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asp6a"><xmp id="asp6a">

    1. <div id="asp6a"></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tr></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dd id="asp6a"><tr id="asp6a"></tr></dd>
        1.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筆趣閣 > 劫天運(養鬼為禍) > 第四千零八十三章:得罪

          第四千零八十三章:得罪

                  三十二強賽開始就不是混戰了,畢竟少數人的戰爭貓膩也會比混戰凸顯,況且看到了少梓他們的狡猾和團伙性質,不滿的情緒當然也在擴大,而所有的莊家也在開始選擇

                  性,隱蔽的對我們進行試探,意圖猜測我們有可能會選擇出誰能夠獲勝。比賽的名單選出來后,剩下的就是抓鬮進入單打獨斗了,這是硬碰硬的戰斗,而且也需要棋子的犧牲,因為若都是讓棋子們獲勝,那肯定玩不出新花樣來,總得有勝負之

                  說,甚至有必要的時候還要讓敵人輕松獲勝。

                  因為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服務賭局,如果贏了比賽輸了盤,那就沒有意義了,新天道散普及不下去,計劃就難以執行。而大家覺得我們只是為了贏得比賽,所以一定會選擇更利于自己獲得冠軍的選手,可他們忘了我們根本就沒想過要贏得比賽,而是操縱比賽,然后盡可能多的輸掉新天道

                  散,當然,贏走莊家的錢,讓他們手中囤積的天道散活躍起來,也是這次比賽的關鍵。經過兩次大的混戰,散修們可謂是賺得盆滿缽滿,大家高興之下,自然要下更大的注碼,莊家們當然不會這么想,一個個雖然都互有勝負,可更加的提心吊膽了,因為這

                  天下間,哪有光想數錢不想贏錢的莊家?

                  如果有,那是還沒有到割韭菜的時候!

                  而且也只有把豬養得又肥又壯,殺了才能賣個好價錢不是?

                  果然,對于這常識的認知,可不僅僅是我,其他各族當然也不乏高手,好比卿后那邊,就帶來了兩位一大一小的莊家來到了云君的面前。“呵呵,云君手段果然是厲害,不過這一局,也開始該回本了吧?如果總是輸,底子可都要給大家掏空了,這交流會,總不是什么慈善會呀。”卿后一臉笑容,仿佛大家很

                  和睦的樣子。云君現在靠著我操盤,知道里面的行道,所以笑呵呵的說道:“卿后,你這話我不是聽得很明白,既然妖族舉辦這場慈善……不,這場交流會,當然是要讓大家都高興呀,

                  難不成讓大家全都輸光了,回頭只能空手拍拍屁股回家?”卿后聽罷,臉色也為之一冷,說道:“云君,我與你好生說實話,你難道覺得我心懷不滿怎么的?我只是想說,你若是這次割肉的時候,對我們鬼修輕一些,莫要來得太狠

                  了,我們一族,可散不起這財!”

                  云君看向了卿后身邊的兩位一臉擔憂的鬼修,笑道:“原來是這個意思,我還以為卿后你這是要跟我怎么的呢……”“沒怎么的,你也莫要和我遮遮掩掩了,痛快點,到底下一場怎么下注的?我們也不求跟風賺一波,但這兩位莊家,可都是安排了大量棋子進去的,可都給你的棋子清了出

                  來,眼下不指望能夠贏了,輸一半贏一半要個過水錢,總得給吧?”卿后略帶威脅的說道。我心中暗笑,過水錢就是莊家抽水閑家,就算是平局,也能夠抽取百分之十以上的過水錢,對大莊家而言,那就是正兒八經的收入,所以一般開盤的時候,多是開開不贏

                  不輸的盤,這樣無論閑家怎么下注,他們大抵能收支平衡的同時,拿到水錢利潤。可現在卻不一樣了,明顯云君操控了比賽,所以大家心理沒底了,好比一個弱一些對手對上了少梓這樣的強者,大家明明壓了少梓,結果云君命令少梓這局要輸,那大家

                  還怎么玩?

