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asp6a"><xmp id="asp6a">

    1. <div id="asp6a"></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tr></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dd id="asp6a"><tr id="asp6a"></tr></dd>
        1.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筆趣閣 > 劫天運(養鬼為禍) > 第四千零八十四章:換注

          第四千零八十四章:換注

                  “比賽有輸有贏,賭博作弊也不過是為了拯救整個化外之地,現在當個惡魔又有何不可?早晚化外之地都能夠理解我們,至于虧損,那是必然的,哪有光吃不吐的?就當這

                  么多年來,他們養成了那么多天道境的回吐好了。”我冷笑說道。

                  云君也深沉一笑,說道:“這話說的在理。”參賽者抓鬮完畢后,一摞的清單很快就送到了各族領袖的手中,我看了一眼,并沒有太大的意外,雖然其中居然出現了弟子們之間可能第二場就會對陣的牌局,但這抓鬮

                  本就是命數,不存在貓膩,至少還能進入下一輪不是?天道境之間的斗法還是相當有意思的,特別是刨除和限制了大部分威力強大的寶物后,大家的斗法變得更具技巧和觀賞性,好幾隊的仙家上場,打得有來有往,并沒有出

                  現一邊倒的局面,而輪到弟子們上場的時候,我當然也會好好的觀察一番,要留作之后對他們教導。而因為三十二強進入十六強的基數很大,第一輪次并沒有遭遇弟子直接交戰的局面,所以都是對上了各族的對手,又因為少梓等弟子在之前的混戰中表現出色,平民幾乎一面倒的把賭注壓在了他們的身上,如此一來賺個過手的錢,對我來說實在太容易了,因為他們的賠率并不過,一來一去就成了推杯換盞,新舊天道散的交替幾乎是巨量

                  了。大小莊家進場是必然的,雖然再怎么看不清楚,可還是會進行對賭,一些掌握了情報的莊家,也會選擇我的弟子重注,不過大部分更加傾向于我的弟子之外,甚至弟子們

                  保送的那群仙家,他們也直接采取了棄投。

                  這原因當然是不在他們控制之下的賭局,他們寧可錯失,都不愿意去嘗試,因此乍看下來,就等于其他族的莊家都擰成了一股繩,不帶我們一起玩的趨勢。

                  “呵呵,看來這幾位剛剛回頭,就已經有了策略了,也是,只投自己能夠控制和想到的比賽,出錯的機會就沒有了,那可真是好辦法。”云君笑道。

                  “這樣的賭局,本身就不是為了賺多大的錢,他們交換籌碼本身,我們也在完成新舊的替換流通,但只要敢伸手,要縮回去可就沒那么容易了。”我冷笑道。

                  “確實,沒有哪個賭徒會甘于平靜,只想著不輸錢,那就不是賭徒了。”云君說道。前面幾場比賽,少梓和龍丘佑都輕松獲勝,和他們對局的,一個是自己保送的仙家,一個則是別的莊家選手,這兩場比賽走量是最少的,因為莊家根本沒可能這時候進場

                  ,都怕我們做局害他們。但接下來隨著沒有出乎預料的對局越來越多,這些莊家當然也忍不住空盤了,特別是九方素比賽那場,因為九方素表現出的實力遠沒有其他幾個弟子優異,所以大家選擇

                  用她來當練手也在情理之中。

                  而她的對手,是一位出自鬼修中大莊家精挑細選的棋子,這可是一次控場的好機會。

                  所以我們這邊的莊家果然收到了重注,壓在了這枚棋子的身上。

                  “這次還是選擇弟子取勝?那可得賠不少天道散呢,形勢可謂一邊倒。”云君看向了我。

                  “呵呵,正常發揮就好,繼續輸下去好了。”我笑道,面對杠桿的傾斜,當然是少點籌碼壓在對方的棋子身上,讓比賽仍舊按照劇本進行。比賽果然就像是早就預謀好的,九方素認真的對戰,追著對手滿空間亂飛,對方也是裝腔作勢,表現出了表情頑強卻實力弱小的一面,沒過多久就給打出了比賽,讓一群

                  莊家贏得滿堂喝彩。“輸了十萬都有吧?有三分一是到了對方莊家手里了,若是他們趁機收手,那就虧大了。”云君嘿嘿一笑,我面無表情,這是必然的,不過他們會收手的可能性幾乎不存在

                  !

