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asp6a"><xmp id="asp6a">

    1. <div id="asp6a"></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tr></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dd id="asp6a"><tr id="asp6a"></tr></dd>
        1.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筆趣閣 > 踏星 > 第六百六十二章 出手

          第六百六十二章 出手

                  如今的圣迪歐斯不復從前那般風光,當初十決撐腰,外宇宙青年評議會可以對各大疆域年輕一輩審判,裁決,對教育機構做出調整,甚至可能影響一方勢力的決策,但自從內外宇宙隔絕后,漸漸無人在意外宇宙青年評議會,正如當初陸隱估計的,圣迪歐斯的影響力已經很小了。

                  當初布幽引溫蒂宇山來圣迪歐斯是想搶奪秘術,對付陸隱,但他的借口其實也正是圣迪歐斯遇到的問題,當初無法解決,如今也一樣。

                  “聽說你們幽星峽串聯各大勢力對付大宇帝國,大手筆”,布幽坐在高塔內望著下方,似乎在回想什么,劉少歌的聲音自身后傳出。

                  布幽沒有回頭,只是淡漠道,“這次所有的手段都擺在明面上,沒有給你向陸隱告密的機會”。

                  劉少歌也不在意布幽的嘲諷,站在他旁邊,“你覺得陸隱會怎么對付你?”。

                  布幽皺眉,“串聯各大勢力的事與我無關,是幽星峽內部決策,我并沒有決策權,為什么對付我?”。

                  “不知道,直覺吧”劉少歌聳聳肩道。

                  布幽看向劉少歌,“你很討厭”。

                  劉少歌眨了眨眼,“是嗎?可是有人說我人很好,很善良”。

                  布幽眼睛瞇起,目光冰寒,“如果不是顧忌白夜族,我已經宰了你了,最好別在我面前晃悠,我怕哪天真忍不住出手”。

                  這時,禿鷲到來,對布幽恭敬道,“大人,可以啟程了”。

                  劉少歌驚訝,“你要走?”。

                  布幽一句話沒說,就要離開。

                  “走是對的,以我對陸隱的了解,你或許是突破口,最好離他遠點”劉少歌開口道。

                  布幽回頭盯著劉少歌,“你在激我留下來?”。

                  “不,我是真心勸你走”劉少歌認真道。

                  布幽目光一閃,沒有再說話,直接離去。

                  劉少歌看著布幽的背影,目光閃爍,不知道在想什么。

                  飛船升空,劉少歌松口氣,這就好,布幽活著,他就無事,如果布幽死了,以他對陸隱的了解,或許自己也要倒霉,陸隱不會把圣迪歐斯交給他一個人,更好的辦法就是一起除掉,所以只要布幽不死,他就有作用。

                  然而下一刻,劉少歌看著天空出現的人影,嘆息一聲,還是晚了。

                  布幽與禿鷲坐在飛船內已經騰空要離開,前方,一道人影出現,擋住了飛船。

                  望著前方屹立高空的陸隱,布幽大喝,“繼續”,說著,走出飛船,“陸隱,走開”。

                  飛船發出轟鳴,再次朝高空飛去,陸隱嘴角彎起,“布幽議員,這么急想去哪?”。

                  “與你無關,讓開”布幽寒聲開口,擋在飛船前方。

                  飛船調轉方向朝著星空飛去,陸隱突然出手,布幽大怒,“陸隱,你欺人太甚”,說著,體表完全金屬化,七紋藍色戰氣毫不猶豫的出現,一手拍向陸隱,陸隱隨手一揮,布幽的氣勁逆轉而去直接轟擊在飛船上,將半個飛船粉碎。

                  飛船內的人全部掉落,陸隱身形一閃繞過布幽,單手抓向禿鷲。

                  布幽怒吼,極速沖向陸隱,手臂化為金屬刃斬出,陸隱右手抬起,戲命流沙出現化為土將布幽一擊完全擋住,氣浪橫向碾壓,宛如氣流瀑布掃蕩燎原大陸,左手直接抓住禿鷲手臂,“久違了”。

                  禿鷲沒有反抗,只是大喊,“布幽大人救命”。

                  布幽怒吼,七紋戰氣竟漸漸朝紫紅色轉變,他的戰氣提升了,一旦到達八紋戰氣,或許就可以媲美百強戰榜前十。

                  可惜,最終還是失敗,還差一些火候。

                  陸隱目光一閃,左掌拍在禿鷲胸口,將禿鷲狠狠壓入圣迪歐斯地底,右掌收起戲命流沙,拳頭上出現七紋戰氣,一拳轟出。

                  布幽同樣一拳轟出。

                  砰

                  劇烈炸響震動天空,讓整個圣迪歐斯晃動。

                  月仙子,安少華,阿帆等人出現在圣迪歐斯上震撼望著高空,突如其來的戰斗讓他們驚愕,陸隱居然與布幽激戰。

                  這一拳勢均力敵,陸隱擁有可怕的肉體力量,布幽也擁有金屬天賦,一連數拳,誰也壓制不了誰。

                  “陸隱,你瘋了,我是外宇宙青年評議會議員,是十決親自任命的議員,你敢對我出手,未來一定會受到十決懲處”布幽大吼,他發現壓制不了陸隱,這個人居然沒有憑借外物就與他不相上下,這讓他不敢相信,他可是百強戰榜第十三的高手,即便溫蒂宇山也要憑秘術才能對抗,此人怎么會進步那么大。

