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asp6a"><xmp id="asp6a">

    1. <div id="asp6a"></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tr></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dd id="asp6a"><tr id="asp6a"></tr></dd>
        1.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笔趣阁 > 劫天运(养鬼为祸) > 第四千六百九十六章:烛火

          第四千六百九十六章:烛火

                  “一天,此人随心所欲,与你截然不同,莫要当他一回事好了,他?#26790;?#20204;畅饮便畅饮,喝完了再让他后悔去。”李古仙恶作剧一笑。

                  我心?#24515;?#20813;叹了下,这何操琴的性子确实是洒然,?#34892;?#26102;候和李古仙又有什么区别,李古仙也是那样的性子,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想去哪就去哪,谁都拦不住她,也无法牵涉她的一?#23567;?

                  这何操琴的吸引力,恐怕也是李古仙与他一齐出现的原因吧,而此次西行顺利,这何操琴对李古仙有求必应,又怎能说他们之间没有一些?#24066;氏?#24796;?

                  想到这,我也不由心中感觉到了?#20976;?#33510;涩,当然,若是李古仙有了自己?#19981;?#30340;人,我又何尝不该为她祝福?#29615;?#27605;竟人人皆有自己所喜,在这世间存留也不过是选择自己所爱,如果她?#19981;叮?#25105;也无需纠缠,毕竟这也是她的选择。&1t;i>&1t;/i>

                  我们三人又饮了一盏,霎时间,我就感觉身体的脉络能量蒸蒸而上,混元境要跨入无极境的感觉越来越清晰,这极品酒胆不得不说是天下极致的逸品,就如同烈酒一般,喝到腹中何处?#38405;?#31435;即?#24826;?#21040;,甚至很快就见效上头。

                  其对修为的提升是巨大?#34892;?#30340;,而且立竿见影,所以不知不觉之间我竟直接跨入了无极境的修为,当然,我能有这样的进步并没有引来李古仙或者何操琴多大的惊奇,?#36816;?#20204;这类混沌境的仙家而言,那简?#31508;?#22826;过普通了。

                  喝完极品酒胆后,三人已经是醉醺醺的了,那何操琴也是?#20976;?#24615;的,往草坪上直接一躺就呼呼大睡起来,我也头重尾轻,直接趴在了桌子上,眼睛只觉得重逾千斤,这时候要不是李古仙还在我视线中迷醉,我早就躺倒了。&1t;i>&1t;/i>

                  最后李古仙也受不住这极品酒胆之烈,往内庭歪歪扭扭的走了几步,又转了回来,直接反过来趴在了我身边的台上,也干脆的睡下了。

                  我看他们两个混沌境的酒量居然比我差?#22235;?#20040;多,忍不住笑出声来,但也因为酒意上涌,干脆的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琴声?#26790;?#20174;沉?#20102;?#24847;?#34892;?#36807;来,睁开眼看到的,是李古仙那白皙如雪般的容颜,我没想到她居?#24187;?#26377;挪动半分,之前怎?#27492;?#30340;,现在还是怎样睡的。

                  何操琴应该是最先醒过来的,他现在靠在了墙边,醉眼惺忪的看着漆黑的夜空,那把随性的古琴给他拿在手中,弹出了很离谱的断音,嘣嘣之声仿佛是老牛喝酒后的吹气声。

                  我哑然失笑,说道:“前辈倒是先醒过来了……”&1t;i>&1t;/i>

                  “啊……城主可还好呀。”何操琴看到我醒来,也忍不住一笑。

                  “不怎么好,身上能量滚成一团了,怕有进入天道境之意。”我确实感到能量冲怀之感,这烈酒不是那么容易消化完全的,冲击到无极境,那完全是靠自己的底子雄厚,但要进入天道境,绝对不是靠这能量足够就能够上去的,即便是有足够的经验,又有脉络投影的帮助。

                  “呵?#29301;?#22909;酒……呃……”何操琴打了个咯,一副想要吐的样子,但?#22378;?#21448;给他咽了下去,还别说,即便是混沌境的仙家,对于这股?#30475;?#33021;量的极品酒胆也?#34892;?#21507;不消,否则也不至于醉的不省人事了。

                  不过这酒带来的作用很是明显,在醒过来后,能量冲体之下,酒意也在不断的挥。

                  何操琴打嗝罢,又用手中的拨片拨动那把手工琴,嘣嘣之声在夜空中如同古人正在打更,又像是某种古怪的节奏乱响,我欣赏不来这类琴声,感觉自己还是?#19981;?#38634;倾城抚的清心琴音。&1t;i>&1t;/i>

                  然而,这种琴声可不是我觉得不好听就不洞穿人心的,在这奇怪的节奏和声音之下,酒意却快的散去,这让本来以为是身体力行所致的想法渐渐散去,心中已经确认了是这琴音所影响。

                  李古仙趴在了台上,呼吸声更是变得顺畅?#23835;幔?#21487;见这琴声带来的效果很明显。

                  我暗道这何操琴果然是个温柔至极的人,自己还未完全醒过来,就已经挣扎着惠及他人了,如此待人,别人又何尝不想着和他一样?

