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asp6a"><xmp id="asp6a">

    1. <div id="asp6a"></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tr></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dd id="asp6a"><tr id="asp6a"></tr></dd>
        1.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筆趣閣 > 非完美騎士 > 第433章 過去的幽靈(4)

          第433章 過去的幽靈(4)

                  幽影大陸的最核心地區,曾經的幽影帝國的國都,已然成為城市廢墟和森林植被呼嘯融合的所在。這里到處是昔日的輝煌,以及不應出現在城市中的郁郁蔥蔥。

                  廢墟和植被掩映的幽靜中,一座擁有穹頂和琉璃色玻璃的破舊建筑坐落其中。

                  幽影議會,這個已然沒有三百年前那個人類最龐大也是最有權勢組織樣子的茍延殘喘的同名小社團,正在進行相當嚴肅的會議交流。

                  會議在曾經的大型圓形會場中進行。這里除了經常被使用的三張考的很近的桌椅,再也沒有任何典雅或者莊嚴可言,與會者就好像身處在森林的包圍中。

                  “別這個樣子,都說說自己的意見。我們一起共事三百年了,什么樣的困難沒有經歷過…”,說話者身披法袍,儀表堂堂,看模樣不過三十歲出頭,不到四十歲的壯年法師。可是聽他的言辭,儼然是經歷過超過三百年歲月的老怪物。

                  “…什么樣的而困難沒有經歷過,我現在需要諸位的意見。康特,你是同這個圣盟接觸最多的人,你先開始。”

                  主持會議的是幽影議會的現任議長,塞繆爾.耶特曼,一名七階的傳奇法師。

                  與會者中,樣貌最樸素,也是看上去年紀最大的死靈法師,德里克.康特嘆息一聲,整了整因為不正坐姿而擰在一起的法袍。他的樣子同另外兩人不同,透出的是頹廢、疲憊以及蕭索。“我能有什么看法,那個叫圣盟的不好對付。”

                  咯咯的笑聲在會場上回蕩,應該能夠激起世間絕大部分男子欲望的聲音,在這里徒勞的反彈,回蕩再反彈。“哎呀!真是無聊,你們兩個大男人,就不能多了解一下風情,哪怕給個注目禮也好啊!”

                  “佐伊.萊斯,我們很忙的,別打岔。”,耶特曼訓斥道。

                  “好的好的,誰讓你是老板呢,不過話說在前頭,你的輪值過后,我來當議長,你也要言聽計從哦。”,佐伊.萊斯,年輕貌美的外表,風情萬種的態度和表現,光看外表不過二十多歲的美人兒,誰能想到這是一個超過三百歲的老太婆。

                  耶特曼沒有回答,只是盯著后者看。

                  女法師沒趣的瞥了瞥嘴,“好了,好了,我的意見是,你為康特根本沒用,看他一副牙齒被拔光的樣子,又能提出什么樣的好建議。”

                  萊斯對面,法師康特不置可否的打了個哈欠。

                  “那么你的建議呢?別想糊弄過去,我們可是一個整體,如果都靠我一個人,帝國是不可能復興的。”,耶特曼受不了似得搖著頭,重復他一直以來一直在重復的話。他心里,兩名同伴實在是太脫線了,真不知道帝國在他們手中什么時候能復興,或者說根本沒有復興的機會。

                  萊斯做出一副,好吧,你難倒我了的姿態,“別老是逼我一個女流,拉板你不是已經派人去打過前戰了,效果怎樣,不說說看嗎?”

                  耶特曼突然感到牙有些痛。

                  “好吧,確實不好對付。一支由十三人組成的五級法師隊伍,竟然被對面一支不到十人的偵查部隊給頂了回來,而且回來的人不到一半。”

                  他注意到這番話的結果還是引起了兩個不靠譜同伴的重視。

                  “不會吧!你的人在吃屎嗎?十三個五級法師,正常情況能夠用他們打下一個王國了好不好!”

                  “萊斯女士,請注意你淑女的形象,什么叫做吃屎。即使他們消極怠戰,也不應該連小命都不要了吧。”

                  “我早就提醒過你耶特曼,不要小看敵人,可是你看你,平白扔掉了半打的高階法師。”

                  “喂喂喂,康特,別一副都是你的錯的樣子。我已經盡可能高估對方的實力了。只是對付一支偵查部隊,難道要我親自上陣去嗎?”

