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asp6a"><xmp id="asp6a">

    1. <div id="asp6a"></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tr></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dd id="asp6a"><tr id="asp6a"></tr></dd>
        1.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筆趣閣 > 至尊神魔 > 第兩千三百九十六章 魔主!

          第兩千三百九十六章 魔主!

                  血霧還沒有散盡。

                  天光還不是很亮。

                  在這荒涼的山河間,蓋雪雪道目灼灼,緊緊地盯著凌風,生恐他下一刻就要消失。要是旁人蓋雪雪不信,但凌風則是讓她充滿信心,只因她已在凌風身上看到諸多神奇,連焚道天刃都已問世,能夠讓天國宮闕共鳴,這樣的人物懷揣幾種重寶有什么稀奇

                  ?

                  更重要的是蓋雪雪只能相信,在生死面前,她沒有任何選擇。

                  “等等吧,現在還不是時候!”

                  凌風一閃,出現在蓋雪雪的懷里,立刻就讓蓋雪雪身軀僵硬。

                  先前。

                  她將凌風當成小兔子,因而才抱在懷里,而現在她能夠從凌風的聲音中聽出這是一位男性天神,自然有些避諱,特別是凌風還曾躺在她的胸前,就更讓她臉紅。

                  她幾乎想要將凌風扔出去。

                  但,就在這時,凌風的聲音在她耳畔響起:“蓋前輩要回來了,暫時就不要讓他發現端倪吧?”

                  顯然。蓋宣是個可怕的人物,為了蓋雪雪什么事情都干的出來,可以說蓋雪雪還穿著底褲,而蓋宣則沒有穿底褲,沒有底褲就沒有底線,凌風雖然不在意,但他并不想將這柄匕

                  首浪費在這兩位人物身上。

                  “好……好吧!”

                  蓋雪雪玉顏殷紅的額首,忍住將凌風扔出去的沖動,才勉力抱著凌風,只是姿態由先前的憐惜與親密,變得有些燙手。

                  像是燙手山芋。

                  “雪雪!”

                  不多時,蓋宣便自血霧中出現,閃電間來到蓋雪雪面前,發現她并沒有任何問題,這才松了一口氣。

                  “那是一座宮闕,里面有眾多重寶,神泉汩汩,霞光奪目,應該與萬古前的天國有關,其中可能葬著不老神藥!”蓋宣認真的說道,他先前曾追蹤下去,得到不少消息。

                  “曾經天國浩瀚驚世,莫測非凡。”

                  蓋宣一臉神往的說道:“要是那個勢力還在,想要救治你并不是問題,可惜……”

                  “雪雪,我要將你封禁!”

                  蓋宣來到蓋雪雪面前,說道:“那宮闕中只要有不老神藥,我勢必要尋來,目前需要你自己注意。”

                  “要是沒有呢?”

                  蓋雪雪嘆息道:“爺爺,不要冒險,雪雪不安!”

                  顯然。像蓋雪雪這般聰慧的女人,自然能夠看出那宮闕是禁區,屬于曾經天國,來自萬古前的古武,古武塔、天道兇刃都已問世,想要摘奪其中道果,天知道后世古武會多么瘋

                  狂,至少她懷里的兔子會發瘋。

                  而且。方才凌風祭出的那柄匕首很恐怖,氣息并不像是萬古前,而在當世,這意味著后世古武中還有蓋世天尊,只怕現在極有可能正在飛來,要是當真惹怒這等人物,即便是蓋

                  宣都要喋血。

                  在那個黃金時期,天國敢稱尊星空,僅僅是浪得虛名?

                  那是古武人物生生打出來的威風!

                  那是鎮壓萬道鑄就的榮耀!任何敢于小覷古武的人物都要付出代價,那位魔尊很猖狂,可在萬古前,魔族都在天國面前俯首,想來魔族史冊上應該記載更多關于天國的輝煌,只是后世魔族覺得史冊

                  太過夸張,不太愿意相信而已。

                  “我們沒有太多時間!”

                  蓋宣嘆息一聲,要是真有希望,他并不愿意去捅天國啊,即便天國早已失去恢宏,可那畢竟是出過問天級別人物的地方,只要一道光就能夠將他們打得神魂俱滅。

                  “僅此一次!”

                  蓋宣擔心蓋雪雪還要勸阻,直接動用天尊力量,將其鎮封,并且在其四周布下一道道禁制及奇門,即便是天尊想要撕裂都極其不易。

                  然而。

                  就在蓋宣想要帶著蓋雪雪離開時,那血霧中卻發生亟爆,讓人側目,更讓蓋宣一驚,不禁循聲望去。

                  血霧變得稀薄,雖然還沒有散盡,卻并不影響天道人物及生靈,特別是在天尊級別的人物離開后,有些天道人物及生靈就變得不那么淡定了。

                  咻!

                  十幾位魔帝快速向前,循著一個方向前行,臉上有著難以掩飾的怒意。

                  “就在前方!”

                  透過血霧,十幾位魔帝看到一位位龐然大物,其中有一位頭頂雙角,極其奪目,那龐大身軀像是一座小山,遮天蔽日。

                  “找到了!”

                  一位魔帝怒喝,盯著前方,殺氣騰騰:“麻痹,趁著血霧重傷我等,差點讓我殞命,你魔爺爺今天要與你至死方休!”

