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asp6a"><xmp id="asp6a">

    1. <div id="asp6a"></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tr></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dd id="asp6a"><tr id="asp6a"></tr></dd>
        1.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筆趣閣 > 劫天運(養鬼為禍) > 第四千零八十五章:百萬

          第四千零八十五章:百萬

                  只不過讓我和云君都意料不到的是,第二天的八強賽即將開始的時候,忽然冒出頭的一筆數額巨大到難以想象的天道散,讓大家都有些錯愕了。“屠太君座下的大弟子,今天忽然聯合了其他的大小莊家要坐莊,一面放出風聲給仙民,說你們不公平,一面還拿出了一百萬兩的天道散,聯合坐莊,要公平對賭……”尸九

                  霜說道。“我沒聽錯?一百萬兩?”我皺起了眉,看向了尸九霜那邊,而云君當然也是愣了一下,沿著我的目光看過去的時候,屠太君正滿臉陰狠的看著我們,仿佛就是在看我們能

                  不能消化掉這筆巨款!云君看向了我,說道:“這一百萬兩,數目太過巨大了,要全都兌換了,是不可能的,現在怎么辦?真是出乎預料,誰能拿出那么多天道散?難道是他們所有族群都要擰成

                  一股了?那對我們而言,豈非不利?”“終于是冒出頭了,即便再大的莊家,即便是他們各族一起聯手,也不可能拿出這么大數目的天道散,還是圣地的天道散,要知道我們幾乎把所有化外之地這些年可能的保

                  有量都換了一遍,如今忽然出現的這筆錢只能是出自一個地方了。”我斷言道。“圣地?!”云君吃驚之下,眉心也擰了起來:“該來的,終于還是來了,果然這就是沖著新天道散來的,我們把天道散轉換得差不多了,現在他們拿出這么大的數目,就是

                  為了再沖淡一次,他們也要輸錢!?”

                  “呵呵,這叫以彼之道還施彼身,我們能這么干,為什么他們不行?”我冷笑道。“可是這兩天來我們這超級莊家控場,讓好多仙家都覺得我們控制了比賽,他們橫空出世,還不得把仙家們都拉走了?況且如果是圣地的天道散,那恐怕更糟糕的在后面,

                  一面和我們對著干,一面肯能拆分了化外之地!重新洗牌之下,我可能都得給踢出局!”云君當然是擔憂無比,臉色都慘白了。我看了他一眼,冷道:“這幾天我們回饋的多少,你心里沒底么?他們一百萬能不能花掉還是個問題呢,況且他們如果有立即重新洗牌的能力,為何還拿出一百萬兩天道散

                  和我們對標?何不干脆把你直接取締了?瞎擔心這個,倒不如先放出更多的斥候,調查圣地的情況!以及周圍是否有天縫一類的東西,讓對方有可能潛入此地!”“這話……說的很有道理,是本君一時亂了方寸。”云君一聽,連忙點頭后,一揮袖子就有許多死士朝著外圍飛去,當然是嚴查哪里出了問題,要看看這黑袍他們是不是來了

                  。結果這些情報仙家什么都調查不出來,我當即問詢了尸九霜,結果她是今天才知道了這件事,而且折轉調查后,才只知道昨晚確實有神秘仙家夜會了屠太君,隨后屠太君

                  才聯合其他的首領仙家共同對付我。我心中一凜,對方確實很老手,沒有先找其他首領,反而先找了屠太君,說明對這里的局勢非常了解,直接點中了我的要害,因為屠太君是敢于直面云君的存在,而且還

                  在其他首領面前有巨大的能量,控盤自然是手到拿來。

                  屠太君既然選擇了圣地那邊,那就意味著我的身份暴露了,因為云君之前將我的底細透露了出去,現在撕破臉了,難免各找靠山,這是要互相斗法了。而事情遠比我想象的要糟糕,轉換也遠遠出乎預料,我再一次審視對方的四枚棋子時,發現了很大的不同,這幾位棋子臉上的脈絡雖然不至于清晰可見,但已經明顯外突

                  了,包括肌肉還有瞳孔的血絲,都表現出了某種狂暴化的征兆,這是強行一夜之間拉高了實力!

