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asp6a"><xmp id="asp6a">

    1. <div id="asp6a"></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tr></div>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dd id="asp6a"><tr id="asp6a"></tr></dd>
        1. <div id="asp6a"><tr id="asp6a"><object id="asp6a"></object></tr></div>
          筆趣閣 > 劫天運(養鬼為禍) > 第四千零八十章:留一

          第四千零八十章:留一

                  九方素愣了一下,說道:“大師姐,難道是敵人要過來了么?”

                  “那是必然要來的,而且他們就算不來,我們也會引他們過來,這場戰斗,剩下的人才是贏家,我們是不可能躲到大家都自己死掉,那就只能主動的出手了。”少梓笑道。“有你大師姐在,你就放心吧,餿主意不會少。”香菱笑嘻嘻的說道,而神近昭打了個寒戰,說道:“你大師姐在你來之前,早就讓我們在這里布下了迷陣,就等你來了打開

                  呢。”

                  “啊?不是不讓帶寶物么?”九方素一臉的驚訝,龍丘佑冷笑道:“不能帶寶物?天道散不就是寶物么?一路殺過來,大家可都搶了不少!”“嘿嘿,龍丘師弟一到戰場上,就換成了殺神似的,真是讓我都忌憚三分。”神近昭再次一臉夸張,龍丘佑拍了拍這師兄的肩膀,說道:“師兄你可貢獻了不少,豈能都栽贓

                  我身上?”

                  “彼此彼此。”神近昭抹了把汗,而少梓則說道:“就拿跟著九方師妹來的巫族、妖族、尸類仙家先練練手吧,也算是把他們當成啟動的信號。”

                  “是!”神近昭他們一個個打了雞血似的,立即跟著少梓飛向了后方。少梓這么篤定,并非是我把場外的消息傳遞給了她,當然是掌握了很多信息后得出的結果,只不過九方素卻傻傻的問道:“大師姐,我來得遲了……是不是師父有些什么吩

                  咐,我沒有得知的……”

                  “哎呀,你這小家伙傻了呀,師父可不一直在你頭上么?我們哪有得到師父什么吩咐喲。”香菱笑道。

                  “啊……那你們怎么知道我們可能會先遇上這三族的仙家?”九方素一臉的難為情,看了看她頭上的玉釵。“那是近昭和佑師弟兩人在戰場中隨手布下的小詭計,引了尸類和巫族前往狙擊了妖族,并且故意表現出了妖族會往我們這方向逃的勢頭,而你一旦往這里趕過來,不就間

                  接的應驗了這計策么?所以他們倆是篤定了三族肯定要過來的。”香菱解釋道。

                  “啊?可這樣一來,我豈不是陷入了危險么?你們怎么可以這樣?”九方素一臉的郁悶了,看著另一個女仙也震驚看著這一切,滿臉的羞愧。“那是因為師父賽前就說有意鍛煉你,我們知道師父肯定會親自去你那監督,而且事實也證明了師父常駐你身邊呀,有師父在,想必你遭遇再壞的環境,都可以脫困才是,

                  只是沒想到你只帶回了一位伙伴,倒是出乎了我們的預料,恐怕是遭遇了極壞的環境吧?”香菱也有些難為情起來。神近昭苦笑道:“對不起呀小師妹,我們都已經商量好了,如果你真的因為給圍攻而損兵折將,但只要能來到這里,都是一大功臣,我們都應該把自己能拿到的天道散,都

                  給你,到時候你怎么撫恤你的伙伴們,都由你決定。”“總得有一網打盡的辦法,而綢繆和犧牲,都是難以避免的,小師妹,你需要明白的是,有的時候越不想著犧牲,就會犧牲越多!”龍丘佑現在自然是哥哥的狀態附體,因

                  為只有平常交流的時候才會是妹妹接管身體。

                  九方素臉上全是慚愧,甚至兩眼淚光盈盈:“是我害死了他們,我沒有聽師父的話……都是我的錯,如果聽師父的話,伙伴們一定能夠沒事的……”少梓微笑看著九方素,輕輕的撫摸她的秀發,說道:“總要經歷大風大浪,才會擁有行駛出風暴的手段,小師妹,我們的師父能夠走到現在,每一步都是如履薄冰,我們不

