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asp6a"><xmp id="asp6a">

    1. <div id="asp6a"></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tr></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dd id="asp6a"><tr id="asp6a"></tr></dd>
        1.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筆趣閣 > 武斷八荒 > 第六百九十九章 自爆?!

          第六百九十九章 自爆?!

                  看著那道突然冒出來的金色身影,曹樂的眼皮子不由一抖,驚怒喝道:“你這個畜生竟然還沒死?!”

                  “你個老王八還沒死,八爺我怎么可能比你還短命?”正是小八的金色身影,右爪死死地抓住那柄血色長劍,不讓其挪動絲毫。

                  赤光與金芒相互糾纏,誰也不肯退后半步。

                  “你好像來得晚了點。”云凡看著頭頂之上的金色身影,撇了撇嘴道。

                  “老子能來就不錯了,要不是八爺及時趕到,你小子早就嗝屁了!”小八頭也沒回地沒好氣道,“竟然還抱怨上了?!”

                  云凡聽著那熟悉的罵聲,不由會心一笑,雖然知道以小八的肉身,這里的罡風肯定奈何不了他,但是醒來這么長時間沒現它的蹤跡,心里總是會有一些擔心。

                  現在瞧見它沒事,云凡的心里也是悄悄地松了一口氣。

                  “別他媽傻站著了,還不幫忙,這老小子竟然透支了生命力,是想著同歸于盡,把咱倆一道帶下去找閻王爺喝茶去?!”小八見云凡沒反應,頓時轉過頭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云凡剛想說話,眼角的余光卻是突然瞥到小八的腹部,那里有著一道深深的傷痕。

                  “你受傷了?”云凡的身體一震,沉聲問道。

                  “跟幾個不要命的家伙痛快地打了一架,小傷,小場面。”小八咧嘴一笑,絲毫不在意地道。

                  雖然小八說的云淡風輕,好像真沒什么事一樣,但是云凡看著那道深深的傷痕,心里清楚,如果不是一場惡戰的話,它絕不會傷成這樣的。

                  “都死了?”云凡語氣突然變得有些森冷地道。

                  “廢話,八爺出手,向來干脆利落。”小八齜牙咧嘴地道,“臭小子,別嘮嗑了,八爺我可快頂不住了,快想想招啊!”

                  “死到臨頭了,就讓你們多說幾句遺言。”一直沉默不語的曹樂突然冷笑著開口,他的身體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開始膨脹,身上的靈力變得極度暴躁起來。

                  “跟我一起下去走走那黃泉道吧,哈哈哈哈!”曹樂狀若癲狂地大笑著,骨爪禁錮著云凡,血色靈力長劍阻滯著小八,身體像個氣球一樣地鼓脹起來,靈力狂躁無比。

                  “完了完了,臭小子,這老小子要玩自爆啊!”小八看著那曹樂的臉上青筋暴起,面目猙獰,忍不住哭喪著臉道,“這下玩大了!”

                  “我還這么年輕,可不想被人說成是短命鬼。”云凡平視著那已經鼓脹地不成人形的曹樂,聲音平靜地讓人有些慌。

                  “所以,如果要死的話,那就請你一個人去死吧。”云凡的話音剛剛落下,他們三人的耳邊便是傳來一陣破空之聲。

                  “咻!”

                  一道猙獰的黑光,從遠處疾射而來,一股熟悉的兇煞之氣,瞬間激蕩開來!

                  曹樂似乎有所察覺到身后鼓蕩而來的兇煞之氣,更是不要命地催動著體內狂暴的靈力,想要在那黑芒到來之前,完成自爆。

                  云凡的眼神閃過一抹狠厲,那道黑光的度驟然暴漲!

                  “噗哧!”

                  伴隨著一聲無比清脆的穿透聲,那柄黑芒狠狠地刺入了曹樂那已經快要膨脹到極限的身體!

                  鋒利的槍尖透體而出,猙獰的槍身之上,流淌著鮮紅的溫熱液體。

                  體內的氣機剎那間被破,那些狂暴的靈力宛如找到了一個宣泄口一般,快地流逝著。

                  隨著那些靈力的散去,曹樂的身形很快便是變回了之前的模樣。

                  曹樂緩緩低下頭,赤紅的雙眼看著胸前那透出一半槍身的黑槍,嘴里不斷地淌出鮮血。

                  他的嘴巴微微蠕動,似乎想要說些什么,但卻是被那涌到喉嚨的鮮血堵住,什么聲音也沒出來。

                  但是云凡從他的嘴型上,還是依稀看清楚他說了什么。

                  “十一余一,不余了。”

                  曹樂的嘴角微微扯動,似乎想笑,但還是沒能如愿。

                  他最后看了一眼身前的云凡,赤色的雙眼一黯,頭顱低垂,生機漸喪。

                  那阻滯著小八行動的血色長劍也是緩緩消散。

                  曹樂身死,懸浮在半空中的身體沒了靈力的支撐,便是開始向下墜落。

                  云凡一把握住龍泣刺透曹樂身體的一半槍身,正準備將其拔出,神色卻是不由猛地一變。

                  “媽的,這個瘋子!”

                  云凡顧不得什么,一把抓住頭頂之上正松了一口氣的小八,毫不猶豫地轉身就跑。

                  “轟!”

                  還沒等小八抱怨著云凡突然之間什么瘋,一聲劇烈的爆炸聲便是轟然響徹。

                  小八驚愕地看著那被龍泣刺透的尸體,突然間爆炸開來,轉眼間就變成了碎末。

                  爆炸的余波震得云凡狠狠地撞在了一塊巨石之上,在其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人形凹陷。

                  “咳咳!”

                  云凡一邊咳嗽著一邊掙扎著從巨石的凹陷處爬起來,一屁股坐在地上,臉色有些蒼白,嘴角淌血。

                  云凡的整個后背衣袍盡數毀去,原本白皙光滑的背部,此時卻是一片血痕,要不是他的動作夠快,估計就要血肉模糊了。

                  “靠,那老小子體內的靈力不是已經被破了嗎?怎么還能自爆?”小八灰頭土臉的從一旁坑洞中爬出來,一臉郁悶地道。

                  “那不是自爆,這家伙的身體之上,捆綁著不下二十顆霹靂彈。”云凡動了動身子,引動了背后的傷勢,頓時一陣齜牙咧嘴,還真他娘的疼啊。

                  在云凡抓住龍泣的瞬間,還剩下最后一口氣的曹樂,引爆了身上所有的霹靂彈。

                  “這老小子還真是夠狠的啊,怎么著都是不想給自己留個全尸了啊。”小八聞言,不禁有些咋舌,心有余悸地道。

                  真正的狠人,不僅對別人狠,對自己也狠。

                  “他娘的,總算是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下了,在那該死的罡風中,八爺可是沒少受罪。”小八抱怨了一句,就要趴在地上好好地睡上一覺。

                  “恐怕,你得另外挑個時間休息了。”云凡神情一動,不由對著小八苦笑著搖頭說道。

                  “為啥?”小八一怔,下意識地問道,“那幫家伙不是都已經。。。”

                  話還沒說完,它便是停了下來,因為它順著云凡的目光看去,遠處,一股股熟悉的龍卷,正向著這里極席卷而來。

                  “草!還來?!”小八目瞪口呆地看著那些恐怖的罡風,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看著那被爆炸引來的罡風,云凡站起身,拍去身上的塵土,臉上露出一抹舒心的笑容,一把抱住小八,身影一閃而逝。

                  “風緊,扯呼咯!”

            http://www.jzsm.tw/30/30998/2192134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jzsm.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angguiweihuo.com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