                  所以接下來的八強賽,恐怕對我的兩個弟子和兩枚精銳棋子而言,是一場絕對的惡斗!

                  “師父,好像他們……他們和昨晚不一樣了。”九方素很敏感,而香菱也點頭肯定道:“正是,似乎激化了脈絡,實力大漲了。”

                  正說話間,比賽就開始了,第一場比賽正是精銳棋子對上對方的一位棋子。而我們這邊的莊家仍然開了盤口,但因為早上屠太君那邊高調宣稱我們打假賽,拿出了百萬的天道散對飆,所以另一個莊家盤口立即就吸引了無數的散仙入場,這明顯就

                  是一場搗亂的局。“師父,怎么辦?恐怕這次不能靈活應對了,有三分之一的盤給他們搶了過去,畢竟我們的資本沒有他們那么光棍的公布出來,他們那架勢,擺明就是送錢的!”神近昭這

                  些年一直在進步,一眼也看出了問題所在。

                  龍丘佑也沉吟看著眼前一幕,說道:“師父,他們恐怕也和我們做了兩手準備,一面在自己那邊開盤,一面可能會拿出部分的籌碼打亂我們的盤口。”

                  “呵呵,就那么想要玩,那我們就陪他們玩玩好了。”我不由笑道,心中已經有了應對的辦法,所以看向了九方素,說道:“今天就累你一些,拿到冠軍吧。”

                  九方素‘啊’了一聲,說道:“師父,這倒是……沒問題,可我打不過師姐呀……”

                  “到時候自然會有安排,不過敵人的四個棋子看著都不好對付,恐怕你得全力以赴了。”我笑道。

                  “師父,我會替師妹掃除一半障礙。”香菱說道,我點點頭,但就在這時候,少梓忽然瞳孔一縮,拉了拉我的袖子,示意我看向了尸類群中。

                  就在我看向了對面的時候,我同樣表現得和少梓沒什么區別,因為對面的尸群里,一位身穿黑袍,卻模樣和我近似的老者,忽然已經出現在了場內,正瞅著我笑吟吟的。

                  我倒吸一口冷氣,這四處牽掛警惕著的黑袍,怎么會這個時候就出現在這里?

                  “夏一天,多年未見了吧,打扮成了這個樣子,老夫可一下子認你不出呀……”黑袍淡淡的笑起來,這笑容和我的聲線何等的相似,只不過是略帶年老后的沙啞罷了。

                  “師……師父……”九方素臉色都變了,張口結舌半天說不出話來,龍丘佑和神近昭也目露警惕,老年版的我正站在他們面前不遠處,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香菱也倒吸冷氣,也是說不出話來的狀態。“你終于出現了!?”我咬咬牙,立即看向了左邊的肩膀,這個時候對方要跟我來一場博弈,但我怎么能夠遂愿于他?應當是暴起殺之,即便是暴露了身份,亦或者把這里

                  攪得一場大亂,只要干掉了黑袍,也算是值回票價了!

                  黑袍淡淡的笑著,仿佛一臉的篤定,他連笑起來的形象,都和我近乎神似,那種篤定,也讓人無法一瞬間就做出決定,因為總是害怕下一步行差踏錯!

                  少梓少有的感到了驚懼,我可以輕易的看出這弟子心中想什么,因為她和我是一類人。

                  但如果他和我一樣,同屬命運的一部分,甚至性格會有相同點,那越是類似陷阱的一面,可能就是最具有機會的一面,我緩緩的半瞇起眼睛,打算立即出手干掉他!“呵呵……不忙、不忙,孩子啊,這次老夫來,只是先跟你玩玩而已,如此大的手筆,恐怕不是什么好主意呀。”可就在這時候,他忽然的拿出了一件讓我熟悉無比的東西,硬生生的讓我的行動瞬間終止了!

            http://www.jzsm.tw/0/1/2191971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jzsm.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angguiweihuo.com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