                  “前辈是?#19981;?#21476;仙的吧?”我忍不住问道。

                  何操琴笑了笑,目不?#31508;?#30340;看着夜空,又弹了几声,才笑道:“我们是知己,有着许多共同的看法……”

                  “我看得出来。”我笑了笑,缓缓的站了起来,走出了亭子看向了云空,这上面的星辰不多了,随着并界的?#20013;?#36825;个地方的云空变得越来越单一。&1t;i>&1t;/i>

                  李古仙和何操琴有着一些同步,这是某种心有灵犀。

                  “我是?#19981;?#22905;,她也很?#19981;?#25105;,我们在一起,很快乐。”何操琴笑了笑,但眼中却闪过了一抹失落,笑道:“但?#19981;?#24635;归是?#19981;叮?#23601;好像我?#19981;?#23432;着灵蟾漫长的时间只为了一壶酒胆,她?#19981;?#25105;也不过是因为性情相似而心有戚戚焉,?#19978;В?#24515;有戚戚焉,然心戚戚矣。”

                  我?#35835;?#19968;下,心中已经了然了这意思,太多的共同,毕竟只是知交,那并非是爱。

                  何操琴是个温文尔雅的君子,又是个聪明绝顶的人,更同样富有诗情画意,有着琴心深意,只不过?#34892;?#26102;候再完美都是徒劳的,若不得一人心,这些完美集于一身又能如何?

                  我看了一眼李古仙,双目中的明光忍不住恍然,方才她醉得七荤八素,原来想要回内庭睡觉去,可最后却去而复返,睡在了我身边的桌子上,这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好了。&1t;i>&1t;/i>

                  是为什么?

                  我忍不住苦笑。

                  何操琴没有继续说什么,犹自在那操琴,这一幕?#26790;?#24515;中也感到了他的孤寂。

                  其实,我并不了解李古仙,甚至觉得她神秘之极,或许脑海里有着不输给韩珊珊的脑?#31383;桑?#32780;且她满天下的蹦跶,这聚少离多,又何尝不是我不了解她的原因。

                  微弱的星光照在了亭子里,纸?#24466;?#21608;围的灯盏添上了烛火,亭子里看起来也温暖了,而李古仙忽然这个时候一笑,说道:“别再弹了,再谈我可就要舞剑了。”

                  何操琴?#24187;?#22833;笑,随后把琴?#24050;?#20303;,看着李古仙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他摇了摇头,说道:“都醒来了就说说正事吧,为了不?#26790;?#36825;极西的一亩三分地也给波及,对这李天剑道友,我?#24378;?#26469;也得做点什么了。”

                  “前辈原来只是为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给波?#25226;剑?#19981;知道那么便宜的事情,其他地?#23047;?#36824;有呀?”我笑了笑。

                  “据我所知,极西之地怕只有我敢声张此事了。”何操琴笑道。

                  “好了,你们也都别嘴?#35835;耍?#24046;不多也该去天剑城走一遭了,正所谓不入虎穴焉?#27809;?#23376;,不去见一见,你?#24378;?#24597;也不懂这里面的情况,你们都是知晓天道法则的仙家,相信对于天剑城的体会,会?#23545;?#20854;他仙家能够体会到的。”李古仙笑道。

                  何操琴点?#35828;?#22836;,随后缓慢的站起来,把衣服上的泥土拭去,他刚才睡在草地上不但,还靠坐墙?#29301;?#21487;谓是随心所欲了,不过这不代表他是个邋遢之人。

                  李古仙也很快飘了起来,说道:“一边走一边说吧,我也好把天剑城那边知道的事情所?#36816;怠!?

                  我暗道这确实是直达核心之旅了,李古仙这一次回来,恐怕就是要彻底解决隐患的,这也跟我的想法不谋而合,趁着李天剑不在,调查天剑城,看看能不能有机可乘。

                  浮梦流年  说:

            http://www.jzsm.tw/0/1/236975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jzsm.tw。笔趣阁?#21482;?#29256;阅读网址:m.yangguiweihuo.com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