                  陸隱沒有回答,再次一拳轟出,布幽右臂融化,化為尖銳勾刺狠狠撞向陸隱,在所有人目光中,拳頭與勾刺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就在雙方要撞上的一瞬,陸隱左手一揮,布幽勾刺落空,刺入空氣,令虛空出現巨大黑色裂縫,就像將天撕開了一般,布幽瞳孔一縮,不好,是秘術,他下意識想移動,胸口一陣劇烈疼痛,緊接而來的是氣悶,喉嚨一甜,一口血噴出,整個人轟然下墜,砸入圣迪歐斯,將圣迪歐斯砸出巨大坑洞。

                  月仙子等人駭然望著遠處坑洞內凄慘的布幽,再次抬頭,陸隱屹立高空,神色冷漠。

                  高塔上,劉少歌嘆口氣,結束了,就是不知道陸隱用什么理由解釋,不過以他的性格,肯定有辦法解釋,既然出手,代表做好了準備,布幽,完了。

                  陸隱緩緩降落在坑洞旁,冷眼看下。

                  噗

                  布幽再次吐口血,陰狠的瞪著陸隱,“你憑什么對我出手?陸隱,你找死,十決不會放過你的,幽星峽,洪荒宗,所有反東疆聯盟的勢力都不會放過你的,你的東疆聯盟就是個笑話”。

                  陸隱目光掃視四周,看到了月仙子,月仙子臉色一白,低頭,看到了安少華,安少華恭敬點頭,看到了阿帆,阿帆恭敬行禮,他看到了很多人,最后目光看向高塔,與劉少歌對視。

                  劉少歌不知道從哪取出一杯紅酒,對著陸隱遙遙相敬。

                  陸隱眼睛瞇起,閃過一絲寒芒,隨后再次轉移目光,看向——禿鷲。

                  “你我一別,已有數年,當初那一戰,記憶猶新”陸隱淡淡開口。

                  禿鷲低著頭,沉默著。

                  布幽皺眉,“陸隱,你想做什么?”。

                  陸隱一步步走到禿鷲身前,抓起他頭發,“你不知道嗎?一直跟在你身邊的這個人,來自新人類聯盟”。

                  此話一出,所有人驚駭,都盯著禿鷲。

                  布幽厲喝,“陸隱,你別亂說,你想污蔑我”。

                  “是不是污蔑,你自己看”陸隱抓起禿鷲,將他頭抬起來,印入所有人眼中的,是一雙冰冷無情,毫無血色的雙眼,那股陰冷讓人發寒。

                  布幽不可置信盯著禿鷲,他從沒看過如此目光,這個他很熟悉,視為心腹的人的目光讓他陌生。

                  “原來,當初你,沒殺我,就是等著,這一天”禿鷲緩緩開口,語氣與跟布幽對話完全不同。

                  與布幽對話,他像個正常人,語氣中充滿了恭敬與謙卑,但此刻,語氣生澀,聲音嘶啞,就像剛學會說話一樣。

                  這才是新人類聯盟的尸王,此刻的禿鷲,雙目赫然變成了——猩紅豎眼。

                  極度的寒氣順著手臂蔓延,黑色堅冰將陸隱完全凍結。

                  咚的一聲,禿鷲回身一腳將被冰凍的陸隱踹開,猩紅雙目掃過所有人,最終落在布幽身上,“可惜了,你這個,棋子”。

                  布幽瞳孔陡縮,“尸王?”。

                  乓的一聲,堅冰碎裂,陸隱一把抓向禿鷲,禿鷲體表外衣撕碎,露出結實的肌肉,回身一拳轟向陸隱。

                  陸隱從沒有小看他,當初爭奪巨人皇第三只眼的時候,此人與他硬拼過肉體,肉身極強,而尸王擁有吞吃晶體增強天賦的特性,剛剛此人的黑色堅冰之森寒讓他忌憚。

                  砰的一聲,狂暴氣流掃蕩圣迪歐斯,禿鷲被陸隱一掌轟退百米,雙腿深深陷入地底,而陸隱單掌也被冰封。

                  呼的一聲,禿鷲再次沖來,抬起雙手,黑色寒流遮擋天空,要將整個圣迪歐斯冰封,圣迪歐斯的天,黑了。

                  陸隱皺眉,三顆戲命流沙全部轉移,雙目陡睜,身形突然消失,以最快的速度出現在禿鷲身前,一拳狠狠砸在禿鷲腹部,洞穿禿鷲身體,隨后又是一拳轟出,將禿鷲頭顱打落。

                  黑色寒流消失,眾人發顫,望向場中,禿鷲已經死的不能再死,即便是尸王,頭顱被打落也不可能活著。

                  陸隱捏了捏拳頭,這個禿鷲并不強,如果不是寒冰天賦,對付他根本不需要這么大力氣,連尸王變都不會。

                  縱觀遇到的新人類聯盟高手,不會尸王變的無法與陸隱交戰,雖然百強戰榜沒有收錄黑暗三巨頭,但陸隱確定,以自己如今的實力放眼黑暗三巨頭內也是頂尖的,他只是探索境。

                  布幽如今的臉色已經不能用蒼白來形容了,禿鷲是新人類聯盟的人,此人跟在他身邊那么久,百口莫辯,尤其他很了解榮耀殿堂的手段,這一刻全身發冷。

            http://www.jzsm.tw/24/24905/2192386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jzsm.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angguiweihuo.com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