有走,站在车站的门口像个?#24213;?#19968;般,呆呆的。

            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秦枫条件反射的回头张望,看到了正在向着自己走来的余山,?#36824;?#20196;他吃惊的是旁边竟然跟着自己的婶子,闫雪。

            “对不起余哥,我不知道怎么买票,也不知道在哪里买,更不知道去哪里等。所以,我想等你回来一起走。”

            “你是傻狗吧?你鼻子下面的两片肉是用来看的吗?不知道难道不会?#20107;錚俊?br />
            “可是,我不敢...我担心自己被骗...”

            “我说秦枫,你是真?#23548;?#20667;?你难道不会去问那些站在门口,胳膊上戴着红色袖套的那些人吗?”

            看着自己的侄子和余山这般?#19981;埃?#38379;雪也是心里暗自揣测,不知道为?#35009;?#20182;们会认识,也无法明白秦枫跟着余山能去干?#35009;矗?#38590;道?跟着余山去搞建筑?

            秦枫听着余山恨铁不成钢的训斥,心里有点憋屈。有股子火在默默的燃烧着。自己本来就是第一次出行,不太了解很正常,但是你明明知道我的情况还让我一个走,岂不是自己办事失职,更何况,居然是为了一个女人。秦枫心里很是不好受。

            “婶?你怎么来了!我叔呢?”

            “秦枫啊,我和你叔已经离婚了。现在,我是你余哥的人。以后不许叫我婶,叫我大嫂听见没?”

            “嗬!闫雪,你别给脸不要脸好不好?喊你婶是看在我爸的面子上!你以为你的事情我不知道?全村里都传开了,还能瞒的过谁?再说,我妈的那些话都是你和我叔秦云在村里传的吧?嗯?真是恶有恶报,为了我家的房子,真是耍尽好手段啊!”

            “秦枫,不要胡说。是要烂嘴的!”

            “我胡说?你心里清楚!余哥,这种人尽?#21487;?#21644;她在一起,会被她害死的!”

            “你!”

            “够啦!还走不走了?车马上就要开了,再不走,我们就得再等上一天了!”

            余山见两个?#22235;?#19968;句我一句的胡七八糟的说着,搞得自?#21644;?#28072;涨的。所以制止了,还想继续吵下去的两个人,互相背对着。

            “余哥,我们时候坐车啊?”

            “下午,都怨你!吵?#35009;闖常?#26377;啥好吵的?秦枫告诉你,?#36824;?#38379;雪以?#38712;?#20040;样,从现在开始,她就是你大嫂了。好啦,都别?#33267;耍?#36319;我去买火车票,再不走,我们都等着喝西北风吧!”

            说完,余山谁都?#36824;?#30340;朝着售票处走去了。

            “余山!等等我”

            闫雪见离开的余山,担心害怕自己被抛弃在这个地方,所以一刻也不敢离开余山的身边!

            “余哥!”

            秦枫觉得自己还得在深圳靠着余山,便?#35009;?#26377;太过计较。至于闫雪,在秦枫心里也并没有太大的重量。所以,?#35009;?#26377;在意她和秦云之间发生了?#35009;礎?#29616;在,只有一个心思。出山!

            神户牛排店。

            一个身穿粉色薄纱蕾?#30475;?#36807;膝裙,手提着粉色化妆包,脚踩黑色蝴蝶高跟鞋。吧嗒吧嗒的来到了胡天的面?#21834;?br />
            “胡天!好久不见。猜猜我是谁!”

            被这一声突来的称呼吓住的胡天,嗅到了熟悉的香水味。是她!

            胡天被遮住了眼睛,也只能凭着搜索?#38498;?#20013;对深圳所熟悉的朋友中所残留的一些记忆。这个熟悉的香水味,也只?#24515;?#20010;疯?#23601;?#30340;了吧。

            “俞佳!别闹,怎么还跟以前似的,长不大!”

            “哎哟!一点不好玩!这么长时间没见,我以为你会猜不出来呢。”

            俞佳出乎意料的说着,已经五年没见的他们,在这分别后的第一次见面,竟还会记得彼此,俞佳心里有?#36824;?#26262;流涌进,眼角微微湿润。

            “胡天,是不是又感觉深圳的一切还是那么熟悉?#21475;潰浚?#23545;了!你是?#35009;?#26102;候回来的?”

