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asp6a"><xmp id="asp6a">

    1. <div id="asp6a"></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tr></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dd id="asp6a"><tr id="asp6a"></tr></dd>
        1.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笔趣阁 > 工业造大明 > 六百三十一李自成

          六百三十一李自成

            孔?#19994;?#22320;盘太大了,整个曲阜差不多都可以说是孔?#19994;摹?#29579;晨在这里做的,就是要安排一下孔家。先是让孔?#19994;?#20154;走出去,年轻的跟着训练学习一番,将来的话也可以好好的安置一番。王晨还是有点想要留下年轻的人,毕竟这很利于自己改造。可如果是上了年纪的就很麻烦了,他们其实一点都不利于管理。无论是观念还是什么的都已经僵硬了,可如果真的杀了就有点浪费了。

            杀人在王晨看来,从来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只有安排了他们才算是解决的问题,不然的话全部都要杀掉就浪费了这些人。他们只要活着还能动,王晨就要让他们去干活。直到他们死前,他们也必须要去干活。这才是最残忍的刑罚,死了还等于解脱了呢。

            孔胤这一群人在呼天喊地之中,在士兵们高举着火铳之中被强行迁移到了一处大寨子种。他们会在这里?#26377;?#20998;配,至于监视的人自然是孔礼。只有自己人对付自己人,才是真的下狠手。所以说王晨就看着就行了,想要再次掌权基本不可能了。

            一天的时间内,孔家内部自然就开始?#21482;?#20102;。自然他们也保全了下来,当然最大的受益者自然是?#24378;?#31036;了。说真的王晨就是随便扶持一下,至于将来大不了再换。总有换到如意的时候,或许就是这么的不讲理。当然王晨还是?#23835;?#25170;一?#24378;?#32996;的黑料,然后公告于天下的。黑自然要使劲的黑,绝对不能半途而废。

            “陛下?#24378;?#32996;出了没有骨气一点,到也算是个平常人。”毕竟没有当官,黑料也就是窝囊了一点,至于其他的东西倒也没有什么。

            王晨有点无语的说到:“好吧,可还是不能轻易放过他,该黑的东西还是要使劲黑他们的。不作为就是有问题,暂?#26412;?#26159;这样吧。”

            第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孔家内部多么的动荡王晨不关心。但是王晨封锁了这里,没有人可以从这里逃出去。王晨也在附近的庄园看了看,这里的确是弄得不错。可以说还是非常的适合居住,可就是人太少?#23380;?#22826;多,晚上有那么一种阴森的感觉。王晨不懂古代的大家族,弄得这么阴森恐怖有意思么。

            “这种大?#23380;?#30495;的是够了,你看看到处都是那么的大,可却没有多少人居住。看上去没有一点人气,晚上还阴森森的可怕。根本就不适合我们居住,没有一点人气住久了肯定有问题。”王晨一边走一边看着,反正王晨就是不怎么?#19981;丁?

            卢象升却是四处走走:“比起陛下哪里是少了很多人气,或许孔家也要宴请来客吧?不过现在这里,今后就可以安排了。那些?#29615;?#27668;的就送到这里抄书,不愿意的就去体力劳动。”抄书这个东西,没有想到居然也能称之为惩罚?的确如果抄了一辈子,那真的是有点痛苦的。

            转悠了一圈,这一天也算是逛了一下曲阜。虽?#24187;?#26377;后世的那么好,?#19978;?#22312;看来也是不错的游圣地了。将来开发安排一下,这里也可以玩玩的。忍不住点?#32602;?#24456;好非常的好呢。

            “卢大人,你看现在不也是?#25512;?#35299;决了吗?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朕也不是始?#23454;?#37027;种人。这些世?#19994;?#26681;本其实就是财富,如果断了财富他们就不在是世家了。朕收了孔?#19994;?#22320;,却给了他们一条奋斗的路。未来说不定还能出现更多的人才,所以说破而后立不是没有道理的。”孔?#19968;?#27515;人的,绝对不是一个二个,甚至可以说很多。可是孔家?#19981;?#37325;生了,

            王晨在这里和卢象升聊着,可是李轩突然就急匆?#19994;?#36305;了过来:“陛下……这里发现一个有意思的人?”

            卢象升和王晨一起看了过来:“哦?什么有意思的人?”

            “陛下李自成藏在这里……那李自成就在孔府下面的村子里面,询问了一番是孔家有一部分人知道他在这里。说是将来好献给陛下,没有想到那李自成居然跑到了这里。”李轩也有点惊喜,谁会想到那人跑到了这里。

            王晨也有一点愕然,那李自成怕不是个傻子。难道说想要躲一躲,结果被这里的人给抓了软禁起来了。这么看来也不是没有可能。当然孔家肯定有邀功的意思,无论哪一个?#23454;?#24471;到了李自成,肯定都要?#30171;?#19968;番。

            当然王晨并不在意李自成,他能干什么?他还能有田种不纳粮了吗?很明显他没有机会了,没有人跟随他能干什么?只能在这里被看管起来,想要自杀也没有了勇气。似乎从下面那一根没有了之后,他已经少了很多血气方刚。不得不说现在的李自成和当初的李自成,已经完全是两个人了。

            王晨听得有趣:“传那个孔礼、还有李自成来,对了跟着李自成的人还有谁?”王晨记得不少大将还是有点能耐的,难道说都在这里么?

