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asp6a"><xmp id="asp6a">

    1. <div id="asp6a"></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tr></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dd id="asp6a"><tr id="asp6a"></tr></dd>
        1.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筆趣閣 > 伏天氏 > 第五百五十章 寧老出手

          第五百五十章 寧老出手

                  當葉伏天手指指向燕南喊出那三個字的剎那,頓時無數目光重新聚焦在葉伏天身上。

                  之前邪寂挑戰葉伏天,葉伏天認輸,畢竟境界差距擺在那里,而如今,他又什么底氣去挑戰燕南?

                  燕南八等王侯,同樣也比他高兩個境界,而且,燕南本身天資出眾,之前雖然戰敗,并不意味著他戰力不強,這兩個境界的差距,葉伏天如何抹平?

                  燕南的目光同樣凝視葉伏天,極其的冷漠,他之前的戰敗本就是恥辱,如今天位境界的葉伏天竟然主動挑戰他?

                  他沒有挑戰葉伏天而是選擇葉無塵,是因為葉伏天認輸了一次,他若挑戰,葉伏天怕是一樣會認輸,所以他選擇葉無塵。

                  然而如今,經歷了一場戰敗之后,葉伏天手指指向他,讓他滾出去。

                  簡直,豈有此理。

                  “嗤嗤!”劍意于身體周圍流動,燕南身體猶如出鞘的利劍般沖出,朝著戰場中央走去。

                  “既然你這么想滾,我成全你。”燕南虛空邁步,此戰葉伏天是挑戰者,只要他能夠以絕對的優勢碾壓擊敗葉伏天,葉伏天再次認輸的話,必將直接出局,他連入至圣道宮千圣島的資格都不會有。

                  身后一柄劍懸浮在那,劍影周圍環繞無窮劍意,無鋒重劍再次凝聚而生,他每一步邁出,都像是有一道劍意貫穿葉伏天的身體。

                  葉伏天身體周圍,星辰隕石匯聚而生,頭頂上空,竟像是有一片星空,璀璨的隕石環繞身體周圍旋轉,防御力極強。

                  但燕南乃是劍修,劍修的攻擊力何等強大,他豈會在乎一位天位境界之人的防御,以卵擊石,找死。

                  之前若非是葉無塵最后綻放幻劍術,以攻對攻的話他不會敗。

                  “嗡!”

                  一股駭然的鋒利氣息降臨而至,燕南的命魂之劍化重劍,垂落而下,殺向葉伏天,破碎一切,若有機會,他會毫不猶豫的將葉伏天當場斬殺。

                  重劍無鋒,垂落而下之時,所過之處,隕石盡皆粉碎為虛無,星辰防御擋不住劍的威壓,盡皆被碾碎。

                  “死。”

                  燕南冷叱一聲,重劍陡然間加快速度,朝著葉伏天的身體鎮殺而去。

                  葉伏天身體后退,重劍落下刺在地面,發出一道巨響聲。

                  “這就是你囂張的資本?”燕南諷刺的掃向葉伏天,重劍錚錚而鳴,隨后朝著葉伏天追殺而去,但葉伏天速度很快,依舊和之前戰諸葛平時一樣,以閃避的方式為主。

                  “砰!”

                  劍氣破碎,劍魂歸位,燕南冰冷的看向葉伏天,既然重劍追不上,那便光影之劍。

                  燕南的身體化作了一道劍光,朝著葉伏天呼嘯而出,身體所過之處,劍嘯不止,無盡劍氣隨他身體而動,直奔葉伏天而去。

                  “殺!”

                  一聲冷喝,光影劍破空而至,猶如一道道閃電斬向葉伏天的身體。

                  卻在這一刻,周圍天地間出現一股無形的重力以及寒冰之意,一切都像是要變緩,葉伏天雙手朝身前拍打而出,誕生巨大的金色掌印,和那些殺伐而至的光影劍碰撞,然而卻直接被刺穿崩滅,劍的威力卻也削弱,威脅不到他。

                  而在同時,暗影劍無聲無息而來,葉伏天卻化作了星辰之體,渾身流動著璀璨無比的星辰光輝,暗影劍殺至,轟轟轟……連續三聲震響,星辰防御誕生裂痕,仿佛只要再有攻擊降臨,便會徹底粉碎。

                  “還不認輸嗎?”燕南心中冷笑,他伸出手,劍魂出現在掌心,一股可怕的劍氣流動而至,身形一閃,他的身體直奔葉伏天的身體而去。

                  “小心。”外面觀戰的李青衣都不由自主的喊出聲音來。

                  燕南他想殺葉伏天。

                  駭人的雷霆力量游走于葉伏天身軀之上,他的身前出現了一面雷神之盾,燕南降臨而至,一劍斬出,天地間竟出現諸多劍影,斬在雷神之盾上,竟將之劈開。

                  “雷神殛。”葉伏天眼瞳中遽然間閃過一道寒光,那破碎的雷神之盾中蘊藏的雷霆力量卻是不會消失的,紫金色的雷霆之光陡然間綻放直接順著利劍沖向燕南的身體,雷電何等的快,燕南近身攻擊,雷神殛直接降臨他身軀之上,但燕南身體周圍流動著劍幕,雷霆轟殺而下,燕南只感覺精神意志以及身軀都一陣麻木,像是被閃電擊中了般。