                  現場氣氛一度很尷尬。

                  信號耶特曼也是三百年的老狐貍了,臉皮堪比裝甲,“好吧,不管是不是我輕敵了,反正事實擺在眼前,我們是受到了來自三個方向的攻擊,且敵人極不好對付。你們有什么好的建議嗎?”

                  “……”

                  “喂喂喂,沉默是什么意思,平時不都是意見嗎?怎么到關鍵時刻就沒脾氣了呢?別到處看啦,這里沒有別人,就我們三個,也只有我們三個能夠讓帝國起死回生,快想想辦法吧,不然連老窩都要給人占了。”

                  “……”

                  “……”

                  耶特曼同另外兩位傳奇法師大眼瞪小眼,他覺得,也許自己是老了,老到讓那么個龐然大物從籍籍無名發展起來,竟然毫無察覺。他也意識到,一直以來的夢想和野心,也許根本只是妄想,哪怕是七階職業者,三個人的力量也太小了些。

                  ……

                  ……

                  圣盟元年,五月十一日,新軍第一軍正式踏入古帝國遺跡區域。

                  經歷過多次的變革,以及戰爭的洗禮,第一軍同一開始那個,應對數十萬流民也很吃力的部隊有了本質的不同。

                  魔導單兵已完成了連射武器以及強化助力骨骼的配備,小隊長以上的軍官,都擁有多功能目鏡系統的輔助,再加上戰場通訊指揮系統的建立,第一軍已經同福斯特記憶中,地球世界的星船陸戰隊的軍隊體系有了相似的地方。

                  至于裝備方面,也不再是純粹有步兵或者擁有飛行能力的士兵單兵構成,悍馬魔導吉普,大型指揮車,以及航空運輸機成為了部隊打裝備的主力。

                  由于魔導重炮實際上同一般的魔導槍沒有太大的區別,所以這個世界并沒有專門的炮兵大裝備,魔導戰士換裝重炮型魔導槍,再配備可以共享視野的多功能目鏡,便能夠視線超視距打擊。相比于地球世界的重炮兵,這個世界的炮兵要小巧也靈活的多。這就導致了這個世界陸戰部隊的火力,甚至要強過地球世界同水平的陸戰部隊許多倍。

                  休在指揮車中,有意見很小的獨立辦公桌,他每天的任務,并非觀察外界,而是埋身案頭作業。其中重中之重就是為這個世界的魔導部隊,量身定做專門的戰略和戰術,顯然全部從地球世界拷貝,有著水土不服的問題。

                  外界爆炸聲不斷,間中有人慘叫以及呼叫醫護兵的嘶吼。這樣的場景同地球世界的陸戰,或者登陸作戰已經很相似了。當戰爭的形式進入他熟悉的模式,他便能夠更加精確的判斷戰爭的走向。

                  如果說他對這一切都是有把握的,那么敵人,幽影帝國的法師部隊在有了死靈以及幽靈龍的配合后,形成的戰力卻是他在這次宏大戰役中,唯獨低估的部分。為此第一軍承受了非常大的壓力。這種壓力比起第二軍在鐵槍鎮外圍面對龍群和死靈時的威脅不同。后者主要來自于兵種克制,且在強大的火力控制下,士兵們真正面對的傷亡并不大。在休的認知中,第二軍當時所面臨的問題是數量上的壓倒性劣勢,以及死靈在無限恢復力所產生的心理上的壓力。在遺跡中的戰斗,又不同于面對異族的戰役,異族不管在體質還是在軍事思想上都同人類有著顯著的不同。同他們戰斗,基本的辦法還以己之長,攻敵之短,勝敗之勢非常明顯。可是在古帝國遺跡,這種做法是行不通的。敵人的法師部隊,在有了大批死靈的協助,遺跡空中幽靈龍的配合后,變得分外難纏,他們的法術種類繁多,且威力頗為巨大。又由于敵人部隊也是遠程打擊見長,因此遺跡中的戰斗演變成先發現,先攻擊,遺跡如何有效隱蔽自身的博弈。稍有差池,便會造成重大傷亡。

                  現在是第一軍進入遺跡腹地的第二天,第一軍傷亡人數直逼百人,這已經持平了鐵槍鎮戰役的傷亡人數總和。休也一再調高此次戰役中,對于最終傷亡人數的預估。當最終的預估數字定格在五千的數量時,連一向支持武力進攻的安德烈都不住的搖頭。

            http://www.jzsm.tw/35/35861/2192457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jzsm.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angguiweihuo.com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