                  這就是操控比賽的可怕,鬼修也在照顧鬼修的利益,一旦本族莊家輸光了,傷了本的還是全體鬼修,因為天道散數量就那么多,不但是流通貨幣,還是戰略物資!云君看了我一眼,緩緩的閉起了眼睛,而還沒等他想到說什么,似乎見到了卿后帶著莊家鬼鬼祟祟的和云君說了一通,尸類的屠太君也坐不住了,帶著尸九霜過來,一臉

                  的陰沉傳音給了云君,卻不是明白的說話。

                  這下子,云君咬牙瞪了一眼屠太君,說道:“你敢!”“呵呵,你考慮一下吧,本太君只是提個建議,云君你怎么想,知會本太君一聲便是了,至于本太君怎么做,還是取決于云君你怎么答復。”屠太君不知道是說了什么話,

                  居然讓云君也火了,不過很顯然對方是沖著知道我身份這事來的。“原來如此,得有些要挾條件才能讓云君照拂一二呀,怪不得本后說什么都沒用了,也好,那姑且就看下去好了,如果云君打算給我們鬼修一刀,我們也不是好相與的。”

                  卿后冷著臉,一甩袖子就帶著兩個郁悶的莊家離開了。巫族倒是一臉的鎮定,他們的莊家不多,最大的莊家就是師父那邊了,頂多也是個中等程度的,而那邊給我和師父控場了,所以巫族穩如泰山,全然不理會賭局有什么變

                  化。人仙那邊多少是不高興了,在比賽前,和云君接觸比較少,所以人仙中的領袖很快也飛了過來,他們的莊家雖然我這邊也有控場,但并不是什么大的莊家,因為最大的裝

                  甲就是他們的領袖,這點本來就很尷尬,所以就棄了大的保小的。

                  而大莊家這次的棋子雖然因為少梓率先說服了而得以保留,可誰知道對手云君那邊會如何的控場?所以人仙的領袖也非常關切比賽的真內幕。“呵呵,屠太君和卿后畢竟都是女子之身,性情都剛烈,不會變通也難怪,看來云君是給兩位氣到了,不過云君放心,本太陰始終都是站在云君的身邊,堅定不移我們互為犄角的格局,至于卿后和屠太君兩位,愛怎么就怎么的,本太陰難道還能不幫云君么?定讓她們無可奈何!”這人仙首領太陰仙就有點狡猾了,一開始并沒有直接的威脅云

                  君,而是告訴對方,自己愿意同盟,只不過合作嘛,總得拿出點誠意來!

                  云君一臉哭笑不得,說道:“太陰仙,你說這話我就不懂了,我們既然早就是同盟,又哪有什么互相隱瞞的?當然是坦然相對呀!”太陰仙一聽之下,高興得直拍手,說道:“對呀!我們有什么可互相隱瞞的?這局面,就是我們說的算呀對不對?云君真乃是妙仙!本太陰就知道,跟云君合作是太愉快,

                  那接下來,云君覺得,到底第一輪的比賽,都會是誰能夠獲得出線?”這太陰仙身后的莊家們也一個個打了雞血似的,覺得下一刻就能夠知道結果了,自己只要往死里砸錢,還不得什么都贏過來?所以對自己的首領太陰仙可謂是崇拜之極,

                  覺得三言兩語就說服了云君,這手段可不是那群巫蠻、野鬼、老尸能夠比的上的!

                  可惜的是,云君笑罷,臉色就恢復了正常,說道:“本君怎么知道誰能贏?要是知道了我不把錢砸下去了?還巴巴的站在這跟你們在此閑聊?那本君得多蠢笨呀?”這話頓時讓太陰仙和一干人仙都愣在了那兒,錯愕了好半響才反應過來,那太陰仙怒不可竭,道:“好你個云君,打算吃獨食?那我們的聯盟還有什么好談的?別忘了屠太

                  君和卿后可都等在那邊,本太陰現在就與他們結盟去!”

                  說罷,那太陰仙一甩袖子,帶著一群莊家就一副投奔輸家聯盟去了,可惜,云君完全不理會他,氣得他是七竅生煙。“好了,現在不能得罪的,也都得罪了,敖道友欲待如何?”云君苦笑道。

            http://www.jzsm.tw/0/1/2190466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jzsm.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angguiweihuo.com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