                  但他攻擊的劍卻沒有停下,葉伏天竟然敢這么瘋狂,那便死。

                  劍落,卻并沒有劈開葉伏天的身體,金色的藤蔓席卷而出,卷向燕南斬出的利劍,堅固無比的藤蔓都不斷被斬斷來,同時有劍氣殺向葉伏天身軀,卻見此刻葉伏天身后出現了一雙璀璨無比的金翅大鵬羽翼,合攏在身前,將攻擊而至的劍氣擋住。

                  同時,葉伏天羽翼陡然間一顫,化作了一道金色閃電。

                  燕南似乎察覺到了一絲不對,他竟直接棄劍后撤,但那股重力意志和冰封之意似乎影響著他的速度。

                  “滾。”燕南見前方葉伏天殺向自己手指朝前方一指,劍氣呼嘯而過。

                  但他只看到了一道金色的殘影,還感受到了風和雷。

                  金翅大鵬羽翼、雷影步、風之法術,三者疊加在一起,速度能有多快?

                  燕南只看到那道金色的殘影不斷在瞳孔中放大,劃過完全的弧線繼續朝前,直接避開了劍氣殺伐,燕南身上流動著可怕的劍幕,竟又一次被迫防御。

                  “冰封。”葉伏天冷喝一聲,寒冰法術降臨,燕南的身體血液仿佛都要停止流動,速度再次減緩,但他身上的劍幕卻直接將攻擊而來的寒冰之意粉碎。

                  但在這一刻葉伏天的身體已經到了,一道金色的殘影來到燕南的頭頂上空,死亡纏繞法術直接綻放,可怕的金色藤蔓從上往下直接卷住燕南的頭顱,隨后是雙手身體以及雙腿。

                  許多人的臉色都變了,尤其是燕九,神色極為難看,葉伏天這要做什么?

                  他在控制燕南,不讓燕南喊出認輸兩個字。

                  一道沙啞的嘶吼聲傳出,燕南咽喉也被卷住,幾乎無法控制劍意流動,整個人在空中被徹底鎖死。

                  “放開他,他認輸。”燕九大喝一聲。

                  葉伏天抬起頭,冷漠的掃了一眼燕九,冷淡回應:“我沒聽見。”

                  話音落下,金色的藤蔓直接刺入燕南的手臂,手臂中的經脈骨骼全部被粉碎,燕南因痛苦而渾身顫栗著,咽喉和頭上的藤蔓消失,這才有慘叫聲傳出。

                  “既已殘廢,便也沒必要留下了吧。”葉伏天淡淡開口,藤蔓將燕南的身體甩向了遠處,燕九身形一閃,將他的身體接住,看著燕南兩條手臂無力的垂在那,他的眼眸中充滿了殺意。

                  “我廢了?”燕南顫抖著身體,有些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燕九看著燕南,道:“斷臂之人依舊可修行。”

                  他只能如此安慰。

                  燕南的雙瞳無比痛苦,像是能夠滴出血來,他一身天賦,今日闖至圣道宮,欲為劍圣山莊揚名。

                  然而,他竟然被廢掉了,被一位天位境界的人廢了。

                  諸多目光落在葉伏天和燕南的身上,對于燕南而言的確太慘了,劍圣山莊天之驕子,被廢雙手。

                  葉伏天,真狠。

                  只因為燕南侮辱葉無塵殘廢,他讓燕南變成了殘廢。

                  “諸位。”此時,天梯方向主持戰斗的長者看向至圣道宮諸強者,是否愿收葉伏天。

                  “戰場戰斗,故意控制他人無法認輸,廢人雙臂,手段未免太過陰毒了些。”一道低沉的聲音傳出,許多人目光望向說話之人,是千圣島的一位賢者人物。

                  葉伏天聽到這聲音抬頭,目光望向至圣道宮方向,陰毒?

                  至圣道宮的前輩人物,會看不見燕南的戰斗方式是要置人于死地?

                  “聽聞此子從辰路而來,是個嗜殺殘忍之輩。”又有人開口,葉伏天目光閃爍,感覺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氣息。

                  有人,故意針對自己。

                  至圣道宮的人,他并不認識,若一定說得罪了誰,便是寧煌的那位長輩了。

                  他并不知道那說話的兩人中,是否有寧煌的長輩。

                  兩人之中并沒有寧老,此時寧老在高處的一處地方,寧氏族人也在,安靜的看著這一幕,甚至寧老還在那品茶,很是悠閑。

                  以他的身份地位,這種事情,怎么會親自做。

                  葉伏天若是入了至圣道宮修行,想要殺他便不那么容易,天位境界之人在他眼里,根本什么都不算。

                  他若看中對方天賦,便是天才,若是看他不爽,便是螻蟻般的人物。

                  葉伏天此刻展露出的天賦還算不錯,但他殺了寧煌,寧煌是他選中的衣缽傳人,而且聽說連他送給寧煌的法器,都被他們拿走了,真是放肆。

                  因此,他自然要阻止葉伏天入至圣道宮。

                  只要葉伏天入不了道宮,殺他,便如同踩死螻蟻一樣簡單。

                  當然他并不急,也不會自己出面。

                  因為這兩道聲音,一時間倒是沒有人說話,使得此刻葉伏天面臨的局面頗為尷尬,他以天位境廢燕南的雙臂,本應該被搶才對!

            http://www.jzsm.tw/14/14573/2191696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jzsm.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angguiweihuo.com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