                  說完。

                  十幾位魔帝便向前涌來,沖向那一位位妖族。

                  “是魔!”正在此刻,那些小山般的身軀立刻警覺,道目倒豎,發出幽幽寒光,惡狠狠的說道:“先前就曾偷襲過我們,導致幾位妖帝重傷垂死,且有妖帝殞命血霧中心,現在又想刺

                  殺我們嗎?”

                  “真當我們是白癡嗎?”

                  “與他們死磕到底!”

                  一位位妖魔發瘋,俯沖向前。

                  很快,他們便在血霧中碰面,魔帝們看到那頭頂雙角的靈角族,而妖帝們則看到那容顏俊朗的魔帝,立刻便瘋狂起來,眼睛都發紅。

                  “干!”

                  魔帝們手持魔刀直接殺向妖帝,要將他們手刃。

                  “弄死你們!”

                  妖帝們更不含糊,魔族都已經將他們欺負到這個程度,那還有什么可忌諱的?

                  于是。

                  一場空前對決展開,沒有多余的言語,更沒有質問,無論是妖帝還是魔帝都相信自己的眼睛,而且他們彼此間有刺殺的理由。

                  轟隆隆……

                  血霧頃刻間就便崩散,可怕的漣漪一重重向著遠方推蕩而開,倒是讓其他魔族、妖族,乃至于人族愣神,天尊間的對決才結束,這些魔帝、妖帝是要鬧哪樣?

                  什么仇什么怨?要這般急切地交戰?

                  “什么情況?”

                  就是蓋宣都有些吃驚,猜不透這故事的背后。

                  正常來說,魔族、妖族沒必要這般血拼,且在這種情況下。

                  蓋雪雪亦在愕然,她雖然被拘禁在奇門與封禁中,但有五里空間可活動,并不受影響。

                  可。

                  她亦在費解啊,魔族與妖帝此戰打的有點詭譎,完全鬧不清情況。

                  忽然。

                  她道目一閃,不禁望向懷中那只兔子,先前這只兔子曾消失一段時間,那時她還沒感覺有問題,但這時想來則是很大的問題。

                  旁人辦不到,那這只兔子則不同。

                  “看我干嘛?”凌風不滿說道。

                  “他們為何在此刻交戰?似乎咬牙切齒呢。”蓋雪雪像是無意的問道。

                  “大概是吃飽了撐的吧。”凌風笑呵呵的說道。

                  “應該是這樣!”

                  蓋雪雪莞爾,此刻更加確定是這只兔子在搞鬼,不過并不覺得這有什么不對,要是她也這么干。

                  “走吧!”

                  蓋宣沒有耽擱,時間不等人,天知道下一刻那座宮闕會出現在什么地方呢。

                  下一刻。

                  他便帶著蓋雪雪及兔子消失在這片山河,出現在遠方,而后他尋到一片隱蔽的山河,將蓋雪雪埋在其中,以天尊法則、奇門封禁在其中,這才轉身離去。

                  “會不會有危險?”

                  蓋雪雪皺眉問道。

                  在這里能夠回應她的便只有凌風。

                  “不知道!”

                  凌風嘆息著說道:“萬古前的天國我看不透,但他要真敢闖進那片宮闕,只怕很難回來!”

                  這不是吹噓,更不是瘋狂的自信。

                  萬古前大人物死了都要送來的宮闕,其可怕程度豈是天尊能夠覬覦的呢?

                  “我想要盡快恢復過來!”蓋雪雪身軀一顫,但還是堅定的說道,她知道現在幫不了蓋宣,僅有快速恢復才能夠阻止這一切。

                  “好!”

                  凌風額首,他也怕夜長夢多,得盡快找到那座宮闕及燭龍、天琦、邪帝。

                  然而。就在這時,凌風卻神目倒豎,身軀寒涼,透過那一重重封禁,他感應到不同的氣息,正朝著這個方向而來,雖然并未飛落下來,但更未離開,就盤坐于上空,藏在隱蔽空

                  間內。

                  顯然。

                  這不是偶遇。

                  當時,血霧驚空,掩蓋一切,凌風雖然在遠方,本該能夠看到的僅有蓋雪雪一位人物,但千萬不要忽略了另一個人。

                  魔主!

                  這位被譽為萬古后魔族第一人物,僅僅武力上的表現是不夠的,還有驚人的智商。

                  旁人沒有注意到他,但魔主呢?

                  古武塔飛空,焚道天刃出世,雖然穿透虛空,有血霧掩蓋,但那光能夠掩蓋魔主的道目嗎?

                  毋庸置疑。

                  只要魔主注意到凌風,那就很難逃過其法眼,古武塔及焚道天刃自他身上飛空,還有比這更能證明他來歷的嗎?

                  然而。

                  魔主那時并未出手,而是悄然跟隨過來,等到蓋宣離開后,這才盤坐于虛空上,這是要坐等凌風出世的節奏啊。

                  凌風神目冷冽,很快便明白魔主的意圖。天國宮闕是其神往的圣物,但以魔主現在的力量很難得手,因而在天國宮闕消失后,魔主便盯上他,只因天國意志與凌風呼應,只因古武塔及焚道天刃一同消失,只因凌

                  風還活著,那天國宮闕及兩大重寶就會回到凌風這里。

                  屆時!

                  他便可直接打爆凌風,輕而易舉地摘奪道果。

                  不得不說,這是相當毒辣的計策,讓凌風深感棘手。晚安。

            http://www.jzsm.tw/11/11485/2192455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jzsm.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angguiweihuo.com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