            李轩连忙说道:“好像只有一个郝摇旗,至于其他人已经跑了,现在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说起来有点郁闷的,王晨只是通缉了李自成。其余人王晨自动就忽略了,他们也?#20976;?#26159;什么厉害的人物了。

            王晨笑道:“这也算是意外之喜了,虽然挺无所谓的,可也算是了却了一段往事。让他们上来,朕询问一番……”王晨对于李自成,为什么打不过建奴很好奇。在兵力上李自成处于优势,可一战击溃真的是莫名其妙的。

            随着李轩出去,卢象升也感慨的说到:“没有想到,时隔多年居然是这种办法抓到了李自成?当年的流寇何等的厉害,肆虐中原多次逃脱。没有想到,居然被一战灭了。如果当年陛下来剿贼,可有什么手段么?”

            王晨挠了挠头说道:?#20658;?#23495;其实一直都不是问题,主要是那群人一直在提高税收。结果愣是把百姓们给逼死了,换做是朕谁敢和朕提钱?朕的岳父就是太手软了,以前该交的税都交上来。反正国家都这样了,谁?#26131;?#25318;朕就弄?#28010;?#33258;断一臂总好过国破家亡,看得不够深而已……”

            卢象升哭笑一声:“陛下如果那么做,恐怕我们自己就会乱起来。”

            王晨笑了笑:“不仅仅是朕会这么做,换做唐王李世民?#19981;?#36825;么做的。一个帝王要想有建树,就一定要在该下手的时候下手。最多将来在?#30171;停?#20294;是难关一定要过去。朕岳父的?#32622;?#24182;非最糟糕,?#36824;?#24448;今来那一个开国的帝王都能妥善处理。”这种问题在后世讨论了很多,不说心黑的帝王,只能说看得懂问题的帝王都会解决问题。

            卢象升这一下真的没话说了,或许在他?#24378;?#26469;很?#35757;?#38382;题。但是对于那些能上马的?#23454;郟?#30495;的不是太大的问题。无非就是没有钱,打不过的问题。开国的?#23454;鄄凰的?#19968;个都是能征善战,但是对于兵事也是相当的了解。

            说话的功夫,李自成和孔礼也被带上来了。王晨看着李自成,这分明就是一个人生失意的中年步入老年的男子,他的眼神再也没有了精光,他的身体似乎也衰弱了起来。看来?#23454;?#30340;梦,随着最后一站全?#31185;?#28781;了。

            王晨?#25376;行?#36259;的看着李自成:“啧啧,这不是闯王吗?当初何等的意气风发,怎么现在这样了呢?听?#30340;?#26432;了张献?#19994;?#26102;候,手段还是挺狠的啊?”王晨看着李自成,毒舌自然而然就出来了。

            李自成没有什么愤怒,只是淡淡的说到:“成王败寇有什么好说的,只是想不到当初不声不响的你,居然成为了最大的赢家。”

            王晨也有点感慨:“你作为第一个立国的人,山海关一战怎么就没有打过建奴。说起来你火炮比对方多,人也比对方多。粮?#22478;?#36130;什么都有,怎么就败的那么惨呢?”这一战溃败之后,他们在也挡不住了建奴。最后落到了张献?#19994;?#22320;盘,慢慢就失去了话语权。

            “还不是那吴三桂反复无常,如果不是他的话,我怎么可能就一败涂地呢?说好的谈判,最后却引来建奴。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不然的话哪里有今天?”说到这里他对于吴三桂,还是挺恨的。

            说道吴三桂王晨都快忘了,那个人王晨都已经记不起来了。说起来他背叛了也就背叛了,王晨觉得这还是一个好事。如果天下稳定之后,他在引动暴乱那就真的是麻烦了。

            “你也是这么大年纪的人了,别人说谈?#24515;?#23601;不?#24613;?#19968;下?这么傻乎乎的,朕真的怀疑你是怎么混到闯王的份上。当然也是你不小心,不然的话朕怎么可能还有今天的地位呢?说起来还是要?#34892;?#20320;们呢,你们这么做?#20063;?#32473;了朕机会……”王晨说起来嘿嘿的笑道。

            李自成突然觉得心口有点疼,本来以为自己已经麻木了。可是被王晨分析之后,他觉得还是挺疼的。

            http://www.jzsm.tw/35/35488/42507871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zsm.tw。笔趣阁?#21482;?#29256;阅读网?#32602;簃.yangguiweihuo.com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