            “我今天刚回来,在那边遇到了一些事情,回来找个人。对了,你和以前的那个叫沈玥的还有联系嘛?”

            “他?你们关系不是不好嘛?你怎么回想起他来了?难道你这次回来就是来找他的?我们自从分开以后就再?#35009;?#26377;联系过了,?#36824;?#25105;还有她的联系方式。你如果是需要的话,我短信发给你。”

            “好啊!你把他电话给我一下,我还真有点事情想要找他帮忙。”

            “好,我这就给你”

            俞佳说着从包里拿出手机,翻着已经淹没在众多人际关系中的那个令她一想起就会阵阵作呕的人,沈玥。

            “嗡~嗡”

            胡天的手机接到了短信而有了震动提醒。胡天将沈玥的联系方式存入了自己的手机联系人上后,顺手将手机放进来口袋里,看着俞佳,静止。?#36335;穡?#31354;气凝固般。胡天一开始并没有太过仔?#33145;?#23519;俞佳,现在定睛一看。?#38378;?#30340;齐耳短发,斜切着。略施粉黛,给本就很精致的五官又镌刻上一种并非此世之人的感觉。

            胡天五年前被胡海瑞接到深圳的时候,自己和俞佳在一个学校读过一段时间,胡海瑞和母亲的事情爆发以后,自己就又被胡海瑞遣送回了古木村。就再?#35009;?#26377;和俞佳见过面了,但上学那段时间,俞佳和沈玥就一?#21271;?#23384;着情侣的关?#25285;?#33267;于他离开后她们的关系怎么样了,也是在前年俞佳生日那天知道的。

            那天晚上,俞佳趁着失恋后的痛苦借酒浇愁,愁上心头,一团忧郁情绪充斥在自己的?#38498;!?#25214;谁发泄,谁又能理解自己此时此刻失去一切的这种生不如死的痛?#26657;?#30333;楠?她心里明白,白楠一个富家千金,一生都不太可能遇到这种事情,父母会给她安排最好的未来。和她说,她不会理解自己,更会拿出她那套世界如此美好,何必郁郁寡欢的道理来教导自己。岂不是给自己找不愉快?

            俞佳拿着手机把联系人翻到底,手指定格在了H这一行,胡天。如果不是这次的失?#25285;?#22905;?#36335;?#23601;要忘记这个曾经在一起疯玩疯闹的人。俞佳按下了拨出键。

            接通。

            “胡天?”

            电话对面的胡天也是吃惊着手机上刚刚显示联系人的名字,俞佳。

            “俞佳,有事嘛?”

            “胡天,我失恋了,我和沈玥分手了。”

            胡天模糊的记起自己是认识一个叫沈玥的人。?#36824;?#22826;多的记忆好像也就是这个和自己打电话的人与叫沈玥的是一对情侣。其他的,似乎?#35009;?#26377;?#35009;?#20102;。

            “为?#35009;矗俊?#32993;天也能这么?#39318;擰?br />
            ?#21543;?#29605;他说,他对我没有就感觉,不?#19981;?#25105;了。他说他有另一个让他觉得是这个世界上他最不应该放弃的人。他说他不爱我了!”俞佳把所有的?#22909;?#24773;绪都通过这无线的冰冷但?#20013;?#35768;手感的温度的机械传递给胡天,只是胡天听起来却并没有太多的感情起伏。他好像从刚才俞佳对沈玥零星的描述中获取了已经沾满?#39029;?#30340;记忆封存,揭开了沈玥在自己内心形象的面纱。

            沈玥纨绔子弟,虽然家境不是很好,但从用的到穿的方面,样样前卫?#32503;鰨?#22312;学校里常常引起一大片女生的注意,俞佳就是其中之一。

            

            http://www.jzsm.tw/45/45685/4710911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zsm.tw。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 棋牌三张牌游戏大厅 广东11选5总和大小规律 2019奖历史记录双色球 搜狐彩票中心 福彩中奖号码双色球 快乐三张牌手机下载 2019年是什么年 极速时时彩在哪里开的 中国体彩网充值 福彩3d试机号15年所有历史记录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ag真人视频是录好的吗 15选5计算杀号方法 港妹免费六合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