                  能永遠在他的保護傘下,也需要為他而展現出抵抗風霜雨雪的力量,所以你現在不要去后悔,與其后悔,還不如想著接下來該怎么辦好。”

                  九方素堅韌點頭,說道:“大師姐,我知道了。”戰場的局勢是千變萬化的,原來交戰的人仙和鬼仙,此刻打了一場后,居然合作了起來,開始合圍向了正在逃亡的妖族部隊,而得到了巫族、尸類、部分妖族正在往弟子

                  集中點而去,他們自然好不容易追上去。而天道散和偽天道散的差別,也讓持有新天道散的仙家們無不是鬼鬼祟祟起來,互相之間的爭奪開始頻發,當然,因為之前神近昭和龍丘佑的小伎倆,也把一批的仙家引

                  到了弟子們的埋伏圈內。新天道散布置而成的仙氣大陣,帶著迷惑的效果,進入其中的仙家,當然也就很難走去這片大陣困局了,畢竟這里的仙氣純粹之極,就算是給困在這里面,也能夠飽吸一

                  頓能量,讓原來在戰斗中受傷和失去法力的仙家,都得到了恩惠。加上來參賽的仙家,可不是人人都如同少梓等仙家一般能夠帶滿十兩的天道散,有的仙家貧窮之極,進這比賽來就是為了博取獎勵的,現在一場又一場的大戰之后,互相

                  一傳十,十傳百,把少梓們舍了孩子打算套狼的陷阱當成了世外桃源,一個個都義無反顧的闖入了其中。

                  而一旦進入里面,因為強大的仙氣和迷魂障壁的緣故,勢必讓一群群的仙家卷在這里面,為了爭奪天道散,為了免費在這里吸食純正的能量補充,不惜在里面混戰起來!弟子們站在大陣外圍的一座山上屏蔽了大部分的氣息,觀察著巨大區域里發生的一切,這里面的混戰打得是激烈無比,把堅固的界面幾乎都毀了幾次,而為了互相爭奪彼

                  此身上的天道散,就是同族此刻也不安全了,相互死斗的不計其數,數百個仙家卷入大陣中內耗不斷,讓幾個弟子們可謂是省去了不少的麻煩。當然,打得差不多了,終于也是有不少的仙家明白這是狡猾的奸計,紛紛開始外逃,然而,等在外圍的弟子們現在已經是一撥不大不小的勢力了,專門挑選了落單的選手

                  ,很快就殺得外敵人昂馬翻,比賽的選手們飛速的出局,很快最先的六十四強就確定了下來!

                  而這六十四強,當然是各大莊家們合作無間,混成一團的隊伍,此時會出局的,大部分都是各族的散修,這些散修不但很窮,而且人脈和實力都限制了他們的晉級。

                  云君看著我搖搖頭,說道:“你家的弟子,實在是太過狡猾了,這計策一環扣著一環,可把我們妖族害慘了,好在你才是我最大的籌碼,否則我怕是吐血都要了。”“云君,這也是為了我們的計劃著想,接下來還有小混戰到三十二強呢,我們還是接著看看吧。”我笑了笑,現在這場比賽我也有私心,一來檢驗下弟子們的實力發揮,二來也是培養自己照顧得最少的小徒弟九方素,至少把她的能力拉到少梓他們一條線上,我可不能讓自己的每個弟子都表現出柔弱的一面,在亂世面前,他們需要有排除萬

                  難的決心和力量。

                  否則一旦我不在,就是害了他們。

                  六十四強的存在都再度傳送到了另一個更小的空間中,當然,比賽會在明天才開始,因為下注操盤也需要時間,而把他們提前傳送走,也是怕影響了外圍的控盤。

                  而接下來的三十二強賽,明顯沒有之前的大環境那么好去隱藏,甚至還能有機會使用各種計策,現在決出勝負的條件也不是全滅,而是二之間留一!這樣的比賽,當然也是相當的殘酷。

            http://www.jzsm.tw/0/1/2188642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jzsm.tw。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yangguiweihuo.com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