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asp6a"><xmp id="asp6a">

    1. <div id="asp6a"></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tr></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dd id="asp6a"><tr id="asp6a"></tr></dd>
        1.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笔趣阁 > 庶可嫡国 > 第三十九章 产业

          第三十九章 产业

            除了胡三渡人不在,朱真等人心里一惊,原以为一家子被这个孩子买下,就能够在一起了,却不想今?#31449;?#35201;分开,原本心?#24515;?#28857;对孩子的轻视却再也生不起来了。

            于是三个人连忙给孩子们讲了规矩,讲了自己现如今的身份,认清了现实才能认命。

            “不知,不知主人要将她们带去何处?”孙旺最终还是没忍住跪下问道。

            问了就好,问了就说明在意。

            绍芷秋看了看其他两个人,见他们也都竖着耳朵听着,微微一笑。只可惜他们是看不见的。

            “她们自有她们的去处,自是不用你们操心,只要你们差事办得好,将来会有团聚的日子。可若是差事办的不好,恐怕阳间是见不到了。”

            绍芷秋的声音虽然软软诺诺,可说出的话来却让朱真几个浑身发冷。

            “不敢不用心办差。”一群人连忙跪在地上给绍芷秋磕着头。

            “行了,只要你们在外边差事办的好,她们的日子过的自然要比你们好的。”绍芷秋又叫了齐管事。

            “你们需要用些什么人,自己去找齐管事要,可若是将来你们带出来的人出了差错,那就是你们的差错。”

            “是!”

            绍芷秋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书册,静静的在一旁看了起来。青?#31508;?#32456;坐在一旁,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心里却惊涛骇浪的翻腾不已,她一个小孩子,如今这是要做什么?若不是得了家里的吩咐,只看着,不许插手,她早就将绍芷秋带到一旁仔细询问?#29615;?#20102;。

            心中疑虑更甚,青槐琢磨着是不是要再给家里写封信去。

            除了四个管事的,其他人都还在屋里跪着。几个婆子朝着自己家孩子挪了挪,见绍芷秋没有说话,便又小声的开始嘱咐起来。

            朱真几个都是经验老道的人,问了绍芷秋几个问题之后便知道自己的差事该如何办了。

            没多久,该选的人就都选出来了。

            绍芷秋叫齐管事将朱真几个挑出来的人带到近前。听他们说了自己的罪责和能耐,然后?#35835;?#38134;子,收了身契。

            随后看向朱真和?#35834;隆?br />
            “银子和人,我都交给你们了,你们两个各做各的,一年后我要见成效。若是有什么事办不了,拿不准主意,就先不要办,我不定时的?#23835;?#24196;子里见你们。我希望你们不要做些只有求到我才能做的事情。?#19994;?#24847;思,可听懂了?”

            “若是有人?#21183;穡?#22900;才们的主家?”

            “拨乱公子。”绍芷秋说道。

            眼见着一个时辰就快过去了,胡三渡气喘吁吁的回了罪奴所。

            这一趟出去,胡三渡百感交集,原已经绝望了,以为再也没了活路,可谁知才一下午的功夫,自己就又可以在京城行走了,虽然要事事小心?#35762;?#35880;慎,可总算是有了盼头。

            只有竭尽全力将差事办好,踏踏实实的给主家做事,将来总能求了主家放籍,让后人脱了奴籍堂堂正正的活着。

            “回主子,庄子买好了。”胡三渡将契纸和文书一并叫到了绍芷秋手?#23567;?br />
            绍芷秋看了看。

            “庄子在东南郊区偏南郊的位置,原本的主家是个商户,因资金周转不灵,才要卖了这庄子,庄子里有地四百亩,并一个三进的宅院,佃户六家,十年间一亩田均产两旦,将将算得上良田。”胡三渡仔细的将田庄里的事说给绍芷秋听着。

            “再有详细的,就要去庄子里看了才知道。银子还剩下三百五十两。”胡三渡是咬了牙下了狠心才将庄子买下的,他曾犹豫过要不要?#28982;?#26469;问问,可想着马上就要天黑了,若是再回去问,今日只怕就办不好这差事了。

            绍芷秋接过银票,看着契纸没有问题,就对胡三渡说道。“那你就领着这些?#35828;?#24196;子去安置吧,”随后又说。“你们所有人,但凡是在庄子里的事情,就?#24525;?#32993;三渡的调派,朱真,你们几个出门办事能用的,就是你们挑出来的那些人,家眷一应要在庄子里做事,若是没得?#19994;?#21545;咐擅自出了庄子,一家子跟着挨十个大板子,可听明白了?”最后一句是对着胡三渡说的。

            “是,听明白了。”

            “行了。去吧。”绍芷秋又叫了齐管事,请齐管事派人将这些罪奴送到庄子上,然后带着留下来的这些孩子回了客栈。

            知意看着这站成一排的小?#23601;?#20204;整个人都傻了,一下午的时间没见着自己家姑娘,急的知意直跳脚,终于姑娘回来了,可又带了八个人回来。

            “这。。。这怎么还有两个男孩子!”知意都快哭出来了。

            绍芷秋扶着额头,那都是朱真等人的家眷,她又控制不了?#20449;?br />
            “你快去,找两身?#23601;?#30340;?#36335;?#32473;他们穿上,给他们装扮装扮!总归今晚得对付过去!”知意一听眼泪差点没掉下来。

            八个人里,两个及笄了的小姑娘此刻见摘了帏帽的绍芷秋,竟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心里踏实了一大半。

            “你们两个,”绍芷秋将她们两人叫了出来。“去给知意打个下手。”

            “知意你可快些,不然回府晚了母亲一定要问的,还?#24515;?#20204;,回了府若是有人?#21183;?#26469;,父母家人都说是没有的,?#21183;?#26469;什么都只说不知道,听得明白吗?”

            “是!”到底是进过罪奴所的,早被罪奴所的手段吓破?#35828;ǎ?#19968;个个乖觉的很。

            绍芷秋一边催着,一边听着知意边哭边念念叨叨的说着。

            “今日应了姑娘的差事办了,以后怕是姑娘就见不到奴婢了,奴婢也只能是将姑娘如今的吩咐办好了,回去夫人?#21183;?#26469;奴婢也不敢分辨,怕是直接就要?#29615;?#20154;叫了人牙子打发着卖了!奴婢的老子娘那里还请姑娘吩咐一声,只道是给姑娘尽忠就好。。。。”

            绍芷秋在一旁听着哭笑不得,却顾不上安抚她,以后这样离经叛道的事且多着呢,看来知意这?#38382;?#38388;历练的还是不够!哎,调教一个知意就用了她将近半年,真真是累死人了。

            且不说朱真等人被罪奴所的差人看送到了庄子,不知主家是谁,也不知自?#19994;?#23401;子被带到了何处,只到了庄子上同旧?#21307;?#25509;了屋子,便开始按照胡三渡的分派,收拾起自己的住处来。

            只说国公府里的大管家绍福,瞧见了四姑娘带回来的这些人,头就已经大了。

            知意哭哭啼啼的说不清话,绍福只好上前询问绍芷秋。

            “四姑娘这是。。。”

            http://www.jzsm.tw/42/42108/4268373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zsm.tw。笔趣阁?#21482;?#29256;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