                  因為誰吃上了癮,都會再想嘗試一次,而更多的莊家也會因為這次錯失良機,而下一場迫不及待的跟風。果然,又是一場神近昭對上對方的棋子,一群莊家仿佛商量好了似的,把錢都毫不猶豫的壓在了假賽上面,而民眾經過上一場比賽的對局,贏得雖然不多,但卻讀懂了規

                  律,果斷的買了神近昭那邊贏,也使得杠桿給壓得很低。

                  為了填平杠桿,作為控盤的莊家,當然要輸得難以翻身。

                  籌碼收得夠多后,我算了算賬,這一次要真輸了,確實是虧大了,而且這些大小莊家的肆無忌憚,也讓我感到了收割的機會。所以接下來,一傳十十傳百的謠言自然就多起來,比如‘大賽反著買,別墅靠大海’,‘冷門下重注,超越莊家注’的順口溜傳得私下都是,很快一大波散修心動了,又反過來

                  買了神近昭的對手,畢竟下的注碼不多,輸了輸不了多少,贏了可就有超過莊家下注的錢了,誰不想拼一拼?

                  既然是割肉,當然不能讓這些人太輕松,我自己很快下了數萬的重注壓了神近昭輸,隨后傳音給了神近昭,毫不猶豫的就讓他開場就宣布投降輸掉比賽。結果當然異常殘酷,大小跟風莊家輸得是要當掉底褲,甚至還波及了一群的平民,讓大家把之前贏的錢幾乎全都吐了出來,而我把之前輸的賺回來不但,把一群莊家的也

                  直接拉下了水,可謂是慘烈無比。

                  這樣明目張膽的打假賽,也讓一群首領全都哀號連片,把云君的傳音通道都塞滿了。

                  云君也叫苦不迭,這交流會再這么下去,怕全都要炸鍋。

                  我安慰幾句,自然是讓云君繼續安撫一番,當然,一些真正老道的大莊家,目前可還沒有出手,死的不過是一些中小莊家而已,否則現在其他首領怕都要憤袖而走了。

                  所以,接下來的比賽就安靜了,可我也沒打算繼續玩收割的把戲,這次逐漸的按照正常的比賽進行,畢竟這些游散莊家基本給擊潰了,現在也是回吐的時間了。

                  一連串的猜對,再一次撩撥起了民眾的熱情,加上比賽確實順風順水沒有懸念,大家當然樂此不彼。

                  我倒也沒有繼續故意的作弊,該贏的還是贏,該控盤的還是繼續控盤,也讓弟子們相互之間進步。

                  九方素在這次化外之地的歷練提升最大,雖然開場表現不佳,但隨著比賽不斷,逐漸找回了狀態,在戰場上完全利益于不敗之地。

                  而隨著比賽進入了八強賽的外圍,這群莊家們又開始蠢蠢欲動了,畢竟逐漸掌握了我弟子的實力,以及本來就有一些參賽者的信息,定制出有效的策略并不困難。

                  這個時候,也是各大莊家進場,適當探路的時候了。我倒也沒有吝嗇,既然對方是探路,當然要做出回吐的準備,再次灑了大把的新天道散,把之前贏到的天道散數量,全都以新天道散的形勢反饋了出去,也讓八強賽完美

                  的落下了帷幕。八強戰和決賽都定在了第二天,現在我手中的弟子里,只剩下香菱和九方素了,這一路過來為了維持控盤,少梓和龍丘佑、神近昭都相聚出場讓道,所以比賽對于其他的莊家而言,反倒是一個翻本的機會,對于大莊家而言,這就是最佳的進場時機,因為歸類到超級大莊家我的手底下的仙家,基本都出局了,而他們的籌碼也因為我故意放

                  過而留下了兩三個好苗子。這故意形成的五五開局面,也讓賽場再次迎來了興奮點。

            http://www.jzsm.tw/0/1/2191970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jzsm.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angguiweihuo.com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