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asp6a"><xmp id="asp6a">

    1. <div id="asp6a"></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tr></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dd id="asp6a"><tr id="asp6a"></tr></dd>
        1.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筆趣閣 > 升棺發財 > 第1676章 勇武王回歸

          第1676章 勇武王回歸

                  今日答應了王玄子,會到幕僚府去指點他們一番,所以就早點起來,早去早回。我微微笑說道:倒是大家也都這么早,讓我覺得很奇怪。

                  我們都晨練呢。定北侯隨口說道:既然你要去幕僚府,那大家一起去吧。

                  我想了想便點點頭說道:好。

                  到達幕僚府的門口,里面的那些體修靈修老早就在門口恭候著,當然了,他們是迎接定北侯也并非是我。

                  畢竟在他們的眼里,我只是一個供奉而已,他們知道我很厲害,但并不知道昨天打傷古楓和大壯,并且替他們治療好的事。

                  快看快看,那就是侯爺身邊的幾大高手護衛。

                  對對對,還有我的偶像大壯將軍,我曾經見他打過測力碑,當時已經是三陽的境界了,那已經是好幾年前了,此刻應該是有突破了。突然這體修又改口道:不對啊,怎么他的瘦小了,原本引以為傲的肌肉呢?

                  你沒認錯人吧?另外一人反問。

                  怎么可能錯?絕對錯不了,而且又跟在侯爺的身邊,那絕對是不會錯的,是他了。體修摸了摸下巴說道:難道是突破了,身形反而變小了?不對,應該是沒力,所以沒有膨脹。

                  奇怪了,怎么不見古楓前輩,他可是這群供奉的頭兒?

                  是啊,古楓前輩的境界最高,還是靈修,在咱們勇武王城是排得上號的高手,怎么不見人?

                  可能有事耽擱了。

                  見眾人議論紛紛,我轉頭看向了人群,找尋到了王玄子,我對著他喊道:王玄子,你的心態可調整好了?

                  王玄子一步踏出,對著我抱拳道:吳凡將軍,侯爺,諸位將軍好。

                  所有人對著他點點頭,他便開口說道:昨日經過將軍的點撥,老夫的心態已經調整好了,有生之年必定要更上一層樓,以前渾渾噩噩,虛度了很多年華,悔恨不已,此刻幡然醒悟,為時還不晚。

                  好。我點了點頭,說道:你跟我來。

                  我朝著他揮揮手,他便跟著我到了大樓的一層門口,我這才轉頭對大壯等人說道:諸位將軍,難得來幕僚府一樣,就指點指點他們一番吧。

                  吳凡將軍,我們怕指點錯了,還是等一會您自己出來指點吧,我們也順便聽聽您的正確方法。大壯客氣的說道。

                  那好吧。我有些無語,便帶著王玄子進入了一樓,而后關上了門。

                  進入之后,我讓王玄子把上衣給脫了,說道:你身軀很差,一直注重靈修,但是身軀強度不夠,很難以支撐起精神力,所謂沒有強迫的體魄又如何去支撐崇高遠大的理想呢?

                  王玄子睜大眼睛,似懂非懂的點點頭,然后脫掉了上衣。

                  還是按照老辦法,感應他的身軀筋脈。

                  他身上的死氣很重,生機很小,不僅如此,身體的機能很多已經喪失了,好比男性的能力。

                  我拿著銀針,在他的后背刺了下去,特別是在堵的地方。

                  右手的三指一直轉著銀針,指肚位置不斷有仙液壽元和生命源泉從銀針傳遞進入到王玄子的穴位當中。

                  但此刻不敢釋放太多,外面還有好多人看著,只能是循序漸進,絕對不能像古楓那樣子,一下子讓其年輕幾十歲。

                  我心里打定主意,今日先將其身上的筋脈打通,而且把他身上的死氣驅除,這樣他以后的修煉就通暢多了。

                  不一會兒,我拔出了銀針,他深呼吸一口氣,然后長長的吐了一口。

                  轉頭對著我保全的道:多謝吳凡將軍,沒想到將軍的醫術果然如此高,之前治療了宋七的隱疾,此刻又幫我治療了,您不說我自己也能感覺得到,我的身軀變強了,以前呼吸好像沒有力氣,總是提不起氣來,但此刻呼吸無比的順暢,呼吸一順暢,感覺渾身有力多了。

                  我微微笑,邊收拾行頭,邊對他說道:回去之后專心修煉,你身上的隱疾已經治好了,相信很快能夠突破,但身軀也要鍛煉的,我師傅跟我說一句話叫生命在于運動,靈修一直坐著參悟精神力,精神力很強,但是身軀卻很弱,這是不對的,連命都沒有了,精神力那么強又有什么用?

                  我記住了,多謝吳凡將軍。

                  嗯。我點點頭,打開了門,所有人轉頭看了過來。

                  我掃視了一圈,大壯等人竟然不見了,包括定北侯也不見了,我問道:侯爺呢?

                  勇武王回來了,剛才派人來請侯爺去,大壯將軍等人也隨侯爺去了,侯爺走的時候,讓我交代您,您出來之后就在這里,晚點再來找您。門口的衛兵說道。

                  好的。我點了點頭,剛才針灸的時候太專注了,竟然沒注意到外面。

                  他們不在身邊,我正好到孔五那邊,回仙竹居去一趟。

                  我朝著傳送陣而去,身上的戰袍和令牌果然還是很大用處的,這些士兵一見到我,撲通一聲全都跪下了,喊道:參見將軍。

                  我要去孔五所在的邊塞,把我傳送出去。

                  是。

                  嗡的一聲,大陣啟動,不一會兒,我就到了孔五邊塞的大陣當中。

                  周圍也都是有士兵,一見到我的戰甲,全都跪了下去,然后有衛兵問道:不知道是哪位將軍駕臨,到人界與仙界的邊塞有何貴干?

                  我找孔五。我出聲道。

                  孔五將軍此刻在巡邏,不在大帳之內,將軍可在大帳里等候,我派人去找尋。

                  可以。

                  我便在他的帶領之下,朝著大帳而去。

                  大帳之內也有張軍事地圖,地圖前有一塊桌子,桌子上有筆墨紙硯。

                  士兵出去之后,我便在桌子前坐了下來,而后閉眼感應著仙竹居的那邊。

                  這里與仙竹居也就是一墻之隔,城墻對著城墻,距離沒多遠。

                  我一閉眼感應,仙竹居那邊的很大一片,都在我的感應范圍之內。

                  精神力一沖入到仙竹居里,立馬傳來仙竹天君的聲音:你小子怎么又回來了,出啥事了?

                  靠山王說要把仙竹居與靠山王域這中間的區域給攻打下來,這樣仙竹居與靠山王域就挨在一起了,可以相互照應,共同抵御天庭的圍攻。我傳音道。

                  他胃口真大啊。仙竹天君冷笑道:可以啊,你跟他說可以,讓他攻打吧,我們仙竹居不動。

                  族長,您是怎么考慮的?我說道:這靠山王的胃口很大,會不會對咱們仙竹居造成威脅?

            http://www.jzsm.tw/0/201/2191868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jzsm.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